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界獨尊 > 第九卷黑暗史詩 第七百二十二章 南信侯公子
    “識時務者為俊杰,岳師兄想告訴我的,就是這個道理吧?!”

    同樣感受到了來自長安城門的那一股股惡意,王通笑瞇瞇的問道。

    “不錯,我并沒有惡意,只是給你一個建議,至于這個建議你愿不愿意聽,那便是你的事情了,我不會勉強你,更不會強逼,你,但是你身負宗門與家族的重任,行事必須要小心,特別是在長安城這樣的地方,莫要為宗門與家族惹禍。”

    “呵呵!”王通“呵呵”笑了兩聲,不置可否,此時,兩人距離長安城門口已然不足百丈,天色已然漸漸的大亮起來,城門外亦聚集了不少準備入城的人,他們同樣感覺到了今天的情況有些不對,但是大部分人都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

    “開城門嘍!!”

    突然,自城門口傳來一聲宏亮的吆喝之聲,這一聲吆喝,中氣十足,傳的說是極遠,顯示出吆喝之人有著不俗的修為,

    “開城門!!!”

    隨著這一聲的吆喝,又有幾聲吆喝之聲自城門口傳了過來,巨大的城門傳來一陣陣“吱呀”的聲音,緩緩的洞開了。

    “師弟,記住我的話!”

    看到王通徑直向城門口走去,岳輕云跟在他的后頭,連聲叫道。

    “謝師兄提醒!”王通擺了擺手,他知道,岳輕云并沒有什么惡意,不過嘛,身為大羅金仙,他怎么可能向幾個小菜鳥低頭呢?

    隱藏自己的身份是一方面,但是為了隱藏自己的身份,連最基本的面子都要扔下來嗎?這事兒未來要是被人知道的話,還不被笑死啊!!

    更何況,身為新的十二金仙之一,他要是敢做這樣的事情,信不信那便宜師父元始天尊分分鐘便要教他做人呢?要知道,這一位,可是最看中自己的面子的,徒弟丟人,也同樣意味著他這個師父在后頭跟著丟人,累他丟人的這個徒弟,他會放過嗎?

    當然不會了!!

    “兀那小子,你就是青衡燕驚龍嗎?給我站住!”

    幾乎就在王通踏入城門之后的一瞬間,一聲厲喝之聲傳到了他的耳中,隨后,無數道目光齊刷刷的向他望了過來,讓他成為了這城門口的焦點之所在。

    青衡燕驚龍?!!

    盡管他們當中大部分人都不知道這件事情,也沒有想到這位最近剛剛有些名頭的真龍種子會來長安,還要加入玄鏡司,但凡是知道王通身份或是聽說過他的名號的家伙,一下子都明白過來發生什么事情了。

    外地的真龍種子進京了,這可是難得一見的盛事啊,因為這長安城的操性,一般而言,外地的真龍種子根本就不會進京,而每一次外地的真龍種子入京,都會引發類似的騷亂,受到來自長安的年輕強者的挑戰,而近三十年來,沒有一位真龍種子保住自己在真龍榜上的地位,成為了長安城中這些年輕強者的踏腳石,所以,長安城,對于這些真龍種子來講,又被稱為龍潭。

    是的,龍潭,一批批的真龍種子來到長安城,被收割,而長安城中的真龍種子越來越多,這不是龍潭,是什么呢?

    現在,又一名真龍種子踏入了長安城,那么,迎接他的,會是什么?

    王通停下了腳步,目光慢慢的移動起來,最終,在人群之中找到了那吆喝的家伙,面帶笑容,微一抱拳道,“請問,閣下是……!”

    “南信侯府,杜天豪!”

    那人身形高大,一張四四方方的大臉就像是一張麻將牌一般,不過,他的面上卻充滿著自信,只見他排眾而出,大踏步的走到王通的面前,“聽說你是密云省年輕一代第一高手,在下不才,祖藉便是密云,很想知道和閣下這位密云年輕一代第一高手的差距,還請不吝賜教!!”

    只見杜天豪一抱拳,朗聲道。

    “你這個臭不要臉的東西!”

    王通還未及答話,耳邊便傳來一陣陣的怒罵之聲,當然,這并不是在罵他,而是在罵杜天豪的,顯然,這位在長安城中的名聲不太好,似乎人品也不太好,人緣更不好。

    “去你么的混帳,誰讓你去挑戰的?!”

    “你這個該死的家伙,不過是先天九層而已,有什么資格過去?!”

    “臭不要臉的,你以為你贏了燕驚龍,就能保住真龍榜的位置了嗎?!”

    “快點下來!”

    “是啊,快點下來,不要再丟臉了!”

    一陣陣怒罵之聲持續不斷,便是王通有些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

    “閉嘴!!”

    這個時候,便聽到那杜天豪怒喝一聲,指著周圍的一群人罵道,“你們這些臭不要臉的東西,自己沒本事,不敢挑戰,還不讓我挑戰,我挑戰怎么了,我只能在榜上呆一天又怎么了,老子就快要突破了,只差臨門一腳,就算只呆一天,借助真龍榜的氣運,老子也有可能領悟神通,突破神通秘境,你們這幫家伙是不是很羨慕啊,很嫉妒啊,羨慕又怎么樣,嫉妒又怎么樣,你們能阻止我嗎?”

    的確,在場的沒有人能夠阻止他,這種挑戰,已然不僅僅是一種舉規則了,事實上,這已經是長安城的一種明的規則了,在長安城中,真龍榜的位置便意味著巨大的利益,而城中的各方勢力關系又錯綜復雜,如果沒有強而有力的約束的話,很容易出大問題,因此,在長安城中,挑戰真龍榜已然成了一件十分神圣的事情,只要你提出挑戰,除非你自愿下去,否則的話,否則的話,任何人不得打擾,不得干預,而如果你勝了,恭喜你,你就是真龍榜之人了,真龍種子了,而因為你今天已經打過了一場,為了公平起見,你今天不會再接受任何人的挑戰,最早的挑戰者也只能夠明天趕早,也就是說,只要杜天豪贏了,便能夠上榜一天,這一天對于別人而言或許沒有什么,但是對他這樣即將要突破神通秘境,還差一丁點的人而言,卻是寶貴無比,一天的真龍種子位置,在長安城中可以借到龐大的氣運,而借助這道氣運,他便有可能直接沖破神通境的大門,從此進入另外一番天地這中。

    這樣的事情,以前不是沒有發生過,不過實在是太巧了,因此,很少有人能夠想到這個可能性,誰也沒有料到,這位杜天豪的修為竟然正好到了這樣的關口,而恰好又有了這么一個機會,所以,在他的一番咆哮之下,四周竟然變的寂靜一片起來。

    阻人道途,有如殺人父母,不管以前有什么恩怨,現在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任誰也不愿意往死里得罪這位南信侯府的小侯爺。

    (三七中文 www.pwqnbl.tw)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