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詛咒之龍 >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連通計劃
    變形術在大陸上火了,教會的影視作品在大陸上也火了,甚至后者帶來的影響要比前者大得多,前者再怎么說也是半成品,還沒有成型的新魔法體系,就像是玩游戲的時候,頂尖玩家總是只有那么一點一樣。

    其他的看看熱鬧就行了,想要達到頂尖玩家的層次還是等版本更新吧,版本更新之后,頂尖的上去了,空出來的位置自然就是那些普通玩家的了……所以現在變形術無論怎么火熱,大多數的職業者也就是看看那樣。

    反正再怎么發展他們也接觸不到,既然這樣還有什么興趣?當做新聞就是了,比起在意這個,還不如多想一想制作者是不是又要弄出來什么新的魔兵了,所以變形術帶來的熱度比起影視作品來說差距很大。

    前者幾乎就是碾壓的形式將變形術給碾壓下去了,當然變形術的相關話題依舊占據了魔兵論壇的熱度第二,雖然接觸不到,但是能夠談論不是?不少閑著沒事的吃瓜群眾都在談論著變形術的發展前景。

    甚至有的腦洞大開的還能想著以后好基友是不是能夠變成好姬友什么的……反正想象力不要錢,不想白不想不是?然后就是影視作品的影響力了,第一集的開端相當的精彩,不僅僅是平民期待著下一集,就是那些職業者乃至學者都在等著下一集呢。

    要知道這個影視劇可是真的根據歷史拍攝出來的,雖然有藝術加工的部分,可大部分都是還原歷史的過程,有很多細節都不是歷史書上記錄的,當然也有更多書籍上記錄的沒有體現在這個影視劇上面。

    每個人的過去都是一本歷史書,影視作品只能通過某個人后者是很多人的角度來表現出來那些人接觸到,經歷過的歷史,而不可能巨細無遺的將所有過往的歷史都個顯現出來,紫蘿商會拍攝的這個影視劇沒有真正意義上的主角,每個重要角色都是主角,他們的故事編制出來一條特別的主線。

    推動歷史的主線,這條主線不能將歷史的所有細節都給呈現出來,但這條線卻是貫穿歷史的重要主線,每一個重要角色的歷史過往和大歷史都有關聯,都起著驅動性的作用,比如說第一集出現的一些角色吧,如果有熟讀歷史的學者仔細去看完這一集就能想到那些人會在之后和什么樣的存在有關聯。

    這不算是劇透,如果沒有關聯的話,這些學者也不會對這個影視劇有興趣了,明明有關聯的存在,竟然變得無關緊要了?這算是什么改變啊,根本就是亂編好吧!都亂編了還看這個干什么,直接看人物傳記也比這個好!

    現在才第一集,這樣的情況尚未出現,不過之后若是真的有這樣的情況,最先棄坑的就肯定是這群歷史學者了,當然教會也不至于在這方面亂折騰,只要是出現的角色,都是在歷史上面有分量的,這些人關聯的重要主線還真不能在劇本中亂改。

    就現在魔兵論壇上面都有集中討論第一集劇情的帖子,其中就有有名的歷史學者說了上面的幾個特別的角色,其中就有關聯出來邪龍費爾伯恩的人,然后就有人問了,費爾伯恩是誰……

    對此那些歷史學家自然相當熱衷與這方面的科普,歷史不是什么不傳之秘,他們鉆研歷史不就是為了在這個時候發揮作用嗎?讓不懂歷史的人去了解他們鉆研出來的歷史真相……邪龍費爾伯恩雖然不是人族,可是歷史中對方也是相當有名的存在了。

    當然年代久遠……畢竟是數百年前,接近千年前的存在了,這么久了,有人將其遺忘掉很正常,不是所有人都關注歷史的,也不是所有人都想要去了解那些動輒就是數百年前的存在,除非那個人是影響世界格局的存在!

    比如說誰能夠一舉端掉深淵的話,那么這個人絕對是家喻戶曉的存在,歷史中有名的存在很多,可是真正能夠變得家喻戶曉的人卻沒有多少,那些歷史學家能夠報出來的一大堆歷史中有名的存在,而對于大多數平民和職業者來說就是……他們是誰啊?

    即便是現在在論壇上面提到了這個話題,估計也沒有多少人會去詳細的了解一下邪龍費爾伯恩這個歷史悲劇,影視作品在開幕的時候也說了,雖然是根據歷史改變的,但里面有藝術加工的成分來填補一些人物經歷,雖然大體的走向不會變化,但是細節部分會出現改變。

    這是不得已的行為,畢竟即使是歷史書的記錄,也不可能巨細無遺的將某個存在的所有事情都記錄下來,比如說對方某年某日早飯吃的是什么,除非那天在早飯的時候發生了重要的事情,不然誰會閑著沒事記下來這種事啊。

    歷史書上面不會記錄這種事情,那些歷史學家自然無從研究這方面的事情,詳細的鉆研也就是稍稍的完善一些大體的人物走向,影視劇的細節表現部分,根本不會因為他們的討論而被劇透,況且這些又不是完全給他們這群歷史學家看的。

