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界獨尊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試探
    百蠻山斗劍之期漸漸逼近,局面愈的微妙了起來在百蠻山下的延集鎮中,大量的正教修士云集,雪山派掌教凌洞虛更是新自到場押陣,揚方要剿滅陰風洞,為自己的弟子蘭輕侯報仇雪恨,除了凌洞虛之外,峨眉三仙中僅存的兩人魔手仙道元與鐵琴仙柳山全都到場,紫郢劍的執掌者6休,青索劍的執掌者齊雯,還有其他九名杰出的弟子也都到場,昆侖派青城派也都派了自家的弟子甚至地仙級別的長老到場,算起來,這一次正教光是地仙,包括凌洞虛在同便來了五名,分別是雪山掌教凌洞虛魔手仙道遠鐵琴仙柳山昆侖派知機子以及青城派的赤仙子,各派弟子之中,以峨眉最多,來了十一人,雪山派次之,八人,青城派與昆侖派各五人,另外還有武當派也派了三名弟子前來,洋洋灑灑的總共有三十七人之多。

    且不要小看這三十七人,以蜀山界的各方勢力而言,三十七人,已經足以組成一個極大的門派了,千年以降,正教還是第一次如此大規模的出動,為的還是一個小小的百蠻山陰風洞,哦不,現在應該是血魔宮的南疆分舵了,這一戰,不僅僅是為了報三年前的一箭之仇,最重要的是正教還想要借此機會重新立威,將聲勢拉上去,蓋壓血魔宮一頭。

    而除了這些正教人物之外,還有一些散仙也都跟了過來,名義上是看熱鬧,事實上卻是暗中為了正教掠陣,便如四九天劫之時的凌渾朱梅一般,雖然都是散修,但是卻靠著抱峨眉的大腿,不但躲過了四九天劫,最后還開宗立派,成就一派的祖師,這些人中未嘗沒有抱著同樣想法的人。

    延集鎮,飛鶴樓

    凌洞虛高居主座,殺氣騰騰,各派的地仙各自就座,精英弟子侍立一旁。

    “這么說來,血魔宮一定會援助陰風洞了?!”凌洞虛看著立于階前的年輕男子,目光微瞇,“都有些什么人物?!”

    “血魔宮西海分舵的副舵主摩云散人,北海分舵的副舵主釣海客汪金,除此之外,血魔宮中也有兩名護教法王,俱都是地仙級的魔修,已經朝百蠻山趕來,其他四處分舵也都派了得力人手前來,除此之外,綠袍法王收伏了百蠻山九峰十三洞,最近這段時間,九峰十三洞的妖人也各憑自己的關系,呼朋喚友,所有人合計起來,劍俠之上的魔修不下五十人,劍仙之上的魔修也有二十余人,另外還有四名地仙,不可小視。”

    “摩云散人和釣海客汪金不足為慮,關鍵的血魔宮的那兩名地仙,知道底細嗎?!”

    “一人名叫羅梟,初成地仙,但是武道修為極為高強,不可小視,另外一人叫王靖,血魔宮兩位宮主之下第一人,修為深不可測,乃是此次斗劍最需要注意的人物。”

    “羅梟,王靖,知道了。”凌洞虛點了點頭,看了那人一眼道,“玉辰君怎么說?!”

    “掌教大師兄需要鎮守山門以防血魔宮偷襲,不便前來。”

    “這也是題中應有之義,魔教詭計多端,行事惡毒狠辣,趁此斗劍的機會偷襲我等山門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的確需要小心一些。”凌洞虛點了點頭,轉過身來向魔手仙道遠問道,“兩位此次前來,可帶了兩儀微塵陣?!”

    “自然帶了。”道遠點了點頭道,“只是兩儀微塵陣的核心在凝碧崖不能移動,此次只是帶了陣圖前來,所以還是得小心。”

    陣圖!!

