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界獨尊 > 正文 第892章 黑鴉
    這是一間很寬敞的靜室,很大。

    周圍皆是由青黑色的大石拼接而成,這些大石,每一塊都有丈許大小,厚也有半丈左右,表面光滑如鏡,拼接在一處,便成了這一座與足球場差不多大小的靜室。

    靜室只有一個入口,其他地方俱都被青石封死,偌大的靜室之中,有九個莆團,上面坐著九個人。

    這九個人,七個都是東成侯府的宿老,古董,修為都達到了上三品,在他們的年代之中,都是屬于叱咤風云的人物,如今老了,修為實力更加的深厚了,深居于東成侯府之內,久不視事,甚至許多人都已經忘記了他們的存在,但是在東成侯府的高層之中,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敢于質疑他們的權威,他們的實力。

    剩下的兩人,便是當代東成侯王釋之與王通。

    這是王通第一次見到這七位宿老,事實上,以他的身份,如果不是這一次特殊的遭遇的話,恐怕一輩子也見不到這七位宿老。

    但是如今,這七位宿老卻不得不見他,因為他是東成侯的庶子,雖然不是嫡出,但卻是根紅苗正的東成侯府的子弟,血脈。

    更重要的是,這位東成侯府的庶子,竟然奇跡般的從三生三世還魂香的影響之中脫離出來,還在傳說之中有如神話一般的夢魘世界中得了奇遇,得到了傳說中的夢魘獸。

    夢魘獸啊!!

    即使眼前這七位宿老個個都活過了兩百歲,見多識廣,但是夢魘獸這種傳說中的神物,也僅僅只是聽說過而已,真正見識過的,也不過是一兩位而已。

    但是對于他們這些宿老而言,擁有一頭夢魘獸代表著什么,實在是太清楚了,這簡直就相當于是開掛的存在。

    在這個世界,西游已經過了三萬年了,神通法術不再顯世,但是并不意味著就不存在著神通法術,事實上,如今的神通法術,乃至于法寶異能這一類的力量雖然罕見,但是卻還是實際存在的,只是因為太過零落,形不成氣候,想要得到他們,得需要強大的機緣與際遇,即使如此,大多數的展空間也不大,所以,這些力量,都被歸之為一個類別,即秘術。

    而夢魘獸,則是秘術之中的佼佼者,擁有了夢魘獸,即使是像王通這般剛剛破開丹田,踏入一品武者之境的菜鳥武者,也可以借著夢魘獸的詭異力量,越階殺死二三品的高手,甚至還有可能與四五品的中三品高手周旋,取得不錯的戰績,這他娘的就是一個外掛。

    當然,具體能夠做到哪一步,還是要看王通得到的夢魘獸究竟有什么樣的能力。

    只是現在,他們看著在王通頭頂之上盤旋著的那只黑色的烏鴉,一個個的都在心里嘀咕了起來。

    因為任憑他們的靈覺多么的敏銳,眼力多么的高明,就是看不出來,在王通頭頂之上飛來飛去,時不時的出一聲聲扛鈴般的鳴叫聲的鳥兒,有什么特別之外。

    這難道就是傳說之中的夢魘獸嗎?

    可是看起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啊,無論是模樣,還是叫聲,甚至是氣息,都和一只普通的烏鴉沒有任何的區別啊!

    如果這就是夢魘獸的話,未免太過平凡了吧?

    一片沉默之中,王釋之輕輕的咳了一聲,打破了眼前的平靜,誰讓他是如今的東成侯呢?同時也是王通的父親,把王通帶到這靜室之中,讓他放出夢魘獸,就是為了讓族中的宿老一窺這夢魘獸之秘,但是看了過半,顯然家中的這些上三品的宿老們亦都沒有看出這其中的奧妙來,再這樣下去的話,這些老前輩們恐怕就要出丑了。

    因此他及時的出了聲音,看著王通,用盡量柔和的聲音道,“通兒,你這夢魘獸究竟有什么樣的能力,能給我們說說嗎?!”

    “哦!”

    王通“哦”了一聲,滿臉的無辜之色,“其實,我也不大清楚!”

    “你不清楚?!”

    “是啊,我剛剛醒沒多久,就被叫到這里來了,如果不是你們告訴我這是夢魘獸的話,我還不知道呢?!”

    “哼!!”

    七名宿老之中,一名黑須老者出一聲不滿的冷哼聲,顯然對王彈通這話感到不滿,同時一抬手,彈指之間,一縷指風彈出,正彈在那飛來飛去,看的人十分不爽的烏鴉的身上。

    嘎!!!

    那烏鴉陡然之間出一聲尖叫,隨后,詭異的事情生了,這個看起來十分正常的烏鴉竟然在指風的攻擊之下分裂了開來,一變二,二變四,四變八,不過是短短的一息之間,化做了漫天的黑鴉,在靜室之中飛舞。

    “這是什么?!”

    靜室之中的都是武者,雖然見多識廣,也都見過許多的秘術,但是像這樣有如魔法般的場景還是從來沒有見過的,而出指風的那名黑須老者面色大變,因為這些漫天飛舞的黑鴉在空中匯聚之后,又刷的一聲,朝著他撲了過來,剎那之間,便將他籠罩在鴉群之中。

    “滾開!!”

    老者面色大變,怒喝一聲,雙掌翻飛,打出陣陣的勁風,想要將這漫天的黑鴉趕走,打死,但是更加詭異的事情生了,不要說是掌風,便是他的一雙鐵掌真正的打在這些黑鴉的身上,都仿佛是打在空氣上一般,直接從黑鴉的身上穿了過去,絲毫不起作用,與此同時,那些黑鴉也出了攻擊,利用自己的尖喙和利爪在這黑須老者的身上招呼,面對這樣的攻擊,黑須老者竟然沒有任何的手段克制,只能鼓起自己的護身罡氣,仗著自己的橫練功夫硬扛下來。

    但聽一陣陣的利爪抓撓的聲音響起,以及那黑須老者的陣陣怒吼之聲。

    王釋之面色大變,對王通喝道,“通兒,這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啊!”王通面上露出了極為驚慌之色,我不知道怎么控制它們!”

    “它是你從夢魘世界得到的夢魘獸,與你的神魂相聯,想想辦法把他們控制住。”

    另外一名老者沉聲喝道,與此同時,那黑須老者已經從那莆團之上站了起來,展開了身法,沖出了黑鴉群的包圍,在這靜室之中游走起來,他的度極快,而那些烏鴉的數量雖然多,但是度其實與普通的烏鴉沒有什么兩樣,無論如何也跟不上他的度,只能在這靜室之中追著黑須老者,于是說,在這靜室之中便出現了奇異的一幕,一名黑須老者陰沉著臉,身上的錦袍已經變的破破爛爛的,露出了一身白肉,身上有著道道的血痕,正是剛才被這些烏鴉的利爪和尖喙所傷,只是這些烏鴉雖然詭異至極,但是攻擊力似乎并不是很強,因此沒有造成致命的傷害,但即使如此,那名老者也丟盡了臉面,眼睛的余光時不時的瞟向王通,帶著不善之色。

    “娘的老不死的,看我做什么,嫌煩死的不夠快嗎?!”

    感受到對方目光之中的寒意,王通心中暗罵起來。

    (三七中文 www.37zw.com)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