    看這個的是所有有條件去看的人啊,反正當下也沒有什么競爭者,即便是制作者在魔兵召喚書上面弄了影視功能,可目前這個模塊里的類目并不多,涉及到這一行的也不多,收視率什么的,自然是這個影視占據了滿點,和教會有關的頻道……

    當然有這個開頭了,之后影視區的內容肯定會被快速的填充起來,這件事也是鄭逸塵早就安排好的了,等到這個功能火起來之后,每日進賬的魔力又能提升很多了,同時還有金錢的進賬,現在鄭逸塵發現自己已經有了向錢看的意思了,這沒辦法啊,地下基地的建設對于資源太過依賴了。

    即使鄭逸塵不斷的發掘一些別人沒有發現的礦藏,可那些也只是滿足基礎耗材的使用,真正高端的東西還是要花錢買的,不是技術不夠,而是人力資源不夠!鄭逸塵不可能將所有的事情都給解決的。

    將煉金化身送到家之后,鄭逸塵的注意力就回到了本體上面,他看著影視區的留言,小聲嗶嗶著什么,然后看向了閑著沒事的魔女們:“那什么,你們有興趣開個直播不?”

    “你讓魔女直播?”蘿麗絲說道。

    “有助于讓人了解你們嘛,很多人之所以對魔女恐懼,不就是對魔女不了解嗎?”鄭逸塵有理有據的說道,就是因為沒有見過,所以在一些事情上面,自然就是聽別人隨便說了,可如果了解的多了,那自然不會因為別人的三言兩語就產生很大的認知偏差。

    即使人有盲從性,也不會讓事情變得現在這樣,只要是人提到魔女,第一想法就是畏懼害怕。

    雖然魔女的力量的確是這樣的,她們本身就是一個移動的輻射源,災厄的象征,但那個又不是她們能夠控制的,力量有問題不代表她們的性格有問題,人只要不危險,還是能很好相處的,即使線下不能見面,線上卻能一起開個黑什么的,魔女又不會順著網線打人。

    “如果真想要直播的話,我直播間都能給你們弄出來。”鄭逸塵對蘿麗絲繼續說道,相關的偽裝房間地下基地有很多,那些房間都有背景變化的,能根據需要變化出來相關的背景,哪怕是在地下也能弄出來藍天白云,森林之類的環境。

    “我沒有直播的內容,也不想要拋頭露面。”蘿麗絲搖頭說道,直播什么的不適合她,她不是喜歡說話的人,也不想要在別人面前展現出來自己那危險的能力,硬要直播的話,那也就是戰線顏值,看她看書或者是做別的日常事情了。

    鄭逸塵看蘿麗絲沒有興趣,也不勉強,反正這個他也只是隨便說說,有興趣的來一下,沒興趣了那就算了。

    “我可以試試哦。”安妮這個時候突然說道,鄭逸塵一愣。

    “我就隨便說說。”

    “那我也能隨便玩玩。”安妮稍稍的搖了搖頭:“對我來說不影響什么。”

    鄭逸塵突然意識到了一件事,好像在以前的時候安妮就是那種經常送出去一些‘魔女饋贈’的魔女,如果說哪一位魔女和人類接觸的最多,那生命魔女絕對是no.1,就算是現在依舊有不少特別的職業者使用著安妮這里流落出去的一些生命魔技的產物。

    這個算是安妮的一個小樂趣習慣了,只是最近一直都在研究變形術,所以就沒有繼續這種小習慣,然而變形術已經進入到了尾聲了,等將那三條龍使用變形術的相關信息都給整合一下,做一些后續的完善,變形術基本上就穩了,這個時候依琳基本上沒有要做的事情了。

    魔法的框架她已經完善到了極點了,缺什么直接就能加進去,包括空間魔技的部分,所以這個時候依琳基本上不管變形術的事情了,她又回歸了日常的狀態,權當是放松了,畢竟這段時間研究變形術讓她一直都處于高壓的狀態,魔女不是神,專注與做什么事情的時候自然會積累疲勞的。

    哪怕她們的精力不是普通人能夠比擬的也不能避免疲勞。

    而依琳放松方式……好像是追劇?

    發現了這一點鄭逸塵不由的搖了搖頭,嘛,其實對魔女了解的多了,就會發現在很多的時候魔女真的和人沒有區別。

    “那我給你準備給直播間?”

    “不用,我自己解決。”安妮搖了搖頭,剛才說的也就是玩一玩,主要是安妮想要偷個懶,以前放出那些生命魔技的制作品時還要安排一下,如果有個直播間,那么這個過程就能免去了,想要?行啊,咱們來個大抽獎就行了,誰運氣好了,她直接送過去就行了,怎么送?

    嗯……魔兵召喚書能開通庫房的功能嘛,就這個了,反正她放出去的那些生命魔技的作品是誰拿到手的真心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沒有人用,適用性?不用考慮這個問題,如果適用性出現問題了,那她就不是生命魔女了。

    “行,你自己看著辦吧,這事我操心也沒什么影響。”鄭逸塵點了點頭。

    “那我也來個吧。”依琳也說道,鄭逸塵眼角不由的一跳,所以說,自己剛才僅僅只算是一個沒有多大希望的想法,屬于行就行,不行就算了的,可這一下子有倆魔女都有想法了,所以說自己還是很有面子的?

