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界獨尊 > 正文 第491章 石碑
    在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世界里,蘇起能從一介小小的捕快成長為神捕,靠的可不僅僅是實力,還有他那八方玲瓏的手腕和謹慎的性格。37zw≥≧

    是的,謹慎。

    在六扇門的幾名神捕之中,蘇起一般以謹慎聞名,正是因為這種謹慎,他才避過了數次殺劫,最終登上了六扇門最高的那幾個位置之一。

    現在的宜安城,非常的復雜,他們的任務也是極為的艱巨,雖然之前已經有了完整的計劃,但是誰也不知道在諸方強者的干涉之下,他們的計劃能夠順利的實施,所以在這個時候,在參與此次遺跡出世的最強者們的面前,再次重申了自己的立場,再加上身后的六扇門為他們背書,足以為自己成功完成任務買個保險。

    事實也正如他的預料的那般,在他說出了這番話之后,六扇門受到的關注的確是降到了最低,雖然有些武宗還在暗中觀察他們,但是比起剛才那種眾矢之的的感覺,明顯要輕松了許多。

    鷹眼司馬中原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他以鷹眼聞名,精神力比起在場的其他人更加的敏銳,所以他剛才感受到的壓力最大,如今壓力消解之下,他整個人都輕松了起來,朝著蘇起點了點頭,開始全力的關注起山中的遺跡來。

    此時,隨著時間的推移,地面的震動已經完全消失失,漫天的煙塵雖然沒有落下,但也終于平靜了下來,整個天地仿佛都被一股蒙蒙的黃煙籠罩,黑塔之上散出來的那一種震懾人心的威勢也漸漸的消失了,或者說,全部收斂了起來。

    望向那聳立入云的黑塔,巨大的壓力開始消失,但是一種油然而生的敬畏之情卻又出現了。

    嗖嗖嗖嗖嗖——

    一連竄的衣袂帶風之聲一閃而逝,六扇門七人很明顯的感覺到周圍或明或暗的武宗,都開始以最快的度沖向山中,而那兩名武圣所帶來的壓力也完全消失了。

    顯然,在壓迫力消失之后,他們終于開始進入遺跡了。

    司馬中原與蘇起兩人交換了個眼神,身形同時彈起,如離弦之箭一般沖向了山中,王通等人跟進,幾個起落之間,便消失不見。

    “這就是天地之威啊!”

    進入山中,無論是王通,還是其他人,看著山中碎石遍地,樹倒山搖,巨石亂鋪的景象,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一翻天崩地裂,事實上已經將整個山脈都掀了開來,原本這里非常的荒涼,有的只有因為干燥和水土流失而形成的一片片荒涼的溝渠、黃土和石頭,如今,黃土竟然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之前掩埋在地底深處的黑土和巨大的石頭,也沒有之前的枯干之感,那些黑土之中透著濃重的潮濕氣息,甚至還有許多地下的水源翻到了地面之上,形成了一片片不大的水潭,小湖,一片狼藉之下,已然大不一樣了。

    “或許過個幾年,這里就會變成魚米之香了!”

    “想的倒美,這一切只是天地崩裂的影響罷了,這里的天氣還是以干燥為主,讓太陽曬個幾年,這里又會恢復原來的樣子。”

    幾人小聲的交流著,慢慢的朝著黑塔靠近。

    在距離黑塔大約五里之外的地方,蘇起和司馬中原都停下了腳步,跟在后面的王通等人也停下了腳步。

    雖然除了王通之外,其他四名武宗望向那黑塔都露出了明顯的貪婪之色,可是,沒有一個人敢越雷池半步。

    這就是六扇門的戒律的威力。

    身為一名六扇門的成員,不管你的身份有多高,實力有多強,背景有多硬,在六扇門的戒律面前,都必須遵守,否則的話,必然會因為自己的愚蠢而付出慘重無比的代價。

    “這不是塔!”

    突然之間,蔡總捕驚呼了一聲,一臉懵逼的指著那巨大的黑塔叫道,“這是個石碑!!”

    “閉嘴!”

    不遠處,司馬中原厲喝一聲,打斷了他的話,目光卻死死的盯在石碑之上,眼中流露出迷醉之色。

    蔡總捕被呵斥了,并沒有表露出什么不滿之色,而是非常老實的閉上了嘴,一雙眼睛死死的盯在石碑之下,再不言語。

    其他人同樣如此。

    對于他們這些武宗而言,五里,并不是多么遙遠的距離,站在這開闊之處,目力所及,五里的距離足以讓他們將那黑色的“巨塔”看的清清楚楚。

    誠如蔡總捕所言,那并不是什么巨塔,而是一塊石碑,一塊巨大的石碑,甚至石碑上的字也是清清楚楚。

    每一個都有足球大小,字體極為古老,并非如今世上所留存的任何字體。

    但是有一些字體卻與現世的字體非常的相近,通過這些字體,凡是有一點見識的人都非常的清楚,這石碑之上,竟然是一篇篇的功法秘藉。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有人或近或遠,都站在自己能夠看清石碑上的字面的地方,目光死死的鎖在石碑之下,動自己強大的記憶力,盡一切可能,將石碑之上的字體記入腦海之中。

