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界獨尊 >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血色婚禮(下一)
    封神世界,一場巨大的盛宴剛剛結束了。

    無極星宮的宮主,天庭之主,天帝、諸神之王,王通,剛剛結束了他的婚禮。

    這也意味著,如今,這個世界多出了一位天后,神后,對于參與了婚禮的諸神以及各方強者而言,這位天庭新晉的女主人神秘異常,特別是那些被封的神靈們,在面對她的時候,竟然隱約間有一種被壓制的感覺,一丁點的異議和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這是一種最為本源的,源于下位存在對于上位存在的一種恐懼,而這種恐懼,是這些神靈之前從來沒有遇到過的,即使是碰到了王通這位神王亦從來沒有遇到過的感覺。

    這讓他們的心中大為驚懼,也只有王通與宗雪清楚,這是先天神靈與后天神靈之間的本質區別。

    封神世界,被封的大量神靈,其實都是后天神靈,這些后天神靈源自于封神榜,而封神榜,本質上則是模仿先天神靈的生成機制創造出來的,這也就造成了,這些后天的神靈與宗雪這個先天神靈之間存在著天然的位階差距,這種差距是難以彌補的。

    “你這場婚禮,如此的轟動,又突然之間冒出來一個先天神靈,小子,你知不知道你惹了多大的麻煩。”

    一場婚禮下來,即使是王通也覺得一個頭兩個大,有些疲憊的挽著宗雪回到寢宮的時候,便看到那位一身金袍,面色懶散的中年大叔癱在一張金色的大椅上,有氣無力的道。

    “不過就是攤牌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如今這一界已經被我等經營的密不透風,再加上雪兒的命運之力,那云中子已經沒有任何辦法對你產生威脅了。”

    命運之力!

    宗雪在命運之力的運用方面突飛猛進,在事前,沒有人想到轉世為宗雪的先天神靈竟然掌控著命運之力,雖然說,一開始的時候,宗雪并沒有適應這種能力,甚至這種能夠也不算是完全覺醒,只是后來,王通發現了這一點之后,想也不想的,便將永生仙宮最神秘的小宿命術傳給了她,這小宿命術其實就是大命運術的一種簡易的版本,與宗雪的神力相性契合無比,借助這一法門,宗雪隱約間竟然參透了大命運術,凝成了極為罕見的命運神格,而且這命運神格凝聚而成之后,竟然與時空母河出奇的契合,也就是說,這是一個類似于大羅之位的通用位格,但是又有些不一樣,這個命運神格可以與任何一個世界的命運法則契合,但是最終,亦只能夠用在一個世界之上,發覺了這一點之后,王通便做出了一個決定,將宗雪帶到封神世界來。

    因為相對于仙域諸天那么復雜的局面,封神世界還是在他的掌控之中的,雖然說現在面臨著云中子的威脅,但也正是如此,需要一位像宗雪這般擁有命運之力的幫助,以王通對于封神世界的掌握,再加陸壓的幫助,宗雪便能夠在這個世界上輕易的編織出命運之羅網,掌握了天道,掌握了命運,再穩固體制,便是云中子這般的大羅金仙,也必然是無可奈何的。

    也正因為如此,他才并不在意仙域諸天之中佛門的暗手,因為在此之前,他已經也陸壓完成了這番交易,有陸壓出手,基本上可以鎮壓一切,再利用宗雪的大命運術與自己的六爻神算,將佛門的一切算計全部推演了一遍之后,他在婚禮之上大宴賓朋,把道門之中一些重量級的天王和通神尊者全都請了過來,還有那些修為雖然不高,但是同樣背景驚人的一些道門種子全都算計了進來,在佛門出手之后,順勢一推,把這些人全都困在了混亂的時空之中,直接來了個人口大失蹤,讓佛門一下子坐蠟了。

    當然,如果你以為這就是他的全部算計那就錯了,這只是他的一道保險而已,作為一個心胸極為狹窄,睚眥必報的家伙,自己辛辛苦苦等了五百年的一場婚禮被佛門毀了,你以為在這封神世界搞出一場盛大的婚禮便能夠消氣嗎?

    當然不可能了。

    “釋緣那個家伙呢?!”

    “你可想好了,如果真的這么做的話,那與佛門便再無轉寰的余地了。”

    仿佛知道了王通的想法,陸壓眉頭輕挑,提醒道,“佛門并不像表面上的那般容易對付,而且……!”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當然要一條路走到黑了,大家就拼一拼吧。”

    王通冷笑著,眼中閃過一絲的決絕,既然你不讓我好過,我就讓你后悔一輩子,不對,后悔永生永世,無論你轉多少世,經歷多少時光都會后悔下來,都會永遠生活在悔恨之中,這才是王通要做的。

    如今他已經是法相天王了,在仙域諸天,不能說是獨震一方,也算是一個有些分量的人物了,而在這個封神世界更是成為了天帝,神王,無論是眼界還是經歷,都要遠比一般的法相天王強的多,遠的多,思路當然也廣的多,當然了,精神病人思路廣,也不能怪他。

    到了這種等級,講的就是一個念頭通達,如果念頭不通達,進境自然也就受到了影響,對于佛門,王通就是咽不下這口氣,莫名其妙的就來找自己的麻煩,打自己媳婦兒的主意,還要把自己的媳婦兒渡化出家,你他媽以為你是誰啊?

    有這一口怨氣在,王通就必須解決掉,否則遲早會演化成心魔,王通又怎么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呢。

    所以,他需要發泄一番。

    見到王通決心已下,陸壓亦知道無法改變他的想法,心中微微一嘆,抬手一抓,便將釋緣從虛空之中抓了出來,隨后化為一道虹光,消失的無影無蹤。

    釋緣被從虛空之中抓出來,撲了一個跟頭,頓時清醒了過來,猛的一抬頭,卻見自己處于一座巨大而華麗的宮殿之中,四處均透著華貴難言的氣息,心中不禁有些詫異,目光微轉,便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人。

    “法門寺釋緣,你可惹了好大的麻煩啊!”只見王通身上穿著一件大紅色的吉服,笑瞇瞇的對自己道。

    “你,你,這是什么地方?!”沒來由的,釋緣的心中一動,周身佛力涌動,似要戒備,但是卻駭然發現,自己的力量似乎不受控制,變的晦澀起來,這并不是自己被什么神奇的力量制住的問題,這是因為世界法則的問題,自己所處的地方,與之前的世界法則格格不入,所以他的力量運轉起來,顯得十分的晦澀,而且,他還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世界法則對他的壓制。

    這里不是仙界,不,甚至不是他所知的任何一個世界。

    心中閃過這個念頭,他猛的抬起頭,望向王通,厲聲問道,“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三七中文 www.pwqnbl.tw)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