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界獨尊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青木之精
    碧眼金雕的巢穴他知道,這種荒獸以飛行和速度見長,所以他們的巢穴都是建在高高的懸崖峭壁之上,不要說是人,便是普通的飛鳥,甚至以飛行見長的鷹隼都很難飛上去,更不要說是人了。

    就算是修成了罡氣的罡煞天強者,能夠借助罡氣飛行,也不見得就能夠比得上天生會飛的鷹隼,能夠飛到那么高的地方,對于罡煞天之下的武者而言,想要上到碧眼金雕的巢穴之中,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這是其一,其二,碧眼金雕的巢穴也就是比較高,比較險要而已,從來沒有聽說過碧眼金雕的巢穴之中會有什么極品靈材的。

    最要命的事情在于,碧眼金雕是荒獸,他們的巢穴都在荒獸的領地之中,以他現在的實力,進入獸域,只有死路一條,沒有第二種可能。

    看到王通面上露出的古怪之色,程嘯風笑道,“你不用擔心,這只碧眼金雕的巢穴并不在獸域,而是在烏拉爾山中,那里雖然靠近獸域,但還有一定的距離。”

    “烏拉爾山?!”王通知道這處山脈,事實上,烏拉爾山與鷹揚山脈是相聯的,只是一個在中原的正北方,一個偏西一點,相比于鷹揚山脈,烏拉爾山更加的偏僻一點,因為那里的氣候非常的惡劣,根本就不適合生靈的生存,除了極少數屬性特殊的荒獸之外,根本就不會有什么生靈。

    “碧眼金雕的巢穴很高,深入云層之中,并不受氣候的威脅。”程嘯風解釋道,“因為我修煉的功法特殊,需要的地煞之氣只能在烏拉爾山脈中尋找,所以無意之中發現了那一處巢穴。”

    “然后呢?!”王通問道。

    一般的武者,就算是發現了碧眼金雕的巢穴也不會在意,因為碧眼金雕本身就不好對付,成年的碧眼金雕就擁有罡煞天的實力,再加上荒獸本身遠超于通人族的**天賦,和強大的飛行技巧,除非是凝成玄光的罡煞天巔峰的武者,否則的話,不可能在它們的身上占到便宜,再加上本身這東西也沒有什么油水,自然不會去招惹那個麻煩。

    而程嘯風如此在意他發現的這只碧眼金雕,顯然是另有發現。

    “那一次非常的湊巧,我發現金雕之時,它正與一頭巨蛇搏殺,你也知道,蛇雕乃是天生的對頭,一旦遇上便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那又怎么樣。”王通愈發的不解起來,蛇雕相搏這種事情常有,經常見到,只是這一次相搏的對象等級較高而已,并沒有什么值得多言的地方。

    “那蛇盤踞在一段青木之精上。”

    “什么?!”王通猛的一愣,眼中精光大放。

    青木之精,乃是絕頂的靈材,不過與藥類靈材不同,這玩意兒不是吃的,那是用來煉制法寶的靈材。

    用青木之精煉制出來的法寶可辟百毒,可測百毒,同時長時間佩戴在身上,可以延年益壽,可增壽元,這才最讓人瘋狂的地方。

    世上最值錢的是什么,不是靈丹,不是法寶,不是金錢,是壽命,是人命,自古以來,越是強者,就越惜命,像青木之精這樣的東西,一旦出世,必然會引起一陣腥風血雨。

    “怪不得你來找我,看來你對其他人不信任啊!”

    “不不不,不是信任他們,而是他們太麻煩了。”程嘯風道,“那段青木之精并不多,叫的人太多的話,可不夠分啊,只是對付一只碧眼金雕而已,以我的力量還是能夠辦到的,你要做的只是在我引開那只畜生的時候,進入它的巢穴將東西拿出來便行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些家伙雖然也能做到,但是他們的要價會很高,但是我不一樣,你只需要隨便給我一塊,就能把我打發了,是不是?”王通語氣不善的道。

