三七中文 > 無敵戰斗力系統 > 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小家子氣?(二合一)
    聽得寧天林話音中的語氣,吼族星球外聚集的那些媒體記者,再怎么想要多停留一下,也是沒有半點那份膽量。

    當下也不敢過多耽擱,對方逐客令已下,除非是還他們不想要命了,旋即,開始利利索索的收拾起各自的裝備。

    有驚無險!

    忙活的眾人,除過震驚之外皆是一臉美滋滋的表情,公司分給的任務完成,回去之后,那就職位與薪酬那可是一路飆升。

    而且他們的工作履歷上,還會因為這次的直播,被濃墨重彩的加上一筆,這種資歷可不是誰都有的。

    至于那些主播們,除過昂貴的航票外,都是狠狠的撈上了一筆,粉絲們打賞的熱情,比他們想象中還要多的多。

    愁,坐立不安!

    當年入侵地球的那些強者們,一想到寧天林接下來的報復,一個個如坐針氈一般。

    若說今日之前,對剿滅寧天林還抱有那么一絲僥幸心理的話,那么現在,也都被驚得蕩然無存了。

    將眾人震懾退去,寧天林這才輕哼一聲,偏過投去,目光掃了一眼仍舊昏睡在一角的獅角獸,喃喃自語道。

    “這獅角獸,傷的可是夠重的了!”

    旋即,向前渡步過去,一手提前起獅角獸,腳下銀芒閃爍,便對著吼族外飛掠過去。

    寧天林走了!

    仍在排隊等候航船的眾人,那籠罩在眾人心頭的壓抑之感才逐漸淡去,眾人面面相覷一眼,皆是有種劫后余生的感覺。

    那寧天林想要滅他們的話,那真就是順帶的事,索性對方還沒有濫殺到這種地步。

    發生在吼族之上的事情,在短短幾日的時間內,話題熱度依舊不減,而寧天林的則是被越傳越神。

    頓時間,寧天林的以前的事跡,也都被沸沸揚揚的吵了起來,那股強勁的風頭,隱隱給人有種宇宙最強者的感覺!

    地球與寧天林,也是徹底宇宙的被人所知曉,無論是男女老少的坊間談話,都少不了這幾個字,對于后面的名字,一些人早就熟記在心。

    不過當年的寧天林,雖然是頗為優秀,但在各大家族那些老怪物的眼中,還是夠不上分量的,因此當時的他們,才敢那么大張旗鼓的去追殺寧天林。

    然而如今,寧天林的強勢回歸,并且已經強悍到可以擊殺吼凌的恐怖地步,怕是再也沒有哪個種族,敢說出那般大話了吧!

    就當人們在為稀有種族吼族,要這般悄然沒落下去而感到唏噓不已的時候,吼族卻在迎接著它的新生。

    寧天林是從吼族離開了,可伯雯卻回去了,帶著她的無幽九蓮降臨在吼族。

    吼族新任族長伯雯,帶領著族人將破敗不堪的吼族,重新的整理建造起來!

    而吼凌的罪狀與野心,也被伯雯當著所有族人的面公布出來,眾族人都感到憤慨不已。

    伯雯是吼族億萬年都不遇的天才,未來的希望,而吼凌竟然打算要煉化她?這分明就是為了一己私利,置吼族的未來與不顧!

    當然,不管再如何憎恨寧天林,可他們都是沒有半點辦法,他們也都明白,若非是寧天林看在新任族長的面子上,恐怕此刻的吼族早就是血流成河了。

    因此,能夠撿到一條命,對于他們來說,已經算是一件極為幸運的事了。

    人族圣地,玄黃門分支琳雨閣。

    琳雨閣內,一處寬敞幽靜的大廳,一位青年安靜的坐于首座之上,眼眸微閉。

    而在大廳內細步走動的美貌少女,在小心翼翼的將茶水遞上后,都會在一旁偷偷的打量著這位年輕男子,玄黃門的門主,人族圣地的絕對掌控者!

    不禁間,她們臉頰都會泛起些許的緋紅,誰家少女不懷春,更何況是如此年輕的宇宙之主,被高層們傳做神一般的人物,這般天賦與成就,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不過,她們也都有自知之明,隨便幻想一想罷了,如此頂級的人物,還不是她們敢去奢想的。

    “哈哈,小子,真是太謝謝了,要不然老夫可就真掛到吼凌那老混蛋的手中了。”

    安靜的大廳,突然被一道笑聲打破,旋即,獅角獸的身形出現在了大門處,在其身后,一名侍女正推著他的輪椅緩緩向大廳內移進。

    聽得笑聲,寧天林也是緩緩睜開了眸子,望著進來的獅角獸,那古井無波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一抹微笑。

    “傷勢痊愈了?”

