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界獨尊 > 第八百二十三章 發動 一
    登天之會,這是辰天大陸修行者最為重視的一次聚會,天位強者,便是這個世界的最頂點,雖然說天位強者之中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但那是在天位強者之間的劃分,天位之下,完全沒有資格評判什么,一入天位,一步登天,這是一種生命本質的改變,表示著,你的生命本質已然是這一界最為高貴的了。

    所以,無論是哪一位強者登臨天位,都會舉辦登天之會,當然,規模以因人而異。

    王通天身為裂天劍宗的弟子,又是在如此年紀登臨天位,即使他自己不想搞的那么麻煩,可是裂天劍宗也不會放棄這么一個宣揚的機會。

    裂天劍宗出現了一名三十歲不到的天位強者,而且從他的天劫中便可以看出這名天位強者的根基遠超普通天位,未來的發展前途一片大好,也就是說,這樣一名強者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話,至少能夠庇佑整個裂天劍宗數百年,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能不慶祝一番呢?怎么能不重視呢?

    所以,裂天劍宗在那日入門儀式之后,便廣發請柬,辰天大陸之上只要叫的出號的勢力,叫的出名號的人物地界宗師,幾乎都收到了一份,不可謂不隆重。

    而在這隆重的大操大辦之時,身為主角的王通天則顯得十分的輕松。

    是的,他非常的輕松,即使再繁瑣的工程,跟他這一位新晉的天位強者都沒有什么關系,他只需要靜靜的等待便行了,事實上他也的確是如此,養足自己的精氣神,暗中撥弄著命運的琴弦。

    “可惜,我現在只能撥弄命運之弦,無法真正的編織命運,否則的話,就不會這么辛苦了。”幽谷之中,王通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雙目微瞑,聊入了一片寧靜之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聲沉凝的鐘聲在他的耳邊響起,眼皮子輕輕一動,睜開了眼睛,身形化為一道劍光,消失在幽谷之中。

    裂天劍宗,利劍峰

    立于峰頂的巨鐘,在上一次響徹利劍峰剛剛半年之后再次響起,而這一次,卻是足足響了四十九聲。

    鐘鳴四九,天人歸位!!

    此時的利劍峰,早已經被無數的劍光包圍了起來,就連空氣之中,都充斥著極為凌厲的氣息。

    九界破虛劍陣!!

    這是裂天劍宗的護宗劍陣,同樣亦是裂天劍宗的迎賓之陣。

    裂天劍宗是一個以劍道為尊的宗門,為劍而生,為劍而死,即使是像這般的慶祝,大宴,登天之會,也不會搞什么鑼鼓喧天、彩旗飄揚這樣的布置,他們的布置簡單而隆重,只有一個字,那便是劍。

    九界破虛劍陣,便在這個時候擺出來了。

    “媽的,這幫劍瘋子,果然把這大陣給擺出來了。”

    無論是誰,只要一接近利劍峰百里之內,都能夠感受到空氣之中蘊含著的凌厲劍氣,弱小者自然是心生敬畏,強大者,則暗自警惕,當然,還有一些便是十大宗門之中的天人強者、地界宗師,也曾見識過裂天劍宗的大陣,心中驚嘆之余,卻也暗罵起來,“不就是一次登天之宴嘛,有必要搞成這個樣子嗎?”

    當然,之所以這么做的原因大家也都心知肚明,這是裂天劍宗最高層已然做出了決定,未來的裂天劍宗,必然會交到王通天的手中了,否則的話,僅僅一個天人,絕不會打開九界破虛劍陣的。

    “九界破虛劍陣啊,這下子,事情就有點麻煩了。”

    輕輕的走入劍陣的籠罩范圍,感受著與眾不同的氣息,金辰子微微挑了挑眉頭,倒也沒有什么疑難的地方。

    是的,沒有疑難的地方,也不需要疑難,為了這一天,他都已經做好了所有的準備,無論是大光明宗,還是他們的盟友們,都是如此,這九界破虛劍陣在辰天大陸有著偌大的名頭不可能不在他們的考慮范圍。

    只是真的進入了這大陣之中,感受著周圍空氣之中隱約的劍鳴之意,還是有些不舒服。

    比起半年前的入門儀式,洗劍臺如今更是人滿為患,甚至可以說,比以前擴大了許多,無數的彩蓬被搭了起來,安置著來自于各方的客人,事實上,有資格上洗劍臺的都是辰天大陸之上最強大的宗門,以及一些有名望的強者,也只有他們才有資格上洗劍臺,至于其他人,則被知客位安排在了利劍峰不同的位置,一場大宴,即將開場。

    登天之宴,從本質上來講其實就是一場盛會,與什么舉辦奧運之類的沒有太大的分別,只是多了一個主角而言,舉辦這樣登天之宴的宗門總是會在這宴會之上展示自己的實力,自己宗門的實力以及各種各樣的關系,這是示威,也是社交,而一般來講,來客都會給主人家一些面子,不會在這個時候刁難,當然,此時也沒有人覺得有誰膽敢在現在這個時候刁難裂天劍宗。

    一番飲宴,互相吹捧,除了吹牛就是吹牛,身為主角的王通亦游走在一眾天人之間,敬酒打屁,一副其樂融融的模樣。

    飲宴之后,便是例行的表演,即各個有資格的宗門展示自家弟子的實力,當然,有資格上臺展示的都是各個宗門之中的天驕人物。

    最后,自然就是主角登場了,身為這一次登天之宴的主角,新晉的天人王通天,自然是要上場與大家打個招呼,再展示一下自己獨特的劍道技巧,引發一陣陣的贊嘆之聲,這樣方才是登天之宴真正的打開方式啊。

    一切都按照流程來演出,過程之中,并沒有什么疏漏之處,而王通也認為,自己演的不錯,只是靜靜的等待著那個時機的到來。

    是的,他在等待,等待著劇本的開始。

    夜色沉靜,夜宴已至尾聲,沉悶的雷聲,陡然之間在天空之中炸裂開來,一道劍光破曉而來,光明大放。

    “王通天,我們之間的事情,應該了結了吧!!”

    “什么人!?”

    “大膽!”

    “混帳!!”

    一聲聲怒喝聲蕩漾在洗劍臺上,周圍空氣驟然之間化為無數劍光,朝著來人涌了過去。

    叮叮叮叮叮……

    一陣陣清脆無比的劍鳴聲響起,漫天的劍光化為虛影,一道人影橫空而立,出現在洗劍臺上。

    “雍南離?!”

    “這怎么可能?!”

    “他怎么出現了?!”

    “不對,你看,他,他竟然也登臨天位了!”

    “我不是在做夢吧?!”

    “有意思了,現在事情變的有意思了!”

    ………………

    …………

    來人現出身形,洗劍臺上所有裂天劍宗的人都嚇了一跳,因為這人他們太熟悉了,正是半年前在裂天劍宗的洗劍臺上鬧出了一場狗血劇的男主之一,當日那個像狗一樣癱倒在地的入門弟子雍南離,亦是王通天的親哥哥。

    (三七中文 www.pwqnbl.tw)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