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界獨尊 > 正文 第十六章 氣訣之妙 自立門戶
    氣訣,曾經的天庭之主帝蒼所創的修法門,目的是為了融合各家所長,統一修煉的道路,最終,他失敗了,但是氣訣成功了,帝蒼的失敗在于,他統一了一個基礎,不同的法門在修煉初期都能統一起來,并且擁有了一個標準,但是當修為達到一個高度之后,便會再次分化,而氣訣所修煉出來的真氣也會隨著分化之后的道路,深化為不同的能量,說白了,氣訣最大的作用便是設定了一個標準,任何一種法門都能夠按照這個標準來界定,但是僅僅只是界定而已。

    便如現在,王通修煉了氣訣,在天魔**的帶動之下,氣訣的修為一直竄到了先天第一境,隨后,氣訣真氣便分散了開來,融入到了他的天魔**之中,讓他的天魔真氣更加渾厚了一分,但也僅此而憶,氣訣的真氣并沒有幫他取得什么突破,也沒有提升他的真氣質量。

    對王通而言,似乎并沒有太大的作用,但是憑借著氣訣,王通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這個世界天地元氣的細節,進而更進一步的提升了他對于這個世界元氣的敏感度,從很大的程度上彌補了這個這個世界法則與他本體的格格不入。

    他并非這個世界的土著,進入這個世界之后,雖然能夠修煉,但是卻很難度劫,就如在蜀山界一般,還需要進入諸天輪回之地去度劫,可是如今氣訣卻解決了這個問題,將氣訣修煉的真氣融入天魔真氣,他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自身與這個世界的世界法則更加的契合了,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便與這個世界的土著沒有什么兩樣了,世界法則也會承認他的存在。

    “氣訣竟然有這般的妙用,早知道如此的話,在蜀山界便不需要這般的糾結了!”王通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眼中閃過一道異樣的光彩,“輪回之盤說過,氣訣沒什么了不起的,很容易得到,顯然是扯蛋,這門氣訣恐怕完全就是為輪回禁衛們設計的,所以他才會這么大方的交給我,該死的家伙,竟然不早告訴我。”

    “早告訴你也沒用,那個時候你也沒有在其他世界長期駐扎的跡象!”

    “輪回之盤?!”王通眼中閃過一絲詫異的目光來,“你不是說武神界的星主強大,不能隨意現身的嗎?怎么現在出現了?!”

    “輪回已經再啟!”輪回之盤的聲音變的有些飄渺起來,“九個最高等級的世界輪回已經貫通,新的時代即將到來,你是輪回禁衛,將要面臨更多的挑戰。”

    “輪回再啟?!”王通有些摸不著頭腦,“這跟我有什么關系?!”

    還有九個最高等級的世界,那是什么鬼?

    還沒有等到他再細問,大量的信息傳遞到了他的腦海之中,輪回之盤的隨后消聲匿跡,再無聲息。

    但是王通的面色變的越來越復雜,到了最后,終于罵了一句,“彼其娘之!”

    自仙界破碎,天庭墜落之后,諸天萬界的輪回便已經消泯了,死掉的家伙要么變成游魂漸漸的消失于天地之間,要么成為鬼修,要么就真的成為孤魂野鬼,在諸天萬界之中游蕩,期待著尋找到一具適合自己的軀殼,但是如今,輪回再啟,雖然只是九個最高等級的世界,但是越是這么高等級的世界,機會就越多,死掉的生靈重入輪回,低等級的生靈還好,高等級的生靈卻可以帶著記憶重新投胎,一世一世的修煉,只需要幾世的積累,便能夠快速的將自己的實力提升,昆墟界便是其中之一,可惜,他并沒有趕上好時候。

    當然,這并不是讓王通最為震驚的,輪回再啟這種事情,乃是肉食者謀之的事情,跟他這樣的凡塵一重天的小雜碎有個屁的關系。

    真正讓他驚心的乃是這輪回再啟之后,必然需要重立地府,這地府由誰掌控至關重要,這個時候,王通終于明白自己在六爻神算之中看到的那副畫面究竟是何意義了。

    六爻神算的來面很是殘缺,一閃而逝,惟一能夠讓王通記住的兩幅中有一幅便是一片無盡的幽暗空間,無數枯槁的陰魂在黑色的荒原之上漫無目的的前進著,另外一副畫面,便是一身帝袍的丑猴。

    之前他不知道這意味著什么,但是丑猴是他的死對頭,預測的畫面之中出現了丑猴,當然要能有多重視就有多重視了,但是百思不得其解的感覺很不好,現在好了,得知輪回重啟,那幽暗的空間與身著帝袍的丑猴,再聯系其他一些殘缺的畫面,一切都好解釋了,地府重立之后,丑猴得到了天大的好處,很有可能在地府之中得了一個閻羅的位置,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啊!