    “哪有?這次傷的這么重,要不是拖你的丹藥的福,老夫這會估計還在床上趴著了。”

    獅角獸搖了搖頭,他這次受傷的嚴重程度,也就僅次于當年地球一戰了。

    “呵呵,是不是了?”

    “老東西,你可就不要再裝了,就這么讓人家小姑娘伺候著,害不害臊?”

    寧天林剮了一眼獅角獸后,眼中的鄙夷之色,也是毫不保留的展露出來。

    獅角獸重傷不假,可他從系統中兌換出來的療傷丹藥也不是凡品。

    雖不至于藥到病除,但還沒有差到連路都走不了,要靠輪椅代步的份上。

    “小子,你可不要揭老夫短呀,老夫作為元老級的人物,適當的享受一下,有什么不妥?”

    當場被揭穿的獅角獸,老臉一紅,撓著后腦勺悻悻道。

    “倚老賣老!”

    寧天林咂嘴說道,旋即,一揮手,示意著屋內的侍女退了下去。

    “小子,你可真會享福呀,竟然豢養這么一大群美貌女子,這后宮有點龐大了啊...”

    獅角獸蹭的一下從輪椅上站了起來,湊到寧天林跟前,輕聲戲謔道。

    “滾,老不正經的東西,這琳雨閣只收女弟子,要不然早就換個大漢服侍你去了。”

    說罷,寧天林狠狠的瞪了一眼獅角獸。

    就在二人談話間,便有一名侍女匆匆進門,旋即,恭聲說道:“步云煙前輩到。”

    聞言,獅角獸猛的一個激靈,這步云煙它當然知道是誰了!

    “她沒死?”

    “她要是真死了,你覺得我這當師傅的,還能讓你這么安穩的坐在這里?”

    寧天林晃了晃手腕,旋即,望著獅角獸戲謔的說道。

    “沒死呀,那就好,那就好...”

    聽到步云煙沒死,獅角獸也不由得輕松了一口氣,這爐子捅的還不算大。

    要是真被它打死的話,這寧天林就算不扒它一層皮下來,那往后隨便給它穿點小鞋,那也不是它能承受的了的呀。

    “哎,某些人,自作孽不可活呀!”

    寧天林故作夸張的輕嘆一聲。

    “臥槽,小子,你這什么意思,老夫作什么孽了?”

    “那日的情況實在是千鈞一發,老夫也是迫不得已呀!”

    獅角獸心頭不由的咯噔一下,就連眼皮子都連跳了好幾下,趕忙急聲解釋。

    “多說無益,你就自求多福吧!”

    說話的同時,寧天林拍了拍獅角獸的肩膀。

    一向不怎么會察言觀色的獅角獸,竟然從寧天林的眼神中,看到了惋惜的神情,這可不是什么好兆頭。

    “自求多福?應該是那妮子自求多福吧,老夫可是宇宙之主。”

    色厲內茬的獅角獸強聲嚷嚷的同時,還不忘向門外瞟上一眼。

    “你敢!”

    寧天林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挽住獅角獸的脖子,厲聲道。

    “你敢反抗一下試試?

    “忘了告訴你,我答應過徒兒,要把你交給她處置的!”

    “什么?”

    “你小子,不知道尊老愛幼嗎!”

    不等寧天林回話,獅角獸連忙起身,一雙獸眼胡亂的向四處瞟蕩,想要尋找一處好的藏身地。

    步云煙它是不怕,可人家有師傅撐場子那可就不一樣,寧天林的手段他可不想再嘗試第二遍了!

    “獅角獸,你往哪躲!”

    獅角獸剛有所動作,殺氣騰然的步云煙,就鳳眼圓睜的沖了進來。

    呃!

    “沒躲...老夫這是準備起身相迎你了。”

    獅角獸眼珠一轉,狡辯說道。

    “呵呵,我信你個大頭鬼!”

    仗著師傅就在旁邊,步云煙說話的底氣也是硬氣多了。

    “步侄女,當日真是個誤會,老夫要知道你是寧天林的徒弟,再壯十個膽,也不敢下手呀。”

    尷尬的獅角獸,說話的同時,將頭扭向寧天林方向,使勁的擠著眼色。

    “你倒是替老夫解釋一下呀!”

    “哼,少和我套近乎,誰是你侄女?”

