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界獨尊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出關 安排
    修真不知歲月,山中不知年

    距離小寒山五峰大比已經過去了三個月,但是五峰大比之上發生的事情仍然是小寒山中激烈討論的話題,這一屆五峰大比可以說是小寒山這百余年來最讓人津津樂道的一次,不管是十大精英弟子的爭奪,還是王通的挑戰,乃至于許家遭到重創俱都成為了人們的談資,甚至讓最后一日真傳弟子的爭奪戰變的有些失色。

    精英弟子之戰,太白峰梅云曦展現出了碾壓性的優勢,真傳弟子爭奪戰中,青玄峰的潘勝天力奪第一,成為了小寒山排名第九的真傳弟子,排名在精英弟子第十位的王通在挑戰靈根天弟子許寒平之后,一舉鑄就靈根,雖然排名第十,但實力卻毫無疑問的成為十大精英之首,這也是小寒山三百年來最變態精英弟子,不但震動了整個小寒山,也名傳梁州,在梁州七派新一代弟子之中也算是小有名氣,特別是他修成了靈級功法九火歸元功的消息,更是在他的名氣之上罩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

    千年世家許家遭到了重創,許夫人在大比之上丟盡了臉面,又擅自向精英弟子出手,算是犯了門規,回到許家之后立刻宣布面壁十年,不問世事,算是對小寒山的門規有了一個交待,當時向王槐出手的許家所有弟子全部被開革出了小寒山,也就是所謂的逐出師門,其中就包括了天刑殿的副殿主許瑛,這個結果可以說是讓許家真正的傷筋動骨了,有資格,有膽子向王槐出手的,修為也都不絕,最弱的一個也是靈根天八重天的修為,甚至還有兩名罡煞第七重天,凝成玄光的長老,這些人都是許家在小寒山的骨干之人,一下子全都被清除了,許家在小寒山的影響力一下子減弱了大半,被高家后來居上,在小寒山的各大家族之中勉強只能夠排第三,這排在第三位還是因為許家千年積累深厚無比,又有許夫人這么一個金丹天的長老坐鎮,事實上,經此一事,在小寒山的各個家族勢力之中,許家的影響力已經跌出了前五。

    當成,許家并不是最倒霉的一個,最倒霉的是周凝雪,這個周家的天才人物,排名第九的精英弟子,并沒有為他提升多少地位,相反,她又多了一個禍水的頭銜。

    什么叫禍水?周凝雪就是一個典型。

    因為她,許寒平的真傳之夢告破,因為她,一個千年世家瞬間衰落,因為她,周家在小寒山也受到了打擊,很長一段時間內抬不起頭來,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這個女人而已。

    現在王通成就靈根,拍拍屁股走人,卻是將一大堆的麻煩留給了她,想想她都感到怒火中燒,卻又不知道該往哪里燒。

    五峰大比一個月之后,她便以出師歷練之名迅速的離開了小寒山這么一個是非之地,到了什么地方,什么時候回來,誰也不知道。

    三個月后,當王通出關,聽到這個消息之后也不禁喟然一嘆,雖然僅僅三個月的時間,但他頗有些物是人非的感覺。

    三個月的閉關,他徹底的將真氣與精神力量融合,轉化為了真元,靈根一重天的境界徹底的穩固了下來,接下來便是要貫通九竅了,這也是水磨工夫,急不來。

    人體之內的穴竅無數,宛如天上繁星,關于人體之內究竟有多少穴竅,除了修煉到命星境界,高高在上大能者之外,誰也不清楚,不過,凡是修真都知道,人身上有一百零八處穴竅是最為緊要的,想要修煉有成,必然要打通這一百零八處穴竅,這一百零八處穴竅正好合天罡地煞之數,只有貫通了方才能夠鑄就金丹,而在靈根天階段,便是要貫通其中的七十二處穴竅,方才能夠凝煉地煞之氣,所以,這七十二處穴竅又稱之為地煞七十二穴。

    靈根九重天,和凡塵九重天一般,分為前期、中期、后期三個階段,分別對應二十七個穴竅,鑄就靈根是第一重天,貫通九竅是第二重天,貫通二十七竅是第三重天,許寒平便是處于貫通九竅的第二重天的境界。

    “公子出關了!”

    走出精舍斗室,正好碰到清風小童迎面走來,見到他之后,不由驚喜大叫,王通鑄就靈根,連帶著他身邊的兩個小道童也水漲船高,地位高了不少,平常出去竟然也有不少逢迎之一,也得了不少的好處,這清風小道童的一身修為竟然也已經到了凡塵第七重天,對王通自然是感激不盡。

    “我閉關期間沒什么事情吧?”

    “沒有什么,只是有一些人前來拜訪,見您沒有出關就自離去了,老爺前些日子差人來吩咐,讓您出關之后立刻去見他。”

    “知道了。”王通點了點頭,略微梳洗了一番,換了一身入室弟子的常服,出了精舍,直奔連云院。

    一路之上,碰到不少連云峰弟子,見到他之后,俱都露出了驚喜之色,個個笑臉相迎,倒是耽誤了不少的時間,待到了連云院,半個時辰已經過去了,與此同時,他出關的消息也如長了翅膀一般的傳了出去。

    落英小筑外,金子揚早已經等候在了那里,見到王通,他的面上泛起一絲復雜的笑容,“小師弟,師父已經等候多時了。”

    “不敢,不敢!”王通連連道,問道,“大師兄,近來如何?”

