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界獨尊 > 正文 第492章 殘篇
    這是耍人嘛!!

    不對,這是害人嘛!

    像一些前后不銜接,明顯看起來就不一樣的功法也沒什么,就算是最后被翻譯出來也不會出什么事情,沒有傻瓜會嘗試這種明顯有問題的東西,但另外一些則完全不是這樣,有一些文字上下看起來銜接的很呢,前一句講的是真氣在體內的運轉方向,后面一句也是一樣,而且看起來很深奧的樣子,可是,可是,他們不是一篇哪……

    這種東西的迷惑性很強,不注意分辨的話,根本就區分不開,到時候人家照著這套路來的話,會死人的!

    太上鎮魂篇,亦是如此。△¢,

    但這太上鎮魂篇屬于所有殘篇之中最為詭異的一篇,這篇經文通篇講的都是鎮壓神魂的手段,上下銜接竟然也很連貫,竟然拼成了一整篇看起來非常玄妙的鎮魂功法。

    如果不是王通懂得第二元神分化之法和道心種魔**的話,恐怕也會著了道。

    是的,他從太上鎮魂篇中至少看到十九處第二元神分化的法門,這些法門,都是修煉玄牝珠的功法,可問題是,這十九處不但沒有連在一起,而且次序也是顛倒的,你當這是九陰真經啊,逆練也會成功?

    可就算是九陰真經,逆練成功也會瘋掉的啊!更何況這東西上下接的經文都有問題,一句第二元神中鎮壓神魂的句子下頭接著道心種魔**中收斂心神的句子,這明顯是有著險惡的用心的嘛!

    所以,看了半天之后,王通便已經徹底的放棄了。

    這些害人的東西,還是少看為妙。

    他知道這是害人的東西,但是別人不知道啊!

    看著周圍的人一副專心致志,極為用心的模樣,王通亦是非常的無奈。

    這種東西還不好提醒,他甚至都不敢打擾這些人,只能做出一副同樣專心的模樣,以免引起別人的懷疑。

    “這東西究竟是誰弄了來的?用心未免也太過險惡了吧?”

    看著看著,王通心中產生了許多的疑問,在疑問的同時,對于苦道人的下場已經看的清楚了。

    苦道人是死定了,就算能夠逃出去,但是得到這篇經文并且加以修煉的話,也一定不會有好結果。

    “咦?這經文有點意思!”

    一邊思索,一邊裝作重視的模樣,石碑之上的畫面再次刷新,太上鎮魂篇不見了,出現了一篇王通同樣極為熟悉的經文。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這是第一句話,第二句話是,“北冥為魚,其名為鯤……”

    第三句話是“致虛極,守靜篤。萬物并作,吾以觀其復……”

    看著看著,王通心中的疑惑又起。

    “就算是想要害人,把這么多經文搜集在一處,那得花多少功夫啊?這倒像是有人將自己搜集起一的東西并在一處,留存于后世的,難道他不是想要害人,而是想要將這些東西留存下來嗎?”

    這是一個突然在他腦海之中閃現的念頭,一閃即逝,但還是被王通抓住了。

    “繼絕世,興絕學!”

    六個字開始在他的腦海之中流轉。

    “仙界破碎,傳承斷絕,或許這是當年仙界幸存下來的仙人,為了保住仙界的一些絕學,所以刻下了這個碑文,只是或許當時他已經快要死了,又或者是腦子里頭混亂,所以才會像這般東一榔頭西一棒的,搞出了這個東西,也有這個可能,不過,那又怎么樣呢?或許在仙界尚存的時候,那些上古的仙人們能夠將這些東西整理出來,但是現在嘛,那就是害人的毒藥啊!!!”

    細想想,這也不是沒有道理,這些經文雖然混亂,但也不是沒有規律可循,這太上鎮魂篇便是一個例子,通篇都是殘篇,但所有的字句講的都是與神魂有關,甚至有的時候,一兩句話,一兩句要訣,對王通這樣一個精通神魂手段的武者而言都有極大的用處,念頭這么一轉,王通突然意識到,或許這東西對自己并不是沒有幫助,將來在修煉之上遇到什么不懂的,不解的東西,或許在這些殘篇之中能夠尋得一兩個字句,解決自己的困難。

