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超凡貴族 > 第532章 合作研究(上)
    夜晚,王太后的車隊停靠在路邊的崗哨,道路兩側是王室的森林獵場,銀月光華照亮樹木,并生出黑影,讓整個森林影影綽綽,難以測度。

    戈隆侯爵帶著維克多和卡里古拉,在幽深的樹林里穿行。一路上,狼嚎與蟲鳴交織,森林的夜晚似乎并無異樣,維克多卻發現許多潛伏的暗哨,卡里古拉則跟在他的身后東張西望,目光停留的地方都是暗哨的藏身處,嘴巴里不停地嘀咕著:

    “主人,那里有人,還有這邊……那邊,那邊,這邊都有人在看我們。”

    戈隆侯爵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一眼宛如巨人的卡里古拉,對維克多說道:“你真的沒有必要帶阿卡同行,我相信他對你的忠誠,可我不相信他能夠保守秘密。”

    維克多嘴角上翹,勾勒意味深長的笑容,淡淡說道:“阿卡是個奇跡,說不定有人樂意見見他。”

    聽主人稱自己為奇跡,阿卡立刻挺起了比水桶還要粗的腰,臉上露出得意洋洋的傻笑。

    戈隆侯爵略顯驚訝,思索了兩秒,點點頭,不再說話,繼續走在前面領路。沒過多久,三人來到一處開闊地,看見一幢巡林客小屋,小屋外圍站十幾名衛士,其中有維克多的兩個熟人,一位是內務府副總管,榮耀騎士團副團長,大騎士福斯特伯爵,另一位是陪同維克多去納維爾的秘密騎士康拉德。

    福斯特伯爵帶領十幾名守衛,迎上前,主動行禮說道:“歡迎蘭德爾殿下回歸崗比斯王國。”

    維克多還了個騎士禮,解下兩柄精金長劍,交給福斯特伯爵,頷首笑道:“伯爵閣下,我自幼住在鳶堡,謝謝閣下對我的照顧,替我安排獨立居室和專門的護衛。”

    “殿下是天生的智慧者,應當明白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福斯特微微一笑,收起維克多的長劍,抬手虛引,“請吧,首席正在等您。”

    維克多先沖著秘密騎士康拉德點了點頭,又對卡里古拉說道:“阿卡,你跟著康拉德閣下,留在外面。”

    卡里古拉眼巴巴地瞅著主人和戈隆侯爵走進木屋,挺起的胸膛頓時塌了下來,朝最熟悉的康拉德擠出討好似的笑容。秘密騎士呵呵一樂,拍了拍卡里古拉的胳膊肘,說道:“阿卡,我們站遠一點,別偷聽殿下的談話。”

    巡林客小屋陳設簡單,正中間是一張帶著樹皮的原木長條桌,三面墻壁上各自掛著兩張薄木板,平放下來既可以當作椅子,也可以當作床鋪。四盞精美的宮廷水晶燭燈在桌上綻放光明,柔和穩定的光線照亮桌邊的一位老人。

    他白發稀疏,滿臉褶皺,眼睛渾濁,松弛的臉上有幾處銅幣大小的瘢痕,眼角和嘴角下垂的厲害,一身華麗的男爵禮服也無法遮掩那股衰老腐朽的氣息,但他的雙手,五指修長,皮膚緊致有光澤,就像一個年輕人的手。

    老人抬起頭,笑著招呼道:“維克多,我們又見面了。”

    維克多看到老人慈祥的笑容和他光禿禿的牙床,腦海中浮現巫師的形象,遲疑了片刻,在他對面的位置上坐下,開口問道:“杰明男爵閣下,我們上次見面是在布利諾爾城的藍琥珀旅館,那時你是受宮廷表彰的雕塑大師。那這一次,你又是什么身份?”

    老人望著維克多呈現暗金異色的眼眸,笑容透出滿意的味道,和藹說道:“別緊張,孩子。從你出生到離開鳶堡,我們每年都見面,只是你并不知道…...你睡得很沉。”

    戈隆在老人身旁坐下,雙手放在桌上,接口說道:“維克多,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一位是先王博內拉特冊封的家族扈從,無面者的首席,托佛文.奧古斯特閣下。”

    維克多深深吸了口氣,感慨地嘆道:“這是難以想象的恩寵。”

    領主賜姓的原則,不問血脈,一看功勛,就像納爾森,二是恩寵,就像卡里古拉。王室為了收攏各地杰出的人才,有權設一個表彰姓氏。崗比斯的表彰姓氏是杰明,而表彰姓氏并沒有打上領主家族的標簽。

