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界獨尊 > 正文 第十一章 火中取粟 西海龍鯨
    天劫是一道坎,一道任何修行者都繞過去的坎,王通亦不例外。

    不過,以他現在的修為,還沒有資格渡天劫,修真者的第一次天劫是在凝結金丹的時候出現的,僅僅一道,但對于所有的修真者而言,這一道天劫就是生死關口,渡過就生,渡不過去就死。

    相對于其他境界的天劫,金丹劫還是很好渡的,特別是那些出身門派的修真者,只要不是作孽太深,好殺成性,惹的天怒人怨,在宗門的護持之下都能夠渡過,即使是魔教中人,也有自己的渡劫法門,散修的機率要小一些,但相比于其他的劫數,也還是容易過的。

    所以無論是在昆墟界還是蜀山界,金丹天的修真者都不少,而且都稱之為高手。

    王通是即使渡金丹劫的人了,所以他對于天劫這個東西非常的關心,這不僅僅是因為他現在是魔教妖人的身份,身后沒有門派護持,關鍵是他是一個外來者,在這個世界修成金丹的話,丹劫和其他人一定不一樣,現在可以隱藏身份,像那些輪回者一般,倒是不怕,就怕在渡劫的時候,引起天道的注意,甚至引起靈空仙府的注意,直接會引天道的反噬,直接給你來一個九九天劫,把你劈成飛灰。

    這不是沒有可能,而是有很大的可能,所以,王通并不準備在昆墟界渡天劫,而是準備在諸天輪回之地渡天劫,諸天輪回之地與蜀山界又不是同,那里是諸天萬界的核心所在,萬界源頭,法則包容一切,在那里渡劫,不需要擔心天道的問題,一個小小的金丹,若是還能夠在諸天輪回之地引起天道的注意,那也實在是太將自己當根菜了。

    不管在哪里渡天劫,這種難得的機會他當然要仔細的觀摩一番,為自己的未來做個借鑒。

    第五道天劫落下來的時候,王通的面色變的古怪起來,事實上,不僅僅是王通,還有同樣在關注著朱蝎渡劫的6休兩人,同時變色。

    第五道天劫狀若流星,自天際狠狠的砸下來,砸向……

    砸向極遙遠的一處山中!!!

    “這,這,這…………!”

    王通心靈開始顫抖,左眼眸中神光暴現,瞳孔化為一團血色焰光,熊熊燃燒,指尖,六枚黃玉錢翻飛輪回,光華幽異,逐一暴碎!

    “追!!”

    6休暴喝一聲,紫郢劍化為一道流光,沖天而起,朝著天劫砸落的方向,疾如流星!

    天劫落下,一團巨大的蘑菇云升起,夾雜著撕裂人心的嘶鳴……

    眸中,血色的焰光已經燃到極處,一縷血淚自眼角流下,王通悶哼一聲捂住左眼,周身焰光涌動起來,一步踏出,跨過了無數空間屏障,出現在寒潭地穴之內,紫霄劍光閃出,一劍刺向虛無的空間。

    空間凝聚,破碎……

    幽光卷入,夾著無數空間的碎片,黑洞幽幽,現出一片奇異的天地。

    天地幽幽,無上無下,無頭無尾,黑暗遮蔽。

    轟隆!!!

    天空中傳來一聲暴響,赤色雷光如柱,震動天地!

    第六道天劫落下!

    第六道天劫!

    砸在虛無之處,黑暗空間這中,又有了光,一團朱紅色的光華,照亮了整個空間,赤火炎炎,火光沖天!

    九轉火靈珠!

    在最危急的時刻,朱蝎終于扛不住在劫,祭出了九轉火靈珠!

    一只烏黑枯瘦的利爪自虛空中探出,抓向火靈珠!

    大膽!

    遙遠的地方,傳來一聲怒喝,紫郢劍光撕裂空間,侵襲如火,斬向利爪!!

    滾!!!

    幽暗虛空,閃過一點銀光,一枚銀色的小印憑空出現,擋在了紫郢劍光之前。

    轟隆!!!

    紫郢劍光撞在銀色的小印之上,光華流轉,轟然如雷,一道道符文閃動,一條條禁制開啟,紫色的劍光如花般綻放開來,將那銀色的小印包裹起來。楸/p>

    黑色的利爪就在碰觸到九轉火靈珠之時,同樣受到紫色劍光影響,被撞了開來。

    劍光撕裂了利爪皮肉,并沒有流血,露同森森白骨!

    “峨眉不義!!”

    嘶啞的聲音自劍光包裹之中了出來,震蕩空間!!!

    紫色的劍光一頓,劍花流散,銀色的小印光華大放!!

    “峨眉無道!!”

    嘶啞的聲音化為洪鐘大呂,響徹虛空!!

    “混帳!!”

    暴喝之聲再次接近,紫郢劍光大放,如大日橫空,照亮空間。

    滋!!

    銀色小印出的光華在紫色劍光之下,如熱油過火,出滋滋的聲音。

    “就是現在!”

    王通目光一瞇,眼中光華流轉,身形劃過虛空,一把抓住了九轉火靈珠。

    “嘶!!”

