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界獨尊 >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七章 夏標
    通過濱山城的傳送陣,王通再次進入了方極城,出了傳送殿,王通便明顯的感覺到了周圍的氣氛不同。

    無涯海覆滅的消息實在是太讓人震憾了,在震憾的同時,在霜月界亦引起了巨大的震動,一來,上三宗之一的無涯海都覆滅了,那么整個天下,還有誰能夠擋的住道奇子的鋒芒,二來,無涯海的弟子,現在應該叫做余孽了,在方極城中的也不少,雖然已經被找到了一些,但還有一些,通過方極城的傳送陣,傳往了其他的地方,所以無數的散修都集中起來,尋找他們的下來,因此,整個方極城都顯得亂糟糟的,幾乎已經完全失去了應有的秩序,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整個城市都顯得非常的緊張。

    由于事關重大,方極城又是散修們的集中之地,即使是方洪也不愿意隨意出手彈壓,以免招惹出更大的是非來,所以,現在的方極城,只有兩個字來形容,混亂。

    混亂之極!

    “兀那小子,你是何人,為何出現在方極城中,與那無涯海有何關聯!”

    在走出傳送殿不久,王通便聽到了一聲低喝,隨后,幾道人影便擋在了他的面前,看的出來,這些人都是散修,只是一個個形神極惡,不似好人,看著王通,毫不掩飾的流露出貪婪之色。

    不管是不是無涯海的弟子余孽,先把人拿下再說,看看能不能榨出一點油來,本來這里的事情,王通是不想管的,不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不想招惹別人,可是別人來招惹他也是沒有辦法的。

    所以,他瞇起了眼睛,道,“既然你們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們。”

    “什么?!”

    四人一齊大怒起來,他們可不是可散修,而是附近一個魔道門派的弟子,本來是不敢在這方極城中放肆的,不過現在情況特殊,他們也想趁著這個機會來撈上一筆,沒想到,還沒有開張多久,便碰到了這么一個不懂事的小子。

    看到這小子囂張的模樣,為首之人眼中不禁閃過一絲凜冽的殺意,“小子,不要以為到了驅物境便目中無人,現在的方極城可不是以前了,今天,就讓我夏標教教你怎么做人,下輩子,別出來丟人現眼了。”

    說話之間,夏標的雙眼之中閃動出幽幽的綠光,抬手便是一爪,勾魂邪爪。

    一爪探出,便化為一道半透明的爪影,劃破兩人之間的距離,帶著陰風,爪向王通的面門,這一爪若是抓實了,不但王通整張臉會給撕下來,不僅如此,在撕掉王通整張臉之后,同時還會將王通的神魂也撕下來一大塊,這就是勾魂邪爪,天邪宗的勾魂邪爪。

    看著勾魂邪爪將要抓到王通的面門,夏標眼中們過一絲冷酷的笑容,只是,這笑容還沒有完全的展開,便在他的面上凝固了,一條黑黑的細索自王通的身后憑空出現,尖端狠狠的戳入了邪爪的掌心之處,然后迅速的纏繞了起來,很快便將這半虛半實的邪爪纏住,然后吸收,過程很復雜,但是時間卻很快,不過是瞬間,勾魂邪爪便消失了。

    “你叫夏標,天邪宗的夏標!!”

    僵直之中,夏標的聽到了一個聲音。

    “是,我是夏標!”下意識的,夏標應道,隨后,整個人的臉色都垮了下來。

    “鬼,鬼仙!!“

    看著面沉似水的王通,周身黑氣纏繞,一尊烏鬼的虛影自他的身后若隱若現。那氣息竟然與門中的那幾位鬼仙境的長老一模一樣,夏標等人臉都白了。

    鬼仙啊!!

    這廝竟然是鬼仙!!

    什么是鬼仙,既然能夠稱之為仙,便意味著生命層次的升華,便意味著長生久視,便意味著徹底的脫離了身體的束縛,回歸于本源,這才是鬼仙,這是與其他境界完全不同的概念,成就鬼仙之后,生命層次便立刻不同了,徹底的化為仙人,聚散如云氣,千里如戶庭,與他們這些還需要借物顯形,御物而行的修行者完全不一樣,因為,那已經是仙了。

    竟然是鬼仙!!

    夏標也好,其他三人也好,都有一種日了狗的感覺,不過是想敲詐一個菜鳥的,結果碰到了這么一塊大鐵板,這可是鬼仙啊,傻瓜才會在這個時候招惹鬼仙!

    天邪宗是邪道門派,能驅能伸乃是本能,所以,夏標面上的兇相有如魔術般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卻是宛如菊花一般的笑容。

    “是是是,晚輩正是天邪宗夏標,剛才我們喝多了,眼瞎了,方才沖撞了前輩,還望前輩恕罪!”

    滿臉堆笑的夏標,心里卻是惚忽的,是害怕的,滿身都冒著冷汗,背心已然完全汗濕了。

    尼瑪,這廝竟然知道自己,這廝竟然認得自己,很顯然,這廝也有可能與自己一般,都是邪派出身,也只有邪派出現的鬼仙,方才有可能聽到過自己的名字,想來是一位邪宗的前輩,邪宗的前輩啊,喜怒無常,自己剛才貿然出手,已然將他完全得罪了,他不會直接殺了我吧?所以,他現在惟一能做的就是盡可能的將自己的態度變的恭敬一些,不過,王通并不為夏標的恭敬所動,面色愈發的難看了起來,又問了一句,“你確定,你是天邪宗的夏標?!”

    “是,是的,晚輩天邪宗夏標!”夏標臉上的冷汗都已經冒出來了,一滴一滴的,整個人都陷入了一種完全的惶恐狀態之中,不明白這位鬼仙前輩是不是耳朵有問題,又或者,自己曾經得罪過他?又或者得罪過他的后輩,他實在是想不起來啊!

    未知,才是最恐怖的,看著面色難看的王通,他的小心肝怦怦的直跳,仿佛在等待宣判的犯人一般,充滿了無邊的恐懼。

    “你走吧!”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耳邊傳來一聲仿佛天籟般的聲音。

    “你走吧!!”

    他不可思議的抬起頭,看著王通,十分的不解,說起來,他還真的認為王通是什么心慈手軟之輩,能夠修煉到鬼仙之境的就沒有一個心慈手軟之輩,更何況,這家伙剛才絞滅自己的那道黑索,可是傳說中的萬魂索啊,這要殺多少人才能夠凝煉出這般的萬魂索?能夠凝煉出這樣萬魂索的家伙,會是好人?打死他也不信啊!

    可是不信歸不信,既然王通已經讓他走了,如果他不走的話,也不知道會不會惹怒對方,所以,他開始小心翼翼的后退,隨著他的后退,他身旁的三個同伴也開始后退。

    “我是讓他走,沒有讓你們走!”

    就在這時,他們的耳邊又響起了王通的聲音,隨后,三道漆黑的魂索自虛空之中探出,化為三只黑色的大手,狠狠的在他三個同伴的身上一撈,生生的將三人的神魂抽了出來,在神魂的哀號聲之中,吸收殆盡。

    此時的夏標雙腿有如灌鉛一般,再也無法邁動一步。

    (三七中文 www.pwqnbl.tw)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