    若是不知道這些,萬一自己再受重創的時候,想要再像如今這般的穿越就不可能了,至少在自己氣訣大成,徹底煉化昆墟界的規則殘余之前,是不可能的,擁有昆墟界的烙印,死后不管是在哪個世界都不會成為孤魂野鬼,會被納入輪回之中,回歸地府,到那個時候,丑猴再在地府之中掌一殿閻羅之位,呵呵……

    想想看,那畫面就美的驚人啊!!

    “我看到的很有可能是未來將會發生的一幕,受到重創,遁入輪回,然后,就悲劇了……”王通默默的想道,“不過如今有了準備,想要把我弄到地府之中輪回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很多事情,只要心里有底,再可怕的事情也會變的平常起來。

    搞清楚自己心血潮來和六爻神算看到畫面的原由,他立刻感覺到自己渾身輕松了不少,心靈隨之澄凈起來。

    “輪回再啟什么的不需要去管他,反正我有氣訣,而且現在也沒有生命之危,從六爻神算的畫面來看,我將會面臨一場巨大的危險,那場危險甚至會打滅我的肉身,只余下魂體被納入輪回地府之中,這場危險應該不久就會到來,最長十年,因為只需要十年的時間,我便可以磨滅身上昆墟界的規則烙印,真正的成為元武界的土著,到時候便是真的肉身崩滅,也不至于會慘到被昆墟界的輪回之力拉扯進去,這樣一來,十年之內的大危機,嘿嘿,有了這么明確的目標,三個月之后再起一卦,未來應該會變的清晰起來了。”

    王通心中暗自琢磨,將一切前因后果理順,一時之間,只覺得一陣的神清氣爽,仿佛什么樣的煩惱都沒有一般。

    ……………………

    ……………………

    十日之后,王通終于徹底的恢復了過來,看到王通又恢復了生龍活虎的樣子,解芳小丫頭極為高興,纏在他的身旁問這問那,多是一些修煉上的問題,她雖然家學淵源,小小年紀,一身武功已經快要擠身于江湖一流水準,但也僅僅如此罷了,比起王通這樣混跡過數個世界,還有一個是最頂級的世界的老妖來講,還是遠遠不如的。

    往往王通一句話稍一點撥,便打開了解芳的思路,一些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經過王通的一番解釋,一下子變的順理成章起來,可以說,在與王通相處的這段日子里,是她的武學修為和見識增長最快的日子,快的連她自己都不敢相信,不過是幾個月的時間,她一個初入二流的小姑娘實力噌噌噌的往上升,現在已經快要突破到一流的水平,以這樣的速度,她甚至可以預測出,按照這個速度的話,恐怕不到三十歲,她便能夠晉入先天境界。

    先天啊!!!

    即使是解家全盛的時期,先天高手也不超過十個,個個都是家族之中的精英和高層,而在家庭遭受了滅頂之災后,先天高手只余下兩人,而家族中的傳承也斷絕了許多,而她所修煉的功法與二叔解風并不適合,與另外一名先天高手也格格不入,可以說,在家族遭災之后,她的先天之路基本上就已經斷絕了,想不到天無絕人之路,就在她最為絕望的時候,王通突然出現了,這個口花花的大叔據說是先天高手,雖然從來沒有出過手,不過他一次又一次看似無意的點撥都給了自己極大的幫助。

