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劍誅江湖 > 第1078章 原來如此(2)
    至少上官雅卻連一聲也沒吭,硬是憑著自己堅強的性格,挺到了韋冬升將她從枯葉堆里拽出。

    當上官雅被韋冬升拽出來的時候,已經距離自己墜下的地方好幾十丈遠了,四周的環境陌生得讓人背脊發涼。

    雖然上官雅不算太過聰明的那一類女人,但卻知道自己已被帶到了很遠的一個地方,就算自己放聲大叫,也是根本毫無作用的。

    所以上官雅索性選擇了坦然面對眼前的這一切,高昂著腦袋,緊閉著一雙月牙般的媚眼,靜待韋冬升處置自己。

    可韋冬升非但什么都沒有做,還把自己的想法全都坦言告訴了上官雅。

    “我設計這個圈套不過是要給你的好姐妹一個教訓,讓她明白聰明也有三六九等之分,不要太過的自滿,拿一些自認為很高明的計謀去算計他人,否則真的遇到一個不懷好意的人,或者在生死相搏的時候犯這樣的錯,那可是隨時隨地都會要了她的小命的。”

    “你當真只是為了給她一個教訓,絕對沒有傷害她的意思?”上官雅似乎不太相信,但又好像非常相信,也許這跟說話的人是韋冬升有關吧!

    韋冬升的話總是讓人覺得亦真亦假,所以很少有人能夠真正看出韋冬升什么時候在說真話,什么時候又在說假話。

    但這一次韋冬升說的卻是千真萬確的話,因此便見他很是耐心的解釋道:“我若有意要去害你們的性命,肯定不會用'望川水'抹掉那些尸體上的毒,也一定會選擇在一處有著暗沼的地方設計陷阱,那你們還能安然無恙的活著嗎?”

    上官雅這才明白自己難怪會在接觸了尸體的情況下卻沒有中毒了,原來韋冬升早就用'望川水'擦去了尸體表面的劇毒,但凡江湖中都知道'望川水'可以祛除任何存在于物質表面的劇毒。

    所以一些豪門巨富為了安全起見,往往都會用'望川水'來洗自己的生活用品。

    但也是因為如此,'望川水'的價格被炒得非常的高,光是一滴'望川水'就比珍珠的價格還要昂貴,畢竟珍珠只是一件裝飾品,而這'望川水'卻能在關鍵的時刻救人的性命。

    然而韋冬升不惜花費那么大的手筆來保上官雅一命,這讓她立馬便相信了韋冬升的話,并答應了幫韋冬升施行這個計劃。

    只是場中局勢瞬息萬變,韋冬升也沒有想到上官富會跟上官錦兒發生內斗,所以原本精心設計出來嚇唬上官雪的一切,最終全都用到了去救上官雪的上面,真是在陰差陽錯下壞了一場絕妙的惡作劇。

    這一切看起來好像非常的復雜,實際上說白了,也就只是韋冬升玩的一個小把戲。

    本來韋冬升還幻想上官雪被自己的好姊妹嚇個半死會是什么樣的情景,只可惜再好的算計,那都終究斗不過命運的安排。

    韋冬升輕嘆了一口氣,掠到了上官錦兒她們的身旁,本來欲要開口說點什么,但卻被上官錦兒搶先說道:“你為什么既要算計我們,卻又要出手來救我們呢?”

    上官錦兒的話顯得有些冰涼透骨,冷得就如一塊終年不化的寒冰,這讓韋冬升只能苦笑,卻是不知道自己應該怎么去跟態度如此冰冷的女人做解釋。

    幸好旁邊的上官雅卻是一個貼心人,她幫韋冬升解釋道:“二小姐,其實他并沒有要傷害我們的意思,那個陷阱不過只是想給我們一些教訓,好像一直都是我們誤解他會幫兇徒來對付咱們了。”

    “住嘴,這個問題我讓你來回答了嗎?”上官錦兒臉色已變,變得有一種說不出的可怕,就好像是被上官雅背叛了一般的憤怒,極度的憤怒。

    上官雅果真把嘴給閉了起來,只不過眼中卻已含起了晶瑩剔透的淚珠,顯然她是一個心理非常脆弱的女孩子,根本就受不了這樣的委屈。

    韋冬升最見不得女孩子受到欺負了,尤其是像上官雅這樣溫柔似水的女孩子,更別說這個女孩子還是因為幫他說話才受的委屈。

    因此韋冬升怒斥道:“你憑什么不準她來幫我回答呀?她要說的話本就是我想要說的話,只不過是換了一張嘴說出來而已,像你這種金枝玉葉的大小姐,真是有些不可理喻。”

    韋冬升一般很少發怒,可這一次他是真的怒了,所以這一番話從他這樣一個口才極好的人嘴里說出,本來就說得非常的連貫流暢,聽起來就宛如一連串的乍雷一般,就連上官雅都聽得怔住了。

    更別提被這樣一番斥罵的當事人上官錦兒了,她的心里真的是特別的難受,難受中又不免帶著些許畏懼。

    所以她只能苦著臉望了望上官雅,又看了看韋冬升,終于忍不住問道:“你們什么時候竟有如此親昵的關系了?既然還都如此護著對方。”

    “二小姐,小的跟他沒有任何的關系,你……你冤枉我了。”上官雅說著眼淚竟已忍不住流了下來,雙膝微彎似也要跪下去了,可惜這是在樹上,就連站著的位置都不太夠,那又哪有讓她跪下去的地呢!

    韋冬升見此情景,本來是想幫襯一下上官雅的,可卻沒有想到惹來了更大的誤會,索性他只好轉移話題,說道:“你這算什么小姐呀?自己的手下去追陰險狡詐的叛徒去了,可你就連一點也不關心,卻在這里質疑你的救命恩人。”

    “本小姐管不管自己手下的死活,那是本小姐的家事,好像還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插嘴吧?救命恩人更是無稽之談,本來這一切事情的源頭就是因你而起,難道我打傷了一個人,又把人家治好,我就是人家的救命恩人了嗎?”上官錦兒那一張看起來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的嘴沒想到還能如此的厲害,狡辯起來更是讓人為之咋舌。

    甚至就連口才極好的韋冬升都只能自嘆不如起來,不過韋冬升本來一直就很清楚跟什么樣的人去爭辯都好,但卻千萬不要跟一個女人去爭辯。

    (三七中文 www.pwqnbl.tw)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