    恩寵賜姓不算稀奇,但把家族姓氏賜給巫師那就非常罕見了。

    大領主豢養巫師,教會向來睜只眼閉只眼,一旦被查到,領主只要交出巫師,聲明自己被蒙蔽,教會一般不會追究到底。可如果領主恩寵賜姓巫師,等同于把教會逼到死角,失去了轉圜的余地。

    維克多溺愛貝爾蒂娜,原本想賜給她姓氏,好籠絡伊莫森巫師,可發覺貝爾可能也是個巫師,立刻打消了這個念頭,生怕引火燒身,惹來大麻煩。

    他都不知道該怎么形容羅蘭的祖父。這種事情,裁判所丟幾個偵測謊言神術,博內拉特想賴都賴不掉,肯定要被關進暗無天日的裁判所監牢。

    博內拉特背后又沒有神靈騎士撐腰。

    托佛文卻突然流下眼淚,唏噓說道:“是啊……難以想象的恩寵……我當時只是個能力微弱的小巫師……博內拉特那個家伙特別不靠譜,呵呵,奧古斯特都一樣,他們或許不是好國王,一定是最好的主君。”

    “抱歉,歲數大了,總會緬懷過去。”托佛文擦拭眼角,笑了笑說道:“我秉承先王博內拉特的意志,組建無面者,擔任無面者首席至今……蘭德爾殿下,某種意義上,你也是無面者的一員。當然,您的意志是自由的,不受無面者的任何約束。”

    維克多順著他的話頭,接口說道:“我對此一無所知,如果首席認為我也是無面者的一員,能否和我聊聊您的過往?”

    托佛文先是詫異,又饒有興趣地打量維克多,笑道:“維克多,你不急著了解自身的事情,反而愿意聽我這個老家伙嘮叨?”

    維克多聳了聳肩膀,說道:“我對我自己的事情大致有了猜測,剩下的只是印證,但同一位神選者面對面交流的機會可不多。”

    “是巫師,不是神選者。”

    托佛文糾正維克多的說法,點頭道:“不愧是天生的智慧者,我一開始沒能察覺到你的智慧天賦,是我的過失……既然殿下想了解我的故事,我樂意說給你聽。”

    老巫師開始談起自己的經歷,戈隆侯爵中間會替他敘述,維克多偶爾提問,三個人就這樣一直聊到下半夜。

    維克多掌握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但最大的收獲是對托佛文的巫術天賦、成長經歷、脾氣秉性、價值觀念有了一個認知,能夠憑此制定接下來的談判策略。

    托佛文對奧古斯特家族忠心耿耿,是典型的家族死士,但他具有超越普通死士的能力和智慧,除了全心全意地扶持奧古斯特,最主要的樂趣是鉆研藥劑學。

    奧古斯特家的巫師醉心于血脈與藥劑學研究,想通過這個途徑了解世界的奧秘,并且已經取得了相當大的成果。

    維克多沉吟片刻,說道:“我父親的伙夫是無面者的密探,你通過他給我用藥,那我的弟弟妹妹也是你的試驗品?”

    托佛文搖頭說道:“你知道無面者在你的身上投入了多少資源?我就是想繼續培養月精靈血脈貴族,也沒那么多珍稀藥材了。”

    維克多板著臉,冷冷說道:“你害死了我的母親,你的身上背負無數冤魂。”

    “死刑犯、背叛者、間諜密探,我總是先用他們做藥物試驗,之后才輪到普通人和貴族。”托佛文慢慢地說道:“我是國王的扈從,秩序的擁護者,做了能做的一切,就算有無辜者因我而死,我也不會感到慚愧……想要獲得力量總要付出代價,僅此而已。”

    維克多點點頭,微笑說道:“秩序的擁護者……很好,我們有談下去的立場。”

    托佛文與戈隆侯爵對視了一眼,戈隆侯爵開問說道:“維克多,能讓托佛文大師握你的手嗎?”

    維克多頓時感到為難,他的身體里藏著符文水晶,要是被托佛文感知到,就不妙了。他想了想,抬頭說道:“用我的血行嗎?”

    托佛文呵呵笑道:“最好不過了。”

    戈隆侯爵丟過來一把精金匕首,維克多用它扎破手指,擠出一滴血液,滴在托佛文的手心里。

    老巫師閉上雙眼,仔細感受了許久,喃喃說道:“奇怪?太陽精靈還有這種形態嗎?”

    維克多眨了下眼睛,問道:“怎么樣?我的血脈有問題嗎?”

    托佛文睜開昏黃的老眼,笑道:“維克多,看來我又要給你重新立像了……你的血脈是黃金血脈,這一點毫無疑問,將來也是金發金眼,只是,你的人類血脈完全消失了……”

    這下,戈隆侯爵感到緊張了,皺眉問道:“有什么影響嗎?”