    所以解芳很喜歡跟在王通的身旁,而解風了解到如果不是王通直接拒絕好幾次的話,她恐怕早就已經拜師了。

    解風在發現了這一情況之后,也曾以此試探過王通,結果發現王通對于武學的了解之深,遠遠的超過了他的想象,甚至有幾次,他將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有意無意的提出來,王通只是隨口幾句,便解決了他的困擾,受益之大,讓他明白自己撿到了一個寶,所以對于解芳一直跟在王通的身前身后不但沒有阻止,反而非常的支持和鼓勵,而在王通“運功叉氣”之后,亦是非常的擔心,如今王通徹底的恢復過來,不但解芳大喜,便是解風也喜形于色。

    只是他的這種欣喜并沒有持續多久,因為更大的麻煩已經來了。

    這一日,王通正在解答解芳在修煉上的一些問題時,解風一臉憂色的走了過來,將解芳支了出去。

    “解兄,怎么了?”

    看到憂形于色,心思沉重的解風,王通目光微閃,笑問道,“誰給你臉色看了嗎?”

    “王兄,這一次恐怕有大麻煩了。”解風苦笑道,“我看你對我那侄女頗有不意,不若我將她許配給你,你和他一直遠走高飛吧!”

    “嗯?”王通心中一跳,目光灼灼的看著解風,他可不認為解風有如此的好心,言中或許心存試探之意。

    在王通的目光之下,解風有些尷尬,過了好一會兒方才道,“有人盯上芳兒了!”

    “誰?”王通的眼睛瞇了瞇,簡單的問道。

    “金陽宗的衛少甫。”

    “什么人?”

    “金陽宗二長老衛權的孫子,十八歲,實力不錯,上次見過芳兒一次便念念不忘,今日衛權請我過去,提出了聯姻的要求,開出了很好的條件。”

    “那為什么不答應呢?”

    解風一時語塞,心中暗罵,“要是沒有你的話,我早就答應了,你這廝一天到晚裝的是正經,現在還在這里裝!”

    嘴上卻說的義正言辭,“芳兒是我的侄女,我不可能為了金陽宗的好處就將她嫁出去,這和賣了她有什么區別,他的父母是為了救我而死的,我自然會好好的待她。”

    王通笑了笑,“如果不答應會有什么后果?”

    “不僅僅是金陽宗,還有紫陽宗的關海鳴在邊上幫腔,你也知道,我們解家和紫陽宗的關系,現在紫陽宗急需金陽宗的支持,而解家如今又是紫陽宗的附庸,如果不答應,不僅掃了金陽宗的面子,也會掃了紫陽宗的面子,到時候,恐怕無法在南昆城立足啊!”

    “這么說來,紫陽宗是支持這場聯姻的嘍?”

    “是的!”聽到王通繞來繞去,解風心中不由有些著急,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裝什么裝,搞的好像真的對芳兒沒有意思一般。

    “呵呵,如今三宗的名額之爭還沒有開始,金陽宗又面臨著枯木門的壓力,在這種時候,竟然還想著這樣的事情,對內部的支持者如此的施壓,看起來并非成事之人啊!”

    “嗯?”解風聽了王通的話,終于抬起頭,眼中流露出來迷茫之色,這話說的,話里有話啊……

    “你們解家與紫陽宗的確是有些牽連,所以才會來南昆城投靠,但是如今紫陽宗自身難保,又如此相逼,你身為解家的主事人,難道就沒有什么想法嗎?”

    “我?”解風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苦笑道,“我有想法又能怎么樣?實力不如人,沒有紫陽宗,恐怕解家現在已經被其他勢力給吞并了,沒有實力,一切都是枉然。”

    “你看的到是清楚,以紫陽宗和金陽宗的尿性,就他們那一點實力,你認為能夠斗的過枯木門?”

    解風似乎聽出了弦外之音,面色大變,“你的意思是,投靠枯木門?”

    “哼,以你們解家的實力,就算是投靠枯木門,也不會得到重視,更何況,這種事情在金陽宗能發生,在枯木門就不會發生了嗎?為了徹底的把你們解家拉過去,恐怕他們做的第一件事情也是聯姻,畢竟解芳如今是你們解家惟一的傳人,除非,你能再生出一個兒子來。”王通冷笑道。

    “那你究竟是什么意思?”聽到王通語帶諷刺,解風也有些不爽了。

    “自立吧,脫離紫陽宗,自立一門,爭奪那三個名額!”王通緩緩的道。

    [三七中文手機版 m.37zw.com]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