    凌洞虛露出了然之色,峨眉的兩儀微塵陣鎮壓天下,但是真正的核心卻是在峨眉山凝碧崖之上,也正是因為有兩儀微塵陣鎮守,所以數千年來,凝碧崖固若金湯,便是再囂張的魔頭也不敢輕掠其鋒,便是有膽大包天的魔頭敢打凝碧崖的主意,最后也成為了陣中游魂,一步一步的成就兩儀微塵陣的威名,而陣圖則不同,兩儀微塵陣的陣圖雖然厲害,但說到底,也僅僅只有原陣法五六分的威力,雖然也足夠震懾天下,但是卻并不完全保險,前次東海之戰,便讓血魔宮宮主血蒼天破開了陣圖,逃了出來,讓正教修士功虧一潰,最湗連紫云宮都沒有奪回來。

    不過此次百蠻斗劍不同于東海之戰,也沒有血蒼天押陣,只是來了一個王靖,雖然錢影說王通是血魔宮宮主之下的第一人,但畢竟不是血蒼天本人,實力也遠低于血蒼天,有兩儀微塵陣的陣圖也就夠了。

    “不過這些魔教妖人手段歹毒,詭計多端,還是需得防范一二,如今百蠻山中魔教聚集,若是有什么陰毒的陰謀,我等雖然不怕,但若不提防,或許會有損失,在座的弟子都是我正教的未來棟梁,若是缺失了一個,也是我正教極大的損失,凌掌教,是不是應該派人前去查探一二,也好及時洞悉他們的陰謀,好作防范。”說話的是昆侖派的知機子,雖然是在同凌洞虛說話,但是目光卻落在了階下說話的錢影身上,這錢影并非是正教中人,而是玉辰君一系,為人擅長捕風秘法,用來探聽情報窺探**無往而不利,只是玉辰一系雖然與正教合流,但是關系微妙,昆侖派等正教門派并不如峨眉派一般對他們信任,反而有些提防,畢竟域外仙客這種東西,實在是讓人放心不下。

    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還沒有等錢影回答,魔道仙道遠身邊就站出一個人來,抱拳道,“諸位前輩,晚輩愿意前去刺探敵情。”

    “十方,退下!”

    魔手仙道遠沒有想到自家弟子會在這個時候跳出來,面色不由一變,開口斥道。

    “呵呵,道遠道友,十方小師傅一片赤心,難能可貴,何必如此作色呢。”青城派的赤仙子咯咯的笑了起來,“十方小師傅出于苦行一脈,無形劍術玄妙無方,一片赤誠之心也難能可貴,我看,就不敢掃了他的心意吧。”

    “赤仙子……!”

    “赤仙子說的有理。”凌洞虛微微一笑,“難道十方一片心意,在場的也沒有人比無形劍更擅長潛蹤匿跡,便麻煩十方了。”凌洞虛打斷了道遠的話,笑瞇瞇的道,在他看來,自家的弟子死在王通的手中,至少有三四成的責任在道遠身上,當時道遠身負護持之責,卻為龍鯨法王所阻,沒有能夠及時營救自家的弟子,如今峨眉弟子自己跳了出來,他順水推舟,將人推出去,也不會有人指責他。

    “多謝凌掌教!”十方和尚是初生牛犢不怕虎,更何況苦行一脈心高氣傲的德性生與俱來,改是改不掉了,甚至還得意的看了道遠一眼,身形恍惚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仿佛從來沒有存在過一般。

    道遠阻止不及,只得惱怒的瞪了赤仙子一眼,換來的卻是赤仙子咯咯的笑聲。

    ……………………

    百蠻山,陰風洞

    一座大殿在短短的時間內豎立了起來,九根高達十丈的石柱撐起了龐大的穹頂,地面整個九尺九寸的青石鋪就,因為時間太緊,還沒有來得及在石柱與地面之上雕刻紋飾,但是魔教重地的氣象已然立了起來。

    距離斗劍之期還有三天,該到的人都到了。

    偌大的殿內人頭涌涌,俱都是魔教之中有名有姓的人物,坐在上的是五個人,王通與血魔宮的總護法王靖并坐座,這王靖看起來三十余歲的年紀,面容普通,一衣老舊的灰袍,并無任何掛飾,放到人堆里根本就是普通人一個,但王通卻知道,這是血魔隊排名第三的人物,修為也已經達到了元嬰第八重天,兩名隊長之下的第一人,在主神殿中有一個極為有霸氣的稱呼,血鵬王。