    鄭逸塵感覺有點飄了。

    “畢竟你的想法我們也能理解。”看鄭逸塵有點膨脹的感覺,安妮輕笑了一聲,增加魔女的曝光率嘛,又不是多大的事情,反正她也不是什么秘密了,曝光就曝光了,外界的人也找不到這個地方,只要不是傻了吧唧的透露出來自己的位置就沒有什么問題。

    小細節方面的疏忽,她們能避免。

    鄭逸塵這一手說白了就是降低教會對魔女的影響話語權,讓魔女的事情變得不是教會說什么就是什么,給其他人更多的自我判斷機會,即便最終改變的人只有百分之一千分之一,那也好過完全沒有。

    有所改變,之后肯定會有一份收獲,不能因為改變的幅度不大就完全的忽略這種可行性,積少成多,這邊積累一點,那邊積累一點,等真正達到質變的時候就是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量了。

    不放過任何一個能夠給自己增加少許優勢的機會,鄭逸塵這點做的很好,更重要的是他手里掌握著能夠支持他不斷這么做的平臺,只要他的制作者身份不暴露,這一張底牌能夠支持鄭逸塵使用很久了。

    一張能夠不斷的做循環使用的底牌!

    “那么明顯的想法,你們還不能理解的話我都要想一想你們是不是被穿越了。”鄭逸塵笑著說道,心情不錯的他拿出來了一旁放著的這個月的賬本,隨意的掃了一眼,眼角不由的一抽,開支……又大了啊!

    特別是變形術的研究,明明到了收尾的階段了,但是這個階段消費非但沒有降低,反倒是額外的增加了,收尾很重要,所以投入不可能比以前小,它直接影響到了變形術今后的完美程度,別的地方都能節省的地方,唯獨這個地方不能節省。

    鄭逸塵微微的嘆了口氣,將賬本放在了一旁,等到影視區徹底的熱鬧起來后,自己這邊的金錢壓力能夠降低……不,肯定會降低下來,那個時候變形術的研究都已經步入尾聲了,還能有什么壓力啊。

    但是這種事情既然發生了一次,總會有第二次的,不是變形術的研究還能是別的研究投入呢,不能因為這一方面的結束,就降低了賺錢的要求,該賺的還是要賺的,今后預防萬一嘛,之外鄭逸塵又拿出來了一本計劃書。

    這是一本特別的方案,連通著虛幻世界的特別方案!

    以前沒有投入使用是虛幻世界里的真正高端存在數量并不多,并且里面的數據記錄的也不完善,發展到了現在,有著各種魔兵使不斷提供現實的‘數據’完善虛幻世界,外加虛幻世界的成長,這個計劃能夠考慮實行了。

    連通計劃。

    顧名思義,虛幻世界里的存在再做某些事情的時候,能夠連通到鄭逸塵準備好的相應煉金傀儡上面,從而進行一系列的特別操作,是不是有點眼熟?像是那種以‘虛擬現實’游戲為開端,實際上依靠這種游戲間接的讓人控制機器人當殺手那樣。

    鄭逸塵手里的這一份計劃就是參考這種方式進行的!

    并非是要虛幻世界里的人當鄭逸塵的戰力,煉金傀儡有局限性的,除非鄭逸塵弄出來類似于戰龍機甲的那種高品質的煉金傀儡才能無視一切局限性,雖然……這也是提升煉金傀儡戰斗能力的一種方式沒錯了。

    只是鄭逸塵現在沒必要這樣做不是?他又不是要和什么人開戰了,做這種是事情沒好處,相反還不如將這個計劃投入到生產力上面,煉金傀儡現在因為鄭逸塵的設計,生產中低級魔藥的問題不大。

    雖然質量方面有很大的隨機性,卻能保證標準的品質就是了,至于高品質的純粹看幾率,同樣的方式,但若是當次的材料足夠的優秀或者是效果之間正好配合了制作方式,達到了完美的發揮,那么這一次的魔藥制作肯定能夠制作出了高品質的。

    這就是巧合了,不過鄭逸塵正在完善這方面的幾率,畢竟大數據庫不斷完善下,煉金傀儡對材料的自動鑒別率也在提升著,長久的積累下去,從高幾率的標準品質變成了高幾率的良品品質也不是不可能。

    只要有時間……

    連通計劃就是在這個積累的時間里,以特別的方式生產出來稀有的魔藥,連金傀儡能做出來的只有普通類型的魔藥,復雜一些的成功率就下去了,復雜的稀有魔藥最終還是人來作更合適一些,機器不是絕對萬能的。

    鄭逸塵找不來太多的人,可用連通計劃卻能讓那些人給他做啊,雖然做出來的東西隨機性大了點,不是鄭逸塵能決定的,但遇到了那就當做是積累咯,現在用不到,以后總能用到的。

    (三七中文 www.pwqnbl.tw)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