    這是強行的死記,因為大多數人都不完全認得上頭的字跡,只能以圖形來記憶,所以記的非常辛苦,在石碑的前方,倒著數十具的尸體,他們都是之前沖到這里來的低級武者,他們的死因也不是為了爭奪什么奇珍異寶,而是因為爭奪紙筆而死。

    所謂好記性不如爛筆頭,再好的記憶也不如將這上頭的字跡完整的紀錄下來那么容易。

    可惜,當時并不是人人都帶著紙筆的,因此稀少的紙筆引起了一番爭奪,這才有了幾十具尸體。

    當然,你說這里距離宜安城其實不太遠,不如再回去一趟取紙筆來怎么樣?

    事實也沒有那般的簡單,這塊黑色的石碑上的字跡并非是一成不變的,事實上,每隔一斷的時間,都會刷新一次,形成一篇新的篇章,天曉得這上頭的字跡還能刷新多少次,會不會過一會兒上頭的字就沒有了,所以沒有一個人愿意回頭這才形成了如今的局面。

    大家都在用腦子強行的記憶,有些人甚至當場咬破了自己的指指,在自己的衣衿之上奮筆疾書。

    這個法子的確好用,地面上還有幾十具剛死沒多久的尸體呢,衣衫管夠,血液管夠,問題只是,你寫下來之后,有沒有辦法保證最后還能夠保住。

    這也是一個問題,不過在場的眾人都管不了那么多了,一邊抬頭看碑,一邊奮筆疾書,搞的比書院的學生還要勤奮。

    當然,這些都是低級的武者們才玩的把戲,修為到了武宗的層次,就沒有必要這么做了。

    覺醒了精神力量,記憶力大增,石碑上的字跡雖然多,但是將他們記憶下來并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因此,在石碑的周圍,氣氛顯得異常的安靜,再也沒有打斗廝殺,再也沒有吵鬧喧嘩,所有人的目標都盯在了石碑之下,盡自己一切可能將石碑上不斷出現的字跡記憶,牢牢的印在自己的腦海深處,等待回去之后再慢慢的解析出來。

    “太上鎮魔篇!!”

    突然之間,石碑上的畫面再次一變,同樣是古老的字體,同樣是閃動著妖異的紋路,但王通卻非常清楚的認出了現在出現在石碑之上的這一篇,正是苦道人的目標,太上鎮魔篇。

    相對于其他人而言,王通很意外的現,這石碑上出現的字跡他竟然大多數都認得,不僅認得,還知道這些文字是上古的鳥形篆文,是流傳于上古時代諸天輪回之地的文字。

    不說別的,光是這一點便讓他大吃一驚。

    “這是上古仙界的鳥形篆紋,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不對,我怎么認得這種文字的?”

    相比于石碑之上文字的內容,他對于自己腦海之中冒出來的文字記憶更加的震驚。

    因為這上面文字的內容自己雖然認得,但是價值并不大,這上頭的內容大多數都是殘缺的。

    其他人不認得這些文字,通過幾個與現世相通的文字判斷出這石碑上出現的字跡都是高深的功法,但是認得這些文字的王通,在看了幾篇之后,卻清楚的知道,這上頭都是殘缺的功法。

    有些功法只有幾句,便斷掉了,后一句與前一句完全對應不上。

    比如說前一句說的是功法在體內運轉的法門,似乎是用來提升出手攻擊的威力,但后面一句接上來的一句卻畫見突變,變成了調息的手段。

    這還不是最夸張的,最夸張的,前面一句明明講的是如何提煉天地之間的火行元氣,后面一句就變成了水行元氣的運轉法門,根本就是南轅北轍完全沒有系統性,根本就對應不上,

    現在出現的這一刻太上鎮魂篇亦是如此,亂七八糟,并不完整,若是照著這上頭的練法,肯定會走火入魔死的不能再死了。

    之前王通在六爻神算中亦看到類似的畫面,但是關于石碑的畫面并不清楚,所以他在來之前,還抱著極大的希望,對他而言,這一次的任務是其次,重要的就是這石碑上的一篇篇功法,但是如今,卻是失望無比,十幾篇看下來,他徹底的死了心。

    原本的一腔熱情也化為了烏有。

    “娘的,這究竟是哪個王八蛋搞出來的東西,就是為了戲耍別人嗎?!”

    看著周圍所有人都一副拼命記憶的模樣,他心中開始暗罵了起來。

    [三七中文手機版 m.37zw.com]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