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界獨尊 > 正文 第532章 坐困愁城
    “這天下,當真是亂了!”

    紅水鎮,王家

    時值深秋,王通靜靜的坐在一片雅致的院落之中,閑看花落,清茶一杯,一副閑適的模樣。≧,

    王單與王洪兩人站在他的跟前,沉默不語。

    天下亂了!

    沒有人想到會亂的這么快,也沒有人想到這一次的亂子會這么大。

    自那日六扇門總部之會后,天下王朝世家一齊發動了對太平天的打擊、圍剿,看起來氣勢十足,但是沒有人想到太平天的潛勢力會那么大,而且早已經幫好了準備,有幾處地方竟然是太天平先發動了動亂,圍困城池,剿殺州府,數個沒有準備的中型世家和宗門一舉被滅,功法被分,資源被掠。

    最要命的是,到了第二日,太平天便打明了旗幟,人人如龍,人人如君子,分功法,均資源的口號被打了出來,再加上太平天所表現出來的強大實力,立刻吸引了一大批前路無著的散修們投靠。

    一時之間,整個天下烽煙滾滾,除了有限的幾個超級大宗門和王朝之外,其他的地方全都亂了。

    寶月國也亂了,寶月國王城已經被圍了十天,完全靠著武宗白承天支撐,方才沒有陷落,而城外的散修越積越多,實力越來越強,一個個的都想著打破王城,均分功法。

    王家的封地之中,也亂了起來,不少散修想要趁火打劫,破了王家,可惜,王家的實力遠遠超乎他們的想象,六扇門對王通這位神捕顯然非常的看重,竟然派了三名武宗出來鎮壓,實力甚至比寶月國王城還要強大,幾次鎩羽之后,散修們也被殺怕了,必改弦易幟,全都沖著寶月國去了,王家所受的壓力反而小了。

    而這種事情造成的結果是顯而易見的,大量的難民開始涌入了王家的封地之中,一直以來困擾著王家的人手問題在第一時間得到了解決,不過因為人數太多,安排起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這段日子王單與王洪兩人忙里忙外,全都瘦了一圈。

    “二叔,我早就跟你說過了,有些事情不需要您老人家親力親為的。”

    看著王單削瘦的模樣,王通顯得很是無奈,“這要是累出個好歹來,別人又要說我了。”

    “這有什么,我作夢也沒有想到王家竟然會有今天這樣的局面,不要說累一點,就算是累死了,我也愿意啊!!”王單面上現出興奮的紅光,有些激動的道。

    面對這個以家族為己任的老人,不,準確的說應該是中年男子,王通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勸說了,只得苦笑問道,“玉天怎么樣,最近還好吧?”

    “哼,不要提這個不爭氣的東西,讓他好好的練武他不肯,整天到晚想著做生意,要不是只有這一個兒子,我早把他的腿打斷了。”

    “算了,玉天志不在此,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王通搖頭道,“反正他已經成婚了,聽說弟妹有喜了,恭喜二叔了。”

    “呵呵……”提到這件事情,王單也是笑顏逐開,王玉天是他的兒子,只是王家竄起太快了,這王玉天從小便耳濡目染的都是商業上的事情,對于武事雖然有些向往,可是練了幾天之后,覺得太苦,吃不了這個苦,便直接放棄,這讓王單很不開心,也覺得很沒有面子,所以只能將希望寄托在第三代身上,好在他的兒媳婦很爭氣,剛成婚不久,便傳出了喜訊,又經醫師診斷,是個男胎,自然而然便將心思放到了這個未出生的孫子身上,對兒子管的也沒那么嚴了,由著他去折騰。

    “青平府又來人了?”又與王單聊了幾句,王通將目光轉到了王洪的身上。

    “是的,王城已經快要撐不住了,今天已經收到了三次加急的求援信。”說到這件事情,王洪和王單都不由自主的挺了挺身子,露出與有榮蔫的模樣。

    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放到七八年前,誰又能想到高高在上的寶月國王室竟然會向他們王朵眼王家求援呢?

    那可是王室啊!

    擁有鎮國武宗的王室啊!

    如今卻低聲下氣的向王家求援,求援信上的口氣越來越謙卑,現在已經將自己擺到了屬下的位置上了,這不由讓他們產生了一些更加興奮的想法。

    “別想的太多了,王家現在看起來繁華似錦,烈火烹油,但是底蘊太薄了,撐不起那么大的場面。”王通掃了兩人一眼,直接給他們潑了冷水,“這件事情得從長計議,沒有五十年的時間,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

    “是!”兩人打了個寒戰,齊聲道。

    “不過,趁現在的機會和王室加深一下交情也不是不可以。”

    “難道真的要去救?”

