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界獨尊 > 第七百七十五章 道不同
    說起來,王通其實并不在意這些補償,對他而言,盡早脫身才是正理。

    赤縣神州這一局原本非常的復雜,牽涉到赤縣神州的土著勢力,還有至高魔界的插手,以及元始天尊乃至于闡教門下未來的布局與內部的矛盾。

    這一切的一切,想要理清極為困難,甚至在某些人看來是絕不可能的事情。

    王通自然也無法理清,但是他也不需要理清,透過龐大的氣運燃燒,推演天機,他敏銳的找到了事情的關鍵節點,幫助元始天尊打破這個關鍵切點,雖然并沒有真正的讓赤縣神州立刻成為闡教的地盤,卻贏得了關鍵的一局,讓元始天尊把握住了一手好牌。

    骨頭陀雖然是原始魔族,但肯定不會是元始天尊的對手,等到元始天尊掌握了那個世界之間,便打破了原始混沌意志掌控天道的計劃,同時亦打破了赤縣神州那幾位存在的主場優勢。

    可以說是大幅的降低了闡教開分基地的難處。

    這一場大功,是袁天罡做不到的,他甚至都無法想象,為什么王通能夠做到這一點,做的這么絕,讓他甚至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這便是眼界的問題了,也是運氣的問題。

    袁天罡不管怎么做,他只是一個前鋒,一個戰士,他能夠決定一場戰役的勝負,但是卻無法左右整個戰爭,而王通通過六爻神算這件作弊利器,從戰略的視角卻查看整個戰場,找到了勝負的關鍵節點之一,在這關鍵的節點之上,與元始天尊提前做了溝通,發出了舍身一擊,正好處在他的能力極限上線之中,一點破局,改變了整個戰爭的態勢,這樣的功勞,可不是袁天罡能夠比擬的,甚至可以說,未來闡教在此立足,甚至徹底的奪取這個世界之后,王通的功勞也是排在前面的,憑著這個功勞,他在闡教之中的地位便能夠穩固起來,至少不會再出現被袁天罡這些家伙瞧不起,膽敢搶功的事情。

    是的,袁天罡這個王八蛋根本就沒有把他放在眼里,剛來到赤縣神州便想著搶他這個師叔的功勞,一點尊卑都不分,憑什么?還不是因為自己的資歷太淺,從來沒有為闡教立過一絲的功勞嗎?

    現在好了,自己為闡教立下了這么大的功勞,亦得到了元始天尊的承認,這樣一來,至少在闡教之中,已經不會再有人說什么閑話了,同時也給了自己一個穩定的發展環境,惟一美中不足的便是自己本體還在夢魘世界當中,而現在這具分身,也只余下一點元靈劍氣了,可以說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好在自己也不是孤家寡人,自己也是有靠山的,雖然付出了相當的代價,但是剛才元始天尊出手,便已經將損失補了回來,不過,分身爆掉了,他還需要重塑自己的身體,在這方面,元始天尊顯然并沒有想要幫忙的意思,事實是,修為到了他的境界,除了本體之外,其他的一切分身都只是浮云罷了,不過是隨手而為的事情。

    “不過,話說,這是什么鬼地方?!”

    通過元始天尊的接引神光,他在骨頭陀對他出重手之前徹底的脫離了小混沌界,然后他發現,自己不但脫離了小混沌界,還脫離了赤縣神州,來到了一處完全陌生的空域當中。

    “這尼瑪是什么情況,為什么我會在這里!”

    隨后,他的神魂之內,閃過一道信息,卻是元始天尊在修復他的神魂之時同時傳遞過來的。

    “這是什么鬼?!為什么我的六爻神算并沒有推算出這個結果?”

    此時,王通剛剛因為得到了好處而變的興奮的臉垮了下來,甚至閃過一絲的難看,是的,這出乎他的預料未來雖然無法確定,但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把握的,他可以通過六爻神算看到一些未來的畫面,而且在龐大的氣運燃燒之下,這樣的畫面非常的清晰,也正是因為非常的清晰,所以王通才能夠確定自己曾經看到過的未來畫面之中,并沒現在發生的這種情況,這一片空域,他完全陌生,當然,這不是陌生不陌生的事情,而是他現在所處的時間點與未來,似乎是他的六爻神算并沒有掌握到的,也就是說,元始天尊將他接引到了一個本不應該出現的未來當中,這是無意的呢?還是有意的呢?

    在王通看來,九成九是有意的,元始天尊這樣的存在,一舉一動都是有著極深的含義,怎么會做這種無意義的事情呢?既然是有意的,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這便值得深思了。

    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

    同樣,的道理,他雖然是命星星主,可是與元始天尊之間的差距和普通人與上帝的差距也差不到哪里去,以他現在的身份地位想要去搞清楚元始天尊的邏輯,簡直就是強人所難,癡心妄想,不過有一點他卻是可以明確了,沉寂多年的闡教,終于要有大動作了!

    闡教,是一個古老的名字,同樣亦是一個響徹虛空的名字。

    只是在封神之后,闡教的名字已經從混沌天庭和仙域諸天之中退出了,盤古域也是一樣,在這三個地方,闡教只是一個古老的傳說罷了。

    但事實呢?

    在虛空之中,闡教的名字仍然威震諸天,因為除了混沌天庭之外,闡教是掌握最多虛空域的勢力之一,是的,闡教在混沌天庭之外掌握了龐大的虛空域資源,這些虛空域,在名義上是臣屬于混沌天庭的,事實上,這些虛空域都是闡教夾袋里的東西。

    而他被送到了這一方虛空域,便是屬于闡教勢力范圍內的一處虛空域。

    闡教對于虛空域的管理并不像是混沌天庭那般,擁有著絕對的統治權,事實上,在闡教所控制的虛空域之中,闡教只是做為最大的教派存在,擁有著龐大的信徒基礎,甚至還出現了許多香火神靈,在名聲和地位之上,是至高無上的,對元始天尊而言,這些就夠了,至于統治權,他毫不在意。

    高高在上,俯瞰眾生,這是元始天尊給所有人的印象,但是,他真正的面目是什么呢?

    聽聽名字吧,闡教與截教!

    闡與截!!

    一個闡萬世之理,一個截天地之運!!

    說白了就是挖天道的墻角為己用。

    兩者相輔相成

    若無鴻鈞,混沌天庭早就是他們的了,可惜,混沌天庭是鴻鈞的。

    所以無論是闡,還是截,甚至是佛,都不得不選擇出走一途。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教主級的存在,都已經結成了道果,道果一成,也只能一條路走到黑了,鴻鈞的道是他自己的道,不是元始的,也不是通天的,三清之中,與鴻鈞最像的便是太上,所以說,混沌天庭是鴻鈞的,是太上的。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通天也好,元始也罷,想要踐行自己的道,就需要另謀高就,至少在鴻鈞老大的地盤之內,他們無法將自己的道實踐,所以才會有了混沌天庭如今的局面。

    說到底,是所證的道有所不同。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三七中文 www.pwqnbl.tw)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