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拉開大幕
    計靈犀撇撇嘴,道:“拉倒吧,他就算變成了一坨……咳咳那啥,在你眼里那也是可愛的,忽悠誰呢,以為我不知道你心里咋想的么。”

    上官靈秀呵呵笑了笑,反唇相譏:“這話說的,好像你不是我這么想的似的。.”

    計靈犀眼中閃過一絲思念,嘴上卻是絲毫不肯認輸,抱住胳膊哼哼一聲,道:“喜歡又能有啥用,他現在還不是不能靠近我的身邊,一挨得近了就得挨揍;但對你卻沒有這等限制,這次見了面……嘿嘿……”

    她俏麗的眸子中,閃過一抹羞澀與俏皮,道:“……他可是好久就盼著洞房呢……”

    上官靈秀面罩之后的臉上一片通紅,卻是哼了一聲,嘴硬的道:“你這丫頭……怎地啥話都瞎說呢?不過……咱們本就是未婚夫妻,就算……都不算的什么……只可惜,我無論如何都是代替不了你的。”

    這次輪到計靈犀害羞,嗔道:“靈秀姐姐,你現在可真是……”

    上官靈秀熱著一張俏臉,道:“我真是什么,真是說出來你的心里話么?”

    計靈犀越發的窘困,趕緊改變話題:“不說這個了……你說……這次他要是真的頂著一顆狐貍頭回來,咱們可怎么辦?”

    上官靈秀也是松了口氣,道:“我沒想那么多。他頂著狐貍頭也好,頂著蛇頭也罷,哪怕是變成一只小老鼠,只要能平安回來就好,什么能比得上他平安喜樂,能夠回到咱們身邊來更好?”

    計靈犀點點頭,道:“姐姐還真是賢妻良母,小妹自愧不如,不過你說的對,他在妖族那邊,肯定是吃了不少苦,暫時先放過他好了;等過段時間完全安穩了,咱們再拿著他的狐貍頭說事兒,他的身體早就不是他一個人的了。”

    上官靈秀咬著嘴唇,面罩后滿臉通紅,道:“對,他的身體早就是……的了,哼……他頂著這個狐貍頭的話,我是說啥也不會和他……”

    計靈犀紅著臉精神一振:“那誰啊,你不會和他干啥啊?”

    上官靈秀大羞,轉身嗖的一聲回房了:“你說干啥就干啥,自己心里清楚,要是不清楚,就自己呆著想清楚吧。”

    計靈犀笑了笑,隨即看著遠方,又是好一陣的輕輕嘆息。

    他在什么地方?

    他可知道,這一次的歸程,是何等的兇險么?

    ……

    占地數十萬畝,人口超過千萬巨數的今宵城,這段時間里,可是不斷地有強者氣息升騰,此起彼伏。

    而隨著東極天宮的圣子前來不久;圣心殿前來迎接云揚的人馬,也已經到位。此行為首之人,正是云揚聞名久矣,卻緣慳一面的大長老雷千里。

    而亦是在這一天的晚上,幾乎是不分先后又有兩撥人馬悄然進入。

    亦因此,經年處在大陸邊緣,屬于窮鄉僻壤的今宵城,驟陷波譎云詭,風云變幻的特異氛圍之中。

    次日,一道命令經由城主府發出。

    “奉東極天宮、西天圣宮、北荒魔宮三大神宮的命令,即日起;凡是今宵城中人,不論是武者還是普通人,盡皆不許戴面罩;違反者,死罪!株連三族!”

    隨著這一道命令發出,天空中的風云震蕩愈發的激烈起來。

    一個聲音怒喝道:“這是何意?大家現在都知道,我們的英雄現在面目有些不雅,正用這種手段遮掩自身,你們三大神宮發出這道命令,豈不是太過混賬?這是要過河拆橋,褻瀆英雄嗎?”

    另一個聲音嚴肅道:“英雄豈容褻瀆,不允許其他佩戴面罩,正是表明了我們對英雄的崇敬!免得有人魚目混珠,反而會玷污了英雄的名聲。”

    “英雄就是英雄,不管以何等面目出現,都是我們的英雄!”

    “爾等以貌取人,才是對英雄的褻瀆?”

