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界獨尊 >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永生余孽(十八)
    低調的目的自然是為了蓄勢了。

    雖然他,他挖掘這一具身體的血脈搞出了一個仙人之體,看起來并不強大,但是仙人之體只是一個基礎罷了,即使沒有經過修煉的仙人之體,也至少擁有相當于肉身境七八重的特性,但是相對于普通的身體,它的潛力還是大的嚇人。

    是的,嚇人!

    一開始的時候,陳七也不是很清楚,但是隨著靜下心來修煉之后,他終于發現了這具仙人之體的霸哥之處,那便是修煉起來,速度開掛,而且幾乎沒有任何瓶頸,不過是短短的一個月的時候,他便達到了肉身境第九重神力之境。

    接下來,便要沖擊的是神通秘境了。

    不過,在這個時候,他停止了繼續向前的腳步,而是靜下心來,慢慢的開始打磨這具身體。

    他要將這具身體所有的優勢都發揮出來。

    當然,即使已經入了門,但是在浮余山這樣的宗門,內部競爭還是十分激烈的,雖然陳老四已然進入了內門,在院內還有不錯的影響力,雖然他也是天生神通,在被人羨慕嫉妒的同時,也招了不少人的恨。

    畢竟他天生神通,又受到了宗門內部長老的特別關注,必然是要進內門的,而像這樣的外院之中,每年能夠進入內門的名額有限,他陳七占了,別人就要少一個,這樣的事情,誰會甘心呢?

    而且陳七還不是院中土生土長的,是一個插班生,自然更加招人恨了。

    最重要的是,還有一個吳鐵衣在虎視眈眈。

    陳七與吳家的仇恨可以說是深似海溝,雖然在幾名長老的壓力之下,吳鐵衣不敢有什么太大的動作,但如此深仇,他會漠視嗎?會相逢一笑跟你泯恩仇嗎?

    怎么可能?

    只是迫于壓力罷了。

    最重要的是,他心底很清楚,自己與陳七之間的仇恨不但無法化解,還要以最快的速度解決掉,為什么這么說?

    因為陳七每一天都在進步,陳四同樣如此,如今陳四已然是內門弟子,先天神靈轉世的優勢越來越明顯,而陳七同樣如此,先天神通的優勢,隨著實力的提升也在一步一步的縮小與自己的差距,時間拖的越長,對他就越不利。

    想要報仇,想要解決陳七這個仇人,就要盡量早動手,在他沒有徹底的成長起來之前,將他做掉,這樣才能一了百了。

    “鐵衣兄,你確定要這么做,要知道,這件事情一旦傳出去,就算是令師估計也保不住你啊!!”

    梁丘城,知畫院

    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似笑非笑的看著眼前的吳鐵衣,“一名天生神通者,還是被貴派的長老關注的,還有一個先天神靈轉世的哥哥,你要對付他,真的想清楚后果了嗎?!”

    “于兄,事已至此,說這些還有意義嗎?就算我不對他們動手,等到他們成長起來,也絕不會放過我的,既然事情注定如此,我當然要搏上一把。”吳鐵衣的面上閃過一絲的猙獰之色,能夠成為浮余山弟子的,資質心性俱都是上乘,正因為如此,他才看的清楚。對于宗門而言,自然是以延續傳承為主,對于任何一個好的苗子,特別是天才人物,只要能夠對宗門的發展,成長有利,宗門就會不遺余力的去培養,培養的力度看你的忠誠度與潛力。

    現在,陳家兩兄弟可以說是宗門新一代之中潛力最強的,最大的,宗門已經決定要大力的培養這兩兄弟,就說明已經放棄了自己。

    說起來,即使是自己也承認,潛力與未來比不得兩兄弟,又與兩兄弟有仇,在宗門之中靠山又不硬,怎么辦?

    如果照著常規的路子走下去的話,其實也就是慢性自殺罷了,這一個多月以來,所有的一切猜測都得到了印證,自己所得到的修煉資源明顯變少了,之前那幾個對自己還算是友善的長者,如今也與自己劃清了界限,拉開了距離,就連自己的師尊,也已經有一個多月沒有見面了,之前跟在自己身后的幾個師弟,現在似乎也不再與自己來往了。

    一切的跡象都已經表明了,那自己還有什么猶豫的呢?

    放眼歷史,那些失敗者,都死在了猶豫二字上。

    既然自己沒有什么猶豫的,那就放開手腳大干一場吧!是的,放開手腳,大干一場,這就是他現在的想法!

    “于兄,就按我們的計劃來吧,我想,你們也不愿意看到浮余山中出現兩個強大的真傳吧,那陳陽的成長速度你也看到了,如果再出一個陳月,三年之后的開陽之會,估計你們的壓力會比上一次大上許多吧?!”

    ‘哈哈哈哈哈哈,鐵衣兄,說笑了,我們朝陽宗從來都是不畏懼挑戰的,浮余山有天才弟子,我們朝陽宗同樣有,而且不會比你們少!!”

    “希望如此吧!”

    看著皮笑肉不笑的大漢,吳鐵衣暗罵晦氣。

    的確,朝陽宗也有天才弟子,也是不爭的事實。

    但是在自己擁有天才弟子的同時,把別派,特別是與自己有著競爭地位的天才弟子做掉,豈不也是天下一大幸事嗎?

    說起來,這位還是挺佩服吳鐵衣的,真正可以說是拿的起,放的下,身為浮余山的弟子,甚至已經邁入了真傳之位,說放棄竟然也就放棄了。

    如此算計陳七這個已經被納入宗門大佬視線的新晉弟子,而且還是在這樣的時候,不管朝陽門這邊成功與否,他肯定都無法脫的了干系,所以,浮余山肯定是呆不下去的,也就是說,他要破門而出,叛出浮余山了。

    背叛師門,即使是在這永生仙域,亦是一大禁忌,一旦破門而出,他必然是前途盡毀,而且還會受到浮余山未來無休無止的追殺,這樣的滋味,可不是一兩句話便能夠道盡的。

    他很清楚自己的結局,但還是義無反顧的決定了。

    光是這一份器量,便不是自己能夠比擬的了的,換位思考一下,如果將自己放到了他的處境之中,自己肯定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至少不會這么快的做出這樣的決定。

    “那個陳月我一直在關注著,不過自從他入了外門以后,便一直都沒有離開過浮余山,不離開浮余山,我們所有的謀劃都只是笑話罷了,你不要指望我會在浮余山中動什么手腳,我還沒有蠢到那個地步!”

    “當然,我也不會蠢到那個地步,讓你們進入浮余山找他的麻煩!”吳鐵衣說道,“他的確是很聰明,一入門便躲在門內,不給我任何機會,不過你別忘了,他現在只是外門弟子,想要入內門也有一定條件的,雖然對于這種天才型的弟子,條件會更寬松一點,但即使只是表面文章,也還是需要做一做的,否則,不會服眾,陳陽是先天神靈轉世都免不了這一遭,他陳月何德何能,有辦法免去呢?”

    “你也說了,對他這樣的天才弟子,即使是要歷練,其實也只是走形勢罷了,我們的機會也不多!”

    “只要有機會就行了,就像你說的一樣,所有人就覺得這只是在走形式,我問你,換做是你,你覺得我會在這個時候出手嗎?!”

    “不會,我不會在這個時候出手,最重要的是,你也沒有能力在這個時候出手!”

    “所以,這就是機會!”

    吳鐵衣一臉恨意的道。

    “既然如此,我就靜候佳音了!”

    (三七中文 www.pwqnbl.tw)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