    “不不不,我的朋友,你要明白一點,我們之前楸交易一向是公平的交易,一塊交易的收獲,要看出力多少,我引開碧眼金雕,說不定還要和它做上一場,出的力量肯定比你要多的多,情報又是我的,自然要拿大頭,除非你有信心能夠引開碧眼金雕,并且在必要的時候把它纏住,那樣的話,你分大頭我沒有意見。”

    這下子,王通算是徹底的明白了,要完成這件事情,需要有兩個步驟,第一個步驟是登上巢穴,第二個步驟是引開金雕并且纏住他。

    這兩步程嘯風都能做到,但是無法同時完成,所以需要一個幫手,而這個幫手只需要有足夠的輕功登上巢穴便行了,不需要有太大的戰力,而在幻影盜中,修為弱的,沒有這個輕功,有這個輕功的,同樣亦有不弱于他的戰力,同樣也能纏住碧眼金雕,為了多得一份,兩人會產生矛盾,即使他們合作過,但是面對這樣重大的利益,肯定會有一番交鋒,對程嘯風而言,是一個極大的麻煩,倒不如來找王通這個初出茅廬的家伙,有足夠的輕功,但是卻沒有實力與碧眼金雕糾纏,這樣一來,在分配上,便不會有太大的爭議,畢竟多勞多得嘛,這也是幻影盜的交易原則。

    整個計劃對他而言,其實并沒有什么損失,他的任務也很輕松,只需要登上那座峭壁就行了。

    “青木之精值得我走上這一趟。”王通略一沉吟,接受了程嘯風的邀請,“什么時候動身?”

    “越快越好。”程嘯風道,“我有任務在身,不能在西關久留,武威城還有一些事情需要我處理,一個月之后出發,怎么樣?”

    “可以,一個月之后,我會到武威城。”

    程嘯風終于笑了,走到王通身前,伸出手道,“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兩只手掌重重的擊在一處。

    ……………………………………

    ………………

    一個月后,武威城

    相比于白沙王都和西關城,Δ威城明顯要高大很大,黑色的城墻足有百余丈高,城墻之上染滿了斑駁的血跡,這些,都是歷年來抗擊獸潮所留下來的痕跡,武威城,是北地直面獸域的一座雄城,武威伯鎮守多年,遭遇了數次獸潮,每一次都成功的將來猛的荒獸擊退,威名赫赫。

    走入武威城,王通明顯的感覺到這城中比起其他的地方來,多了幾分肅殺的氣息,路面上行走的武者比他曾經到過的任何一個地方都要多,而身著重甲在路上巡邏的武士比起白沙王都,甚至塞北三城來,都多了幾分鐵血的意味,顯然都是與荒獸戰斗過,見過血的武者,與他們想比,白沙王都那些由貴族武者手下組成的衛隊,簡直連童子軍都不如。

    不過,這些武士對于人類的盤查并不嚴,他們的對手是荒獸,并不人類。

    武威城還有一個與其他地方明顯不同的,就是這里的靈獸特別多,不談那些時不時的騎著古怪的靈獸在路上走過的高階武者,便是巡邏的武士的首領屁股底下,都不是普通的馬匹,而是一匹匹類靈獸。

    什么叫類靈獸,就是被人類馴服的靈獸的后裔,相比于正宗的靈獸,他們的血統或許有些稀薄,但是相比于普通的野獸而言,它們要強太多了,無論是在靈性上,還是在實力上,都不是普通的野獸所能夠比擬的。

    “看來這武威城的馴獸技術,要比其他的地方強許多啊。”看著路上一匹匹,明顯比普通的馬要高出一個頭,甚至兩個頭的東西,王通心中暗暗的想道。

    此時的他并沒有以真面目示人,身材高瘦,面容枯干,周身散逸著武者特有氣勢,這種樣子放到白沙王都一定會引起別人的注意,但這里是武威城,直面獸域的第一線,每天都有無數的武者來到這里獵殺荒獸,尋找機會,他這種模樣,并不會引起特別的關注。

    “程嘯風好歹也是這里的禁衛統領,還有子爵的爵位,這鬼地方怎么這么寒酸?”