    這一場爭論,各執一詞,持續了好久好久。

    計靈犀一襲白衣,面罩黑紗,站在樓頂,明媚的目光,逐漸變得如同高空的寒月一般森冷。

    一股隱隱的殺機,在其身側縈繞,點滴滋生。

    房中。

    上官靈秀拿著一塊潔白的絹布,輕輕的擦拭著手中的長劍。

    長劍寒光閃爍,反映出上官靈秀眼中的殺意。

    ……

    遠方,大約在三千里之外,另一個面罩黑紗的紫衣人,正在向這邊疾馳而來。

    云揚終于結束了閉關。

    甫一出關,立于山頂高空望氣,但見前方盡是血云密布,殺機森然。

    云揚輕輕嘆息。

    由始至終,他從來就沒想過對這些人類揮動屠刀,一個兩個也就罷了,但若是折損太多,難免會對人類的整體實力造成相當的影響。

    但現在的情況是,這些人卻是非要殺自己而后快,自己不反擊,就要先一步死于非命,那事情可就無奈!

    云揚揮手間,他身后的地上憑空而起一座高山,這座高山高有數千丈;綿延數十里,但山體實則卻并沒有任何一點一滴的沙石泥土,更不見任何植物草木。

    全然的各類奇異金屬殘渣!

    雖然是不被綠綠或云云看在眼內的殘渣,但這些殘渣的質地可是非但,至少比起一般的金鐵要堅硬出許多倍,乍然出現在這里之瞬,竟自散發出七彩斑斕的霞光,直沖霄漢!

    亦以此為始,今宵城外多了一座無法摧毀的山體,亙古恒存,永駐玄黃。

    而此際的霞光前方,乃是云揚瀟灑前行的身影;太陽從背后照過來,大山的影子長長的在前方拖著,云揚就在這一片陰影之中,疾步前行。

    時間不長,云揚已然走出了這一片的陰影地界。

    及至走出陰影范疇的最后一步之刻,云揚輕輕地舒了一口氣,停住腳步;喃喃的說道:“無關榮耀與仇恨,只因生死,僅此而已。”

    說完這句話,他再度大踏步邁前一步,登時,整個人置身在陽光之下。

    然后,他便再也沒有回頭,直直的向著今宵城的方向飛馳而去。

    云揚此際的移動速度并不快,但,自從開始邁動腳步,就再也沒有停下。

    及至云揚的身影生息再現塵寰,重新被此世所知悉的這一刻。

    今宵城中的許多眼睛都是為之一亮。

    目標重新走入視野,那邊意味著針對動作該當繼續展開了。

    不少人二話不說即時消失在自己原本所處的位置上。

    不知這一瞬是否預兆了,許多人將會從原本所處的位置上離去,本位不復!

    某個跨院中。

    一襲勝雪白衣的東方星辰正自端坐在房間正中間,他所處的這間房舍一打眼就能看出與眾不同,觸目所及盡是清一色的雪白,非但四周墻壁盡皆雪白,連桌椅板凳都是雪白色。

    整個房間中,大抵只有東方星辰身上的毛發,眼珠,是黑色的。

    其他的,連他面前的香爐,香爐里面的香灰,插在里面的線香,甚至連燃燒的煙氣,全都是白色的!

    明明是一間最普通不過的房舍,一進門卻恍如置身在一片純然的素白世界一般。

    驀然,敲門聲咋起。

    東方星辰淡然抬頭,并不出聲回應。

    外面說話:“少主,云揚現身了,目前在今宵城城南三千里處。”

    東方星辰仍舊并不搭話。

    “這會已經有不少人趕過去……分別是……”外面還在匯報,一字一句點滴無遺的匯報著。

    所謂東方星辰的心腹,他們很知道自己家少主的脾氣,若是沒什么讓他感興趣的事,那么會在你匯報過程中一句話都不說都是尋常事,那感覺,就跟對著一面墻自言自語了一番也沒什么兩樣。

    “其他各位傳承者,也都已經有了動作。雖然具體動向現在還不明朗,但都派出了人手乃是一定的。”

    “現在也就是咱們這邊,還沒有動作,后續如何請少主示下。”

    至此,外面的人匯報完畢,小心翼翼的等候著東方星辰的回應。

    良久良久。

    東方星辰的聲音傳來:“那九尊府方面的人手,還有第九尊府的勢力,可有任何動作么?”

    “沒有。這兩家之間仍舊沒有彼此接觸;而就現在到手的消息,這兩家也沒有任何具體動作,似是在靜觀其變。”

    東方星辰冷淡的說道:“既如此,那就出動兩位圣君,去迎接玄黃云尊歸來!云尊乃是天下英雄,大陸楷模。無論如何,都不能受到半點傷害!”

    “告訴他們,不惜一切代價也要確保云掌門的人身安全!”