    念頭轉到這里,他頓時便改變了主意,開始記憶起這上頭的經文來了。

    當然,這同樣是記憶,并沒有用心去揣摩其中的道理,最重要的是,他是按照句子來記的,從不指望上下能夠連貫起來,以免混淆自己的思想。

    就這樣,所有來探索遺跡的武者都沉默著,用眼睛盯著那石碑上看,完全沒有其他遺跡出世時發生的慘烈爭斗,尸橫遍野的景象。

    可以說,這一次遺跡出世是最為和平安寧的。

    想來這些武者都覺得要是其他所有的遺跡出世和這一次的一樣就好了。

    可是王通卻清楚的緊,這一次遺跡出世之后,未來影響之慘烈,絕對勝過歷次遺跡出世產生的混亂之和,甚至還要大上許多倍。

    或許,一些強大的宗門,擁有著深厚的底蘊,在翻譯這些石碑的時候能夠看出一些不妥來,但是絕不會像自己這般看的清楚,而且就算是看的清楚,最后也會如自己這般的陷進去,無他,武者本性而已。

    石碑上的畫面又經過幾次刷新之后,光華徹底的消失了,就那么靜靜的聳立在那里,仿佛一尊沉默的巨人一般。

    而在場所有的武者,亦沒有任何的動作,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穩定著自己的記憶,力求將剛才看到的一切畫面牢牢的記住,不會遺忘。

    一陣清風拂過石碑,大量的黑色粉末飄起,山上本就風大,石碑在山風的吹拂之下,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小,半個時辰不到的時間,便消失不見,仿佛從來沒有存在過一般,只余下一片狼藉的山脈。

    眾人久久無語,過了一會兒,終于有一道身影急速的掠起,消失在群山之間。

    這道身影似乎是一個信號,大量的武者開始離開,不過短短的幾息時間,人已經走了在大半,蘇起等人同樣如此,在稍稍的穩定了自己的記憶之后,開始迅速離開,仿佛忘記了這一次的行動一般。

    而據王通估計,今天晚上,宜安城的紙筆鋪子必然是脫銷的。

    “怪不得我看到的畫面,爭斗是發生在宜安城,原來如此。”

    看到這個情形,王通心中最后一絲疑惑也被解開了。

    而在此之后,他最為疑惑的便是,為什么最后的戰斗會發生在宜安城,現在徹底的明白了過來,敢情這些武者大部分都回到了宜安城,尋找工具記錄起自己記憶過的各種殘篇經文了。

    默默的跟在其他幾人的后面,回到了住處,關上了門,細細的回想了一番自己看過的殘篇,王通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

    和別人不一樣,別人只能夠認識石碑上極小一部分的字句,純粹以自己的記憶力記住了上頭的一些文字的形態,所以記的很吃力,他不一樣,他認得上頭的字,再加上他那強大無比的記憶力,記起來非常的輕松,根本就不需要紙筆,那些經文的內容已經完全貫入了他的腦海之中。

    不過他并沒有在這方面我糾結,因為到目前為止,他的修煉還沒有遇到什么疑問。

    “也就是說,在遺跡那個鬼地方沒有碰到苦道人,事實上就算是碰到了,在那樣的情況下,一個個的都顧著記憶石碑上的經文了,誰也不會愿意動手,所以才會在宜安城動手的,而且很有可能是苦道人那邊很發動的。”

    六爻神算只是讓他看到了戰斗時的畫面,他并沒有看清楚爭斗的起因,由于先入為主的觀念,他還以為是六扇門發動的攻擊,現在看不不是了,應該是苦道人方面率先發動的。

    想想也不是沒有道理,六扇門已經擺明了車馬對付苦道人了,還把苦道人的目的都掀了出來,身為十大兇人之一的苦道人,若是沒有一丁點的回擊手段,肯定是不現實的,而這一次遺跡出現的方式了真相顯然已經打亂了六扇門的計劃,六名六扇門的武宗,包括為首的蘇起和司馬中原在內,都已經沒有尋找苦道人的心思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苦道人突然出手,以有心算無心,方才能夠將他們算的準準的,從而讓六扇門的武宗陷入苦斗。

    最重要的一點在于,六扇門雖然強勢,但是結下的仇家同樣也是遍布天下,有這樣的機會,有些人未嘗沒有給六扇門一個狠狠教訓的心思,直接出手對付六扇門不行,但是借苦道人之后,扇上六扇門一個耳光,讓六扇門丟個大面子,損失幾個武宗,還是能夠做到的。

    別人不說,想來便是大商王朝的朝廷也不會太過介意這樣的事情。

    王通手心一翻,掌心又多了六枚銅錢,正待施展六爻神算的時候,神色突然一變,右手一合,將手中的六枚銅錢緊緊的握在手中,目光卻是朝著窗外望去。

    一縷極凜冽的殺氣突然之是暴起,寒光劃破黑夜,直取王通的眉心。

    “來的好!”王通咧嘴一笑,一拳擊出,天地之間,一片灼熱。

    [三七中文手機版 m.37zw.com]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