    王單一聽王通話中的意思,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頭。

    現在天下大亂,即使他這個與武林牽扯不深的也知道如今這渾水亂趟不得,王家因為王通神通廣大之故,直接找了三名武宗來鎮場子,實力堪比五品世家,寶月國又是小國,所以太平天暫時對王家沒有什么辦法,但這也僅僅是自保而已,若是王通去趟青平府那檔子渾水,真的把太平天和散修們惹急了,圍攻青平府的武者們掉轉矛頭跑來王家,那王家可就真的吃緊了,要知道,現在王家完全靠王通撐著,便是武師也沒有幾位,可是被人瞅著空子,把王家的子弟殺個精光,那可就什么都沒有了。

    “有所為,有所不為,有幾位總捕在王家,暫時還出不了什么事情,現在王家在名義上還是歸屬于寶月國的,現在不去救的話,容易落人話柄。”

    “好吧,這種事情,你自己拿主意就好,不過沖天,還是那句話,如今王家離不開你,若是事不可為,就不必逞能了。”

    “我明白!”王通笑了笑,今時今日,恐怕也就是這位名義上的二叔有膽子在自己面前說這番話了,若是讓他知道自己這個侄兒是假冒的,也不知道他會怎么想。

    他去青平府,自然不是為了義氣,也不是為了責任,而是看到了其中的一個機會。

    如今天下大亂,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太平天與高門大閥之間的爭斗,但是在這亂中,還是有不少人想著趁火打劫的,比如說邪神黨徒。

    面對這樣的重大的事情,他不可能不動用六爻神算,而通過六爻神算,他已經清楚的看到在這一次圍攻寶月國的爭斗之中,有不少的邪神黨徒混到了散修之中,這些邪神黨徒和散修不是一路人,他們的目的也很簡單,掠奪而已。

    輪回者穿梭各個世界,最大的任務就是掠奪,掠奪功法,掠奪資源,掠奪神通,而最終的目的就是掠奪氣運。

    每一個世界的氣運都是有限的,氣運這個東西與一個世界之中的資源有著極大的關系,當屬于這個世界的資源被掠奪之后,那么氣運也會隨之慢慢的消散,最終,當氣運下降到一定的程度之后,便會被輪回者們背后的大能們掌控,這才是輪回者們各種任務的真正目的,當然,這種隱秘的事情,一般的輪回者們是不可能知道的,即使是高級的輪回者也知道的很少,但是王通卻知道,當他得知了輪回者的事情,當他了解了諸天輪回之地的存在之后,這些信息便如期的出現在他的腦子里面,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盡管他對于自己輪回轉世的事情越來越好奇,但他還是強行將這一股好奇的心思壓制了下去了,靜靜的等待著一個時機。

    但是對他而言,因為身具那種吞噬輪回者經驗與記憶的能力,每一個輪回者對他而言都是補品,更何況,他們身上還隱藏著進入諸天輪回之地的秘密,他當然不會放過他們,不過他對邪神黨徒亦是非常的顧忌,不敢做的太過明顯,如今天下大亂,他又接到了青平府的求援信,如今明目張膽的擊殺邪神黨徒的機會他又怎么會放過呢。

    “邪神黨徒,輪回者,算你們倒霉吧,我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這一次,只要殺掉一個邪神黨徒,便能夠搞清楚你們的秘密了。”感受著自己心臟產生的那種奇異的跳動,王通露出了一絲古怪的笑容。

    ………………………………

    ………………

    寶月國,青平府

    殺聲震天

    偌大的青平府已經被大量的散修外三層里三層圍了個水泄不能。

    白虎生站在城頭,看著不斷沖擊著城池的散修們,面色有些發白,這已經是第十天了。

    誰也沒有想到這些散修竟然會如此的大膽,如今的瘋狂。

    寶月國只是一個小國,事先只是隱隱的知道太平天的事情,甚至都沒有人有資格去參加六扇門總部的那一次會議,直到太平天行動半天之后,他們方才收到圍剿太平天的消息,但是那個時候已經太晚了,太平天聯合散修們已經攻破了七郡,將七郡的資源全部據為己有,又在一天之后,對青平府形成了合圍,最要命的是,對方竟然還有一名武宗坐鎮,對上了白承天,讓寶月國王室無計可施,只能坐困愁城。

    “該死,這幫該死的散修,要是早知如此,早就該殺光他們。”他心中恨恨的想道,目光卻已經投向了北方,那里,正是寶月國如今惟一幸存的上水郡,王家的土地,赤云山脈。

    “也不知道,那位王神捕會不會前來救援!!”

    他心中暗自嘆道。

    [三七中文手機版 m.37zw.com]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