    托佛文搖了搖頭,說道:“上次一檢測維克多的血脈,我看到他的血脈終極,金發金眼,身高兩米,耳朵頎長,火、風、水三系元素親和,壽命超過450歲,完全就是一個太陽精靈。而這一次,他的身高和耳朵都不會有變化,是地、火、風、水四系元素親和,尤其風元素親和比原先高出一倍,但不能再調動虛空火元素……極限壽命也只有200歲。”

    “按道理來說,人類血脈應該哺育太陽精靈血脈,直到它完全穩定……人類血脈為什么會消失呢?”

    老巫師陷入沉思,戈隆侯爵卻打斷了他的聯想,問道:“西爾維婭和維克多能不能有孩子?”

    托佛文驚醒過來,為難地說道:“不確定……我不能確定,這件事情很麻煩。”他抬起頭,對維克多說道:“殿下,你的人類血脈消失了,這就意味著,無論你的血脈是達到頂點,還是退化都只能讓黃金女騎士孕育子嗣,因為你現在的血脈就是起點,再退化也是黃金血脈。而我可以幫你和白銀女騎士生育子嗣。”

    維克多淡淡問道:“什么條件?”

    戈隆侯爵揉了揉眉心,說道:“男性黃金騎士最多生4個子嗣,而黃金階的女騎士只能生育一個孩子。但巴塞留斯女皇一次生下了一對雙胞胎,這是可以解釋的,神靈騎士對自身的控制超出黃金騎士,薇羅蒂卡的身高原本只有1.78米,她嫁給德拉文,一個月之內,長到1.98米,而德拉文的黃金女騎士情人要用幾年的時間調整身高。西爾維婭不是也變得年輕了嗎?我們認為,西爾維婭同樣能和你生下一對雙胞胎,只要她愿意。”

    “鐵山帝國皇室能夠延續至今,靠的是神靈騎士的血脈。但在鐵山帝國的晚期,四大后族為了爭取皇室血脈,明爭暗斗,相互攻訐,導致帝國內耗加劇,這才是鐵山崩潰的根本原因。崗比斯不能重蹈覆轍,我們希望崗比斯的王族、后族互換血脈,共同維護帝國的穩定。這就需要西爾維婭交出一個孩子,否則王族后族的政治格局將失衡,當雙方的血脈發生偏斜,帝國將走向分裂。我想,蘭德爾殿下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子孫后代相互殘殺吧?”

    維克多聽的目瞪口呆,怔了半天,叫道:“這么大的事情,你們到現在都沒有和西爾維婭談妥?”

    “談過,她沒有明確表態。”戈隆表情沉重地搖了搖頭,說道:“我們堅信你可以讓她做出承諾。可是,我們沒想到你的太陽精靈血脈會發生變異。”

    維克多轉念一想,哂道:“如果我和西爾維婭沒有孩子,什么問題都沒有。如果我們倆有了孩子,你們希望我讓西爾維婭交一個孩子給鳶堡,維持王族血脈和后族血脈的平衡?”

    “是這樣的。”戈隆侯爵承認道。

    “好吧。”維克多說道:“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們,我和西爾維婭一定會有孩子。”

    老巫師笑瞇瞇的問道:“殿下為什么這么肯定?”

    為什么肯定?米勒老爺說我和西爾維婭會有孩子,我能不肯定嗎?

    維克多指著自己的鼻子說道:“知道我的人類血脈為什么消失嗎?是我讓它消失的,準確地說,我讓人類血脈融入了太陽精靈的血脈。我對自身血脈的認知,超出你們的想象。”

    戈隆侯爵思索片刻后說道:“殿下,這件事情非同小可,你有什么證據嗎?”

    “證據當然有。”維克多點點頭,轉而說道:“問題是,你們用什么打動我和西爾維婭交出一個孩子?”

    托佛文深深地看了維克多一眼,緩緩說道:“我們不需要打動西爾維婭殿下,問題是您想讓崗比斯變成什么樣子?我們照做不就行了嗎?”

    王族后族的構想已經是崗比斯最理想的政治格局了,蘭德爾家族連繼承人都沒有,再玩也玩不出什么花樣。托佛文看穿了維克多的虛張聲勢,故意把問題拋了回來。

    維克多尷尬地咳嗽一聲,攤手說道:“你總要讓我拿點東西去說服西爾維婭吧?”

    “呵呵,殿下想從我這個老家伙這里得到什么?”

    維克多坐直身體,兩眼放光地說道:“先告訴我人類血脈的奧秘,我們再談合作。”

    (三七中文 www.pwqnbl.tw)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