    “是。”

    門外的人立即應令離去。

    室內,東方星辰淡淡掃過正自裊裊而起的線香煙霧,清冷的眸子中盡是澄澈通透。他輕輕伸手的一瞬間,空間驟然凝固,一節徐徐升騰的煙霧,就此凍結在空中,構建成一樁此世任何能工巧匠都難得完成的特殊物事。

    但見東方星辰延伸手臂,隨著咔的一聲輕響,卻自將那一片帶著升騰煙霧的凝結空氣輕輕巧巧地取了下來;就像是……從一大片冰塊上,掰下來了一小塊。

    隨著那凝結空氣一去,其后的空間黑洞凜然眼前。

    而這一片空間,就那么抓在了東方星辰手里,被他放到自己眼前,仔細的觀視著。

    半晌才聽他喃喃自語道:“沒有基礎就突然升騰長空之云,可能長久否?”

    “啪”

    兩根纖長的手指乍然錯動之間,那一片從空間里摘出來的凝結空氣,再度重歸到了原本的位置上,嚴絲合縫,絲絲入扣,不見半點瑕疵。

    然后,線香繼續燃燒,煙霧按照原本的既定軌跡,繼續升騰,似乎中間被截取了一塊的事情完全沒有發生過……

    如斯神奇莫名的一幕,由始至終,就只得東方星辰一人造就,一人得見,一人終了,卻又隨著他的一句話,重復舊觀,仍舊如是。

    ……

    云揚重現還走出不過百里,就聽到有人厲聲叫道:“前面可是玄黃云尊,云揚大人么?”

    云揚面罩后的眼睛抬起,注目于前方虛空,虛空便如一幅畫一般乍然破碎,三條人影,從虛空中現身出來,呼的一下子降落下來,落在云揚身前的數十丈之地。

    “三位一品巔峰圣君。”

    云揚心中默默的對自己說了一句。

    三人落下地,同時行禮:“玄黃界水無痕,水無波,水無冰,參見云尊大人;感謝云尊大人為玄黃一脈做出的貢獻,我等三人對大人感激莫甚,請受我們一拜。”

    云揚并未有任何動作,只是淡淡注目于三人。

    他能夠清晰地感覺到這三人身上的森然殺意,又怎么會貿貿然跟他們客套;見他們當真深施一禮這才開口道:“免禮。”

    彼端的三位圣君聞言卻是齊齊噎了一下子。

    他們來之前有思量過云揚的個中應對,無論是順勢客套搭話,不理不睬直接走人,甚至暴起出手都有應對之道,但這一句“免禮”是什么鬼?

    這小子的架子怎地這么大?

    就算你是新晉的玄黃英雄,配得上這份殊榮,但還有沒有點禮義廉恥,老少尊卑了?!

    隨即又聽云揚貌似有些好奇的問道:“你們三位都姓水,可是出自同一家族,都是行無字輩?”

    三人愈發不爽,扳著臉冷哼了一聲:“那又如何?”

    卻聞云揚突如其來的一句追問道:“敢問水無音這個名字三位可有知悉么?是否與三位出自同源?”

    云揚素來都知道天玄大陸與玄黃界關系莫甚,無論是自己六哥出身的雷家,酒神鳳弦歌、年先生相關的妖族鳳皇,還有諸神之骨隱秘,而今乍然聽到三個水姓,更以無字排行的此世頂級修者,下意識的將之與自己在天玄大陸的舊部水無音聯系起來,這才出口一問。

    “沒聽過!”

    三人異口同聲,臉色更加難看起來了。

    “嗯。”云揚面罩之后的眸子愈發清冷澄澈,道:“不知三位前輩今日前來是有任何見教么?”

    水無痕哼了一聲,大聲道:“吾等今日前來,有兩件事要想云尊大人討教。”

    說話間,破空聲音陸續傳來,又有七八位強者抵達此處。

    “第一件事,自然為了一見云尊大人尊顏,作為人族一份子,我等理應為了云尊大人做出的巨大貢獻,而尊敬,而行禮。”

    “至于第二件事,卻是一件個人私事。”水無波接下去道:“我兄弟三人當年因緣際會踏入修途,攀上修途頂峰,不愿辜負這份能力,是故遠離家鄉,孤懸血魂山;時至今日,算來已有七千余年歲月。”

    “我等兄弟固然久不履塵世,然我水氏一脈卻還有血脈流轉,綿延傳承數千年,卻也成就一大世家;然而我等卻聽說,云掌門在三四年之前,曾經為了擴充門派領地,將我家族連根拔起,可憐我水家上萬族人,能活下來的,僅有三人。”

    …………

    <吃了幾天的藥還是頭疼,想輸液,但所有人都勸我不要輸……>

    (三七中文 www.pwqnbl.tw)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