    “還能如何,老樣子罷了。”金子揚苦笑道,自破心魔之誓,心魔之擾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厲害,平常甚至連最基本的行功都要受到影響,也就是仗著王槐所賜的千年溫玉護持,方才能夠每日行功一個時辰,保證修為不往下掉落,想要更進一步,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師兄放心,見過師父之后,我便下山為您尋找鎮壓心魔的靈物,必定讓您鑄就靈根。”

    “師弟慎言!”金子揚面色一變,抬手阻住了王通,修真者修煉,心境不是最重要的,卻是最要命的,有些話說出去兌現不了,心境就不圓滿,就會吃大虧,金子揚乃是最大的受害者,如何能讓王通亂說。

    王通只是笑笑,“師兄不必憂心,這件事情,我卻是有些想法。”

    “哦,是什么想法,說來聽聽。”王槐的聲音從里面傳了出來。

    王通苦笑著朝金子揚拱了拱手,進了落英小筑。

    “哼,筑就了靈根,心就變高了,翅膀也硬了,心魔大誓也不被放在眼里了。”

    剛進落英小筑,便聽到王槐陰沉的聲音。

    這金丹天的修真者耳目也太靈了,王通低頭道,“弟子不敢。”

    “不敢,你還有什么不敢的,凡塵天挑戰靈根天你都敢。”王槐語帶不滿的道。

    王通不由苦笑,怎么感覺自己的師父有點傲嬌了,奶奶的,您一中年修真傲嬌個屁啊,又不是師娘。

    他心中腹誹著,解釋道,“弟子曾聽家父言道,家祖在世間游歷時曾見過一種功法,喚做冰心訣,可以鎮壓心魔,效果其好,所以……!”

    “所以你就想著尋找這冰心訣,助你師兄?”王槐的聲音緩和了下來,“你想的太簡單了,世上能夠鎮壓心魔的功法不是沒有,不過這些功法要么非常的罕見,不易尋得,要么就掌握在那些大門派的手中,不會流出,你憑什么去找?就憑你老子講故事一般的支言片語?”

    “弟子,弟子想的簡單了。”王通汗顏道,這冰心訣卻非王行告訴他的,而是在風云世界里頭的一門奇功,若是以前他還沒有什么把握,不過現在圣靈劍法都出現在小寒山了,想來冰心訣也不是什么見不到摸不著的東西。

    “罷了,我那千年溫玉還能抵擋一陣,這件事情你記在心里就行了,也不要太過刻意,有些東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你現在氣運正盛,但若是太過刻意,反而不美,明白嗎?”

    “弟子知錯了。”

    “境界穩固了嗎?”

    “已經穩固,所有真氣已經化成了真元,只是,一個穴竅還沒有煉開!”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這個道理你也要明白。”王槐道,“你這一年多的進步有目共睹,雖然能夠氣動天象,鑄就靈根,根基算是極穩的,但還是太快了,緩一緩也沒什么關系。”

    “是!”

    “今天叫你來,有兩件事情,第一件是那萬蛇嶺蛇妖的事情,本來子揚既已破誓,我也不該有什么顧忌,本待直接前去將它打殺,想不到卻是出了變故,也不知道那蛇妖什么來歷,雖然只有地煞境界,但卻在萬蛇嶺布下了一個陣法,我觀那陣法玄妙無方,并沒有把握對付,若是讓她逃了,把藍靈上人的傳承之事說出去,我小寒山便永無寧日了,所以,萬蛇嶺這樁因果,恐怕還得由你們自己解決,你可明白。”

    “弟子明白。”

    “另外便是你已鑄就靈根,按照門規,須得下山歷練,你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去小寒山的一處下院坐鎮,另外一個選擇便是四處游歷,斬妖除魔,積蓄外功。”

    “弟子選擇第二個。”

    “嗯,這樣也好,不過有件事情你下山的時候要小心,許家對你恨之入骨,特別是被開革出去的人更是欲除你而后快,在山中我可以保你平安,一旦下山,就得看你自己了,這幾年子揚不會出山,那紫霞兜云煙便暫時擺在你的身上,以防不測。”

    “多謝師父。”

    “另外,這是赤焰地火訣,以你的性子,既然修煉了九火歸元功,必然想著更進一步,就算我不給你,你也會想方設法的去求取,所以先將這門功法給你,免得再生事端。”

    “謝師父!”王通一聽大喜,他來見王槐,便是存了這個心思,想不到還沒有開口,王槐便先將法訣給他了。

    “你也不要高興的太早,九火歸元功雖然是靈級功法,但是歸元過程一次比一次兇險,不要以為你歸元成功一次,以后便都能順利,記住,除非有萬無一失的把握,絕不要嘗試二次歸元,明白嗎?”

    “弟子曉得,弟子對這條命還是很看重的。”

    “哼,說的輕巧,另外,九火歸元功,現在流傳下來的也僅僅只是這三門法訣而已,另外六門法訣早已經遺失多年,而且就算是尋到,順序不對,也不能修煉,所以,就不要強求了,免得影響心境,還有,精英弟子的一應修煉資源,我已經安排到了大通堂,你若是需要,自行去取,還是那句話,小心許家的人,去吧。”

    “弟子謹遵教誨。”

    王槐的話不多,寥寥幾句便將該交待的事情全都交待清楚了,離開落英小筑,王通尋了幾個師兄弟小聚了一次,旋即便趁著夜色,離開了小寒山,正如王槐所說,現在,最想讓他死的人就是許家,若他是許家人,一定會暗中尋找殺死他的機會。

    

    [三七中文 www.37zw.com]百度搜索“37zw.com”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