    炙熱的氣息自手中傳來,幾乎要將他的手融成焦炭,王通猛吸了一口冷氣,捏破了早已經拿手中的一張符紙。

    符紙破碎,空間輪轉,頭頂,已然是一片青空!

    小挪移符!!!

    “嗯?!”

    “該死!”

    此時6休已然沖到了寒潭地穴中的神秘空間之中,但可惜,他只能夠看到綠色的人影閃動了一下,便消失在他的視界之中,不由一陣大怒,手中的紫郢劍光橫掃,沿著空間節點,破空而至。

    一百里外,王通同時捏破了另外一枚小挪移符,再次橫空挪移百里,隨后紫霄劍光破空而起,消失的無影無蹤。

    寒潭地穴的空間之中,銀色小印失去了紫郢劍的壓制,驟然之間光華流轉,撞向6休。

    銀色的小印原本是被紫郢劍的劍光壓制,只是此時6休心急九轉火靈珠,以劍光切破空間,侵襲王通,空間中的劍光再也無法壓制住小印,及至小印撞來,他只來得及匆匆回劍一擋?紫郢劍的威力雖然勝過銀色小印,但勝的也有限,倉促而來的劍光哪里擋的住一意攻擊的小印,一擊之下,劍光破碎,6體面色大變,如遭重擊,身體被直接擊出了空間之外,血液飛濺,撞到地上,一塊玉符同時被他捏碎。

    銀色小印一擊奏效,出一聲冷哼,破開空間,沖天而起,直向王通消失的方向追去,只是剛剛升起不過一息時間,便聽青空之上傳來一聲冷哼,一只大手自空中橫壓而來,狠狠的撞那銀色的小印壓下,“銀鱗老祖,你好大的膽子,敢與我峨眉作對!!”

    聲音威嚴,如蒼天之主,帶著一股莫大的魔力,銀色的小印光華收斂,傳出一聲輕哼,破開空間,消失無蹤。

    那聲音似乎也沒有追究的意思,大手消失,一尊灰衣中年道人面色凝重,出現在6休的身旁。

    “道遠師叔,九轉火靈珠被……!”

    “我知道了,你受傷頗重,不要多言!”

    來人正是峨眉四仙之一的魔手仙道遠,不過這并非真身,而是一具化身,蜀山界中,第二元神之法并非絕秘,至少對峨眉這樣的門派而言,并非什么秘密,區別只是在于法門的高低而已,魔手仙道遠乃是峨眉四仙之一,妥妥的高層,早已經練就了第二元神。

    “天機已亂,大劫將至,魔教中人蠢蠢欲動,我本暗中護持于你,只是途中被西海的龍鯨法王所阻,遲來一刻,想不到就生了變數。”

    “那九轉火靈珠……!”

    “九轉火靈珠并非銀鱗老祖所得,而是被另外一人奪去。”

    “誰?!”

    “我來之時并未看清楚,只見到紫色劍光朝南去了,不過對方的修為不高,若非心憂你的安危,便已經攔了下來。”道遠顯得有些無奈,“那這件事情,就這么算了?!”6休不由問道,九轉火靈珠對他至關重要,可以說是他未來成道的憑依之物,如今讓人奪去,讓如何心甘。

    “不可能就這么算了,我若猜的沒錯,奪珠之人便是前日與青城起了沖突的綠袍法王,這個人來歷神秘,有可能是魔教精心培養出來放在明面上的一枚棋子,得慎重對待!”

    “慎重對待?!”

    “不錯,九轉火靈珠之事不需著急,就算讓他得了,也沒有時間煉制,青城連續吃了兩次虧,已然決定要不惜代價剿滅陰風洞,如今正在遍邀同道,你不妨也去插上一腳,一來奪取火靈珠,二來也趁此機會歷練一下,見識見識魔道的手段,為未來的大劫做準備!”

    “弟子明白,多謝師叔相救之恩!”

    “這個就不必了,銀鱗老祖有膽子和你搶東西,卻沒有膽子殺你,我本就是負責你們這一次行動的,保證你們能夠成功,如今火靈珠被人奪去,你不罵我我就偷笑了!”

    “弟子不敢!”

    “好了,回去吧,好好養傷,青城的行動應該是在一個月之一,養好身子,再去尋那綠袍法王的麻煩。”

    “是!”

    ……………………

    “有點麻煩啊!!”

    王通劍光遠遁,不敢有絲毫的放松,因為他一直有一種危機感伴隨著自己,直到遁出千里之外,那種危機感才慢慢的消失起來,這才按下劍光,隱入一片密林之中,只是,還沒有等到他穩住身子,便聽到耳邊傳來一聲細語。

    “道友好手段啊!”

    “什么人?!”王通面色大變。

    “道友不必驚慌,老夫并無惡意,只是剛才看到道友的手段,見獵心喜,這才現身一見!”

    一個不算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他的面前,面容慈和,看起來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樣。

    “前輩是……!”

    “西海龍鯨,見過綠袍道友!”

    [三七中文手機版 m.37zw.com]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