    步云煙柳眉倒豎,砸了砸嘴,故作高冷的哼道。

    “沒毛病呀,你師傅完全有和老夫平起平坐的資格,你又是他的乖徒兒,這樣稱呼顯得更親近嘛。”

    活了億萬年的獅角獸,也不顧及輩分不輩分的,生拉硬扯的套起近乎來。

    “這...”

    “但那又怎樣,你可是親手轟殺了我呀!”

    一想到這個,步云煙就氣的牙癢癢,要是別人她還能找師傅報仇,可這獅角獸偏偏是個個例。

    “小侄女,淡定,淡定,老夫可是為了地球呀!”

    將步云煙舉到半空的手臂給硬生生的制止住,獅角獸將地球這個帽子給扣了下去。

    “呵呵,獅角獸前輩,你可真是奸詐如狐呀。”

    “是不是我再責怪你,你就會說,為了地球,你自己的這條老命都可以拋棄,更不要說是我的了?”

    抽回手臂,步云煙氣的跺了跺腳。

    當時的情況,她還真是怪不了獅角獸,但凡她自己稍微清醒一點,不用別人動手,她也是會動手自殺的。

    地球的坐標位置,可遠比他們的性命要重要的多!

    “老夫可沒那么說,不過嘛,你也可以那么領會。”

    獅角獸咧著嘴賠笑道,時不時的往寧天林的方向瞟了瞟,徒弟能講道理,那師傅可不是用道理能唬住的主。

    萬一寧天林突然對它下“黑手”,那它可就太虧了。

    “這個我知道,但你殺了我,這可是事實,你說,要怎么補償我!”

    “補償?”

    看到對方語氣的轉變,獅角獸頓時大松一口氣,旋即便強拉著步云煙往一旁的座位坐下。

    “只要不尋仇,那就有的談,怎樣補償都行!”

    獅角獸拍著胸脯保證道。

    現在的它,雖然什么寶物都沒有,但只要那步云煙開口,它立馬出去給搶回來就是。

    “咦?”

    將步云煙安撫下來后,獅角獸這才開始仔細打量起對方。

    “星荒武者!”

    霎那間,獅角獸眼中突然掠過一抹驚異。

    它記得那日在吼族看到步云煙的時候,她才是星虛武者,這才短短幾日,竟然到星荒境界了。

    這修煉速度也太恐怖了吧。

    “不可能,肯定不可能。”

    作為老一輩的強者,獅角獸自然是見多識廣,再仔細探查一番后,便發現了其中的端倪。

    “嘖嘖,靈錦華衣,竟是這種寶物!”

    “這東西本就稀有,能夠將自身戰斗力提升到星荒境界的,那可就更稀有了!”

    獅角獸連聲夸贊道,倒不是他夸大其詞,星荒之上就是宇宙之主,靈錦華衣的最高品級,就是星荒了。

    而星荒武者,想要跨入到宇宙之主,但靠外界的寶物,已經很難再提升了,因為還差一個很重的東西。

    道心,能夠直接突破宇宙之主的道心!

    “那是自然,這都是師尊給的。”

    寶物被識貨的人認出,步云煙暗自得意起來。

    嘶!

    獅角獸的肉身就是寧天林給的,現在這套靈精華衣又是寧天林給的!

    臥槽,寧天林到底有多少寶物?而且每一件都不是凡品,這可就了不得了...

    “老東西,看我干什么?”

    望著將獅角獸投來的賤兮兮目光,寧天林直接給瞪了回去。

    光看對方那搓爪的模樣,寧天林就知道對方打的什么算盤了,想從他手上撈點寶貝,門都沒有!

    “寧小友,老夫看你眉清目秀的,英雄少年,挺招人喜歡,就想多看兩眼。”

    獅角獸一邊笑著說道,一邊腳下小碎步移動著,連帶屁股下面的椅子,也都向寧天林的方向挪了過去。

    “滾,理我遠點!”

    沒好氣的喝罵一聲,寧天林將腿抬起,作勢就要向獅角獸踹去。

    “呃...”

    熱臉貼了冷屁股,獅角獸尷尬的愣笑一聲后,只好悻悻的移回到原來的位置。

    “堂堂一個大男人,怎么那么小家子氣...”

    心中更是暗暗的鄙視了一把寧天林,要不是看在打不過寧天林的份上,獅角獸現在就想上去“要”點好東西了。

    將這一幕看在眼里的步云煙,不由得掩嘴輕笑,這獅角獸的臉皮可是真夠的厚的,竟然打起了師尊的主意。

    她知道,師尊的寶物確實是很多很多,但那也要看師尊愿不愿意給,強行索要的話那是肯定行不通的。

    (三七中文 www.pwqnbl.tw)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