    血鵬王王靖,而在血宮中,卻是另外一個稱呼,血魔令主。

    在王靖的身旁,是血魔宮另外一名地仙,羅梟,相比王靖,羅梟的氣勢極盛,雖然只是初入元嬰天,但是卻在氣勢上完全鎮壓住了兩名老牌的地仙,西海摩云散人和北海釣海客汪青。

    座之下,便是魔教的一眾劍仙級別的修士,西海的魚島三尊,北海凝冰島雙姝等等,濟濟一堂近百人,這百余名魔修可不像是正教修士那般的收斂,大聲的說笑著,時不時的還對北島雙姝這般的女性修士調笑兩名,惹來一陣笑罵聲,更有甚者,幾名以采補聞名的男女修士聊了兩句竟然情不自已的報在一起,眼看著就要在這大殿之中開無遮大會了。

    王通苦笑,揉了揉眉心,輕咳了兩聲,聲音不大卻清晰的傳到每個人的耳中,沉入他們的識海,猛烈的炸開,幾個陷入意亂情迷的男女,說到興奮點大聲叫好的豪杰,還有一群那在那里橫眉冷對,眼看就要上演一聲真人搏擊表演的巨漢同時被咳聲所懾,停下了手中不合適宜的動作,望向了王通。

    魔教修士的確都是桀傲不馴之輩,但是也都以實力為尊,相比于正教中人,更加崇拜強者,之前來此,對王通的實力還有所懷疑,不過王通畢竟擊敗過紫郢劍,也算是有些名聲,所以見了面也都客氣的很,但真正心里想些什么就沒有人知道了。

    可是現在,王通輕輕一聲咳,聲音便直懾識海,甚至有幾個鬧的太過份的都感覺到自己的識海顫動,有些不穩,一個個的全部心神一凜,收起了肆意之態,開始正視起這位血魔宮的分舵主了。

    “諸位,此次斗劍,純屬在下與峨眉派的私怨,諸位同道能夠前來相助,綠袍感激不盡,今日之情誼,往后綠袍必有厚報,要是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還請各位見諒!”

    一句客氣的開場白說話,王通頓了一下,將目光轉向王靖,見上的面色仍然如之前一般古井不波,不由心中暗罵起來,面上笑容更盛,道,“不過,現在綠袍是血魔宮的分舵之主,一言一行,俱都代表著血魔宮的威嚴和名聲,自然也是要聽從血魔宮的號令,今日在場的不僅有各分舵的同道,還有血魔宮的總令主王靖閣下,綠袍不甚榮幸,同時也自感德才淺薄,不足以主持此次斗劍事宜,也沒有足夠的威望號令大家,愿一切聽從總令主的號令。”

    說罷,對著王靖起身一禮。

    王靖眉頭微挑,目光一凝,點了點頭,擺手示意王通坐下,隨后平淡的道,“既然如此,我也不推辭了,此次斗劍,以南疆分舵為主,綠袍舵主是南疆的分舵主,自是此次斗劍的主力,正教此來氣勢洶洶,該如何打擊他們的鋒芒,挫其士氣,還要看綠袍分舵主的,舵主你看如何?!”

    “這是自然,聽說此次峨眉不但紫郢劍出,還有青索劍的執掌者齊雯,早就聽正教修士把什么紫青雙劍合璧吹的叮當響,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正好借此機會會上一會,看看紫青雙劍的成色。”王通當仁不讓的道,語氣之中透露出一股傲然之氣。

    “好!”話音落下,群修之中頓時傳來陣陣叫好之聲,峨眉紫青雙劍的威名這些魔修可以說是從入道開始便已經聽說了,聽了幾十上百年,甚至數百年,但是紫青雙劍真正的威力如何,還真沒有人見過,也沒有人敢輕易的去試紫青雙劍的鋒芒,如今跑出來一個綠袍法王說是要親自試試紫青雙劍的鋒芒,自然是引得眾人一陣的喝彩,這就是看熱鬧的不怕事兒大,他們最為忌憚的便是紫青雙劍,如今紫青雙劍由王通親自出手對付,而那些地仙級別的高人又明顯不會讓他們來對付,他們心中自然也東的輕松高興,喝彩聲也越來越大。

    就在此時,王通突然一笑,“有朋自遠方來,不亦說乎,不過朋友如今藏頭露尾的,難道見不得人嗎?!”

    [三七中文手機版 m.37zw.com]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