    入城之后王通并沒有耽擱時間,按照程嘯風所言的地址一路過來,走入眼前一片低矮的平房之中,不由皺起了眉頭,這里明顯就是貧民窟嘛,程嘯風一個堂堂的禁衛軍統領竟然住在這種地方,王通感到心頭一片茫然。

    “小子,你來了啊。”

    來到目的地,推門進入一個四面漏風的小木屋,王通看到了一個大胖子,身上套著一身麻布的衣服,腰間束著一根麻繩,上頭挺著一根短棍,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剛剛從窮鄉僻壤來到武威城打拼的低級武者,在武威城,這樣的武者遍地都是,修為不到先天,沒有足夠的傳承,無法在家鄉獲得爵位,又不想為那些貴族武者賣命,許多武士便選擇到武威城這樣的地方來尋找機會,因為這里與獸域接攘,雖然也有許多的緩沖帶,但是經常會有低級的荒獸到城市周圍騷擾平民村莊,武威城的武者定期都會出城清掃,不過武威城的武者數量有限,而且每一個強大的武者都身付著抗擊高階荒獸的任務,一些低階的荒獸出現,也不便出手,而且荒獸都是成群結隊的,在數量上人族也處于劣勢,所以,像武威城這樣的勢力,非常歡迎這些低階的武者到來,經常會發布一些任務,讓這些低階武者出去掃蕩低階荒獸,而給出的獎勵多種多樣,其中不乏能夠讓低階武者晉級的丹藥與功法,許多低階武者就是通過這樣的方式獲得了晉升的機會,回到家鄉搏取了相應的爵位,甚至有一些先天以上的武者也會來這里尋找機會,對于先天以上的武者,武威城同樣會給出一些難度較高的任務,雖然付出了不少,但是靠著大量的武者的努力,武威城成功的保存了有生力量,同時也為未來的發展,積蓄了足夠的新血。

    “程嘯風?!”

    看著眼前的這個低階武者,王通有些遲疑的道,事實上,他有末法之眼在身,一眼便看出了程嘯風的真實身份,雖然面容與身形改變了,但是他的氣息想要改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是我。”程嘯風點了點頭,一雙招風大耳晃來晃去,顯得十分的滑稽,“叫我程二吧,這是我在武威城的另外一個身份。”

    “好吧,程二。”王通撇了撇嘴,“我是不是也要一個其他的身份呢?”

    “看來你修煉了一種特殊的煉體法門。”程嘯風上下的打量了王通一番,但無論怎么看,也無法從他的身上看出有一絲之前王通的痕跡,如果不是從看過從塞北三城那里傳來的影象資料,他甚至都無法確定眼前的這個瘦瘦高高的漢子便是王通。

    “你不是也一樣。”王通笑笑道,“做這種事情,沒個身份掩飾,怎么行呢,以后就叫我石之軒吧。”

    “石之軒?”程嘯風疑惑起來,“一個假名字而已,何必取的這么文雅呢?”

    “假名字而已,也沒有必要那么簡單吧?”王通回擊道。

    “好了好了,不說了,我剛剛接了一個任務,為了等你,已經遲了兩天了。”

    “任務?!”

    “不錯,任務。”看到王通迷惑不解的表情,他解釋道,“武威城對外來的武者管制的確是很輕,但也不能頻繁的進出武威城,畢竟武者之中也有一些敗類,所以一般而言,進入城中的武者要出城,都會接受一兩個任務,這樣才不會引起懷疑。”

    “那我呢,也要去接任務嗎?”

    “不,你和我在一起,便是一個隊伍,不需要單獨去接,不過,如果你以后有在武威城混的想法,最好去府衙那邊混個臉熟,讓那邊熟悉你的資料,否則的話,時間長了,會引起懷疑的。”

    “我可沒打算在這地方多呆。”王通笑了笑,開玩笑,武威城與獸域接壤,是大陸之上戰爭最為頻繁之地,他只是一個小小的先天而已,即使能夠在這里定居,最后也一定是被當成炮灰送上戰場,沒有鑄就靈根之前,他絕不會呆在這么危險的地方。

    “好吧,看你這個樣子也不會在這里久留,出發吧,我的時間比較緊。”

    [三七中文手機版 m.37zw.com]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