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界獨尊 > 第2089章 漫威的我大清時代(二)
    以精神之力感應天地之間的魔法能量,將這些能量收攏起來,與自己的精神力量融合在一起,變成一種全新的能量,這種能夠以光焰的形態存在,可以凝聚成各種各樣的實體,用以戰斗以及各種奇異的功能,這便是魔法。

    聽起來很簡單,可并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修煉魔法的。

    和武學一樣,修煉魔法是需要資質的,如果精神力無法感應到魔法能量,便無法收控制并收攏魔法。

    精神力量的感應只是第一步,還有第二步,便是將魔法能量與自己的精神力融合在一起。

    這更是需要資質了。

    有些人只能夠融合一丁點,有一些人則可以完美的融合。

    施展出來的魔法效果與效率自然也是不同的。

    陳七的精神力因為魂穿和十年如一日的【移魂**】的修煉,強大無比,讓他感應周圍的魔法能量完全不成問題。

    而這些精神力與外界的魔法能量融合雖然不是最完美的,但也是上乘之資,在古一的指導之下,第一天他便能夠感應到了魔法能量,第二天,他便利用魔法能量凝聚出了各種形態的武器,第三天的時候,他便可以用懸戒打開傳送門了。

    這一切都表明了一件事情。

    他的魔法入門了。

    當然,漫威世界的魔法不僅僅是這一個體系,而這一體系的魔法奧妙遠不止什么塑形和打開空間門這么簡單。

    但是卡瑪泰姬的大部分法師都只能到這一步,在完全塑形與基礎的空間門之后,這里的法師訓練就成為了格斗訓練。

    在陳七看來,卡瑪泰姬的法師,有點類似于戰斗法師,所謂的魔法奧妙之處,除了具現出各種武器之外,也就是鏡像空間了。

    把他們具現出來的武器換成真正的武器,法師之間的爭斗就與江湖幫派的爭斗沒有什么區別了。

    “為什么不教他們高深的武學,僅僅只是基本的格斗呢!?”

    如今身為卡瑪泰姬的一員,陳七如今對卡瑪泰姬的現狀還是有些不滿的。

    怪不得你們這些家伙搞不過喜福會這個組織。

    特么一個個的都在打醬油,裝神秘,古一做什么事情都要留上一手。

    這樣怎么可能發展壯大呢?!

    “魔法只是一種工具,一種手段而已,并不能讓我們的生活更幸福,也不能讓這佧世界更美好,我培養法師的目的很簡單,除了極少數的傳承弟子之外,其他的所有弟子,主要目的并不是打打殺殺,而是維持這個世界的魔力節點。”

    陳七了然的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他知道,這個世界的魔力分布的并不均勻,有幾個魔力節點,擁有著大量的充沛的,同樣亦是狂暴無比的魔力。

    偏偏這幾個節點又在人口密集的地方,什么倫敦啊、紐約啊,香港啊……

    這些地方可以說是人類文明的聚集區。

    這些魔力就仿佛是火山之下的熔巖一般,一旦暴發出來,就會引發大規模的災難,這是古一不能允許的。

    所以他建立了三大魔法圣殿,用以鎮壓這些狂暴的魔法力量。

    而想要鎮壓這些力量,僅靠著魔法圣殿本身還不行,還需要有人時時的巡視,時不時的調試著圣殿的狀態。

    這樣一來,便需要大量的法師。

    這些法師的實力不一定要強,但一定要懂得運用魔法力量,懂得得運用了魔法力量,再好好的訓練一番,一個合格的魔法工人便出現了。

    卡瑪泰姬里大部分人都是如此的。

    一般達到了這一步,古一便不會再深入的教下去了,他會告訴他們,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一切都要靠著自己去悟,去理解,慢慢的提升自己的魔力水平,從面釋放出更強大的力量,領悟出更強大的魔法來。

    這一切陳七知道,都是騙人的。

    古一把收你們當弟子,除了幾個核心的之外,其他的家伙,都只是技術工人,炮灰般的存在。

    陳七相信,憑著自己現在這一手,在卡瑪泰姬做一個工頭肯定是合適的。

    古一自然不會讓陳七去當這個工頭,當然,他也沒有讓陳七留下來,進一步的深入探討魔法的力量,只是告訴陳七,魔法的力量和神奇之處,都是需要自己來摸索,慢慢的領悟。

    明顯騙小孩子的說辭,出于尊敬,陳七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對他表示了感謝,取出了懸戒,在面前劃了一個圈。

    一瞬間火花四濺,知道是他在打開傳送門,不知道的還以為在燒電焊呢!

    傳送門完成,陳七踏入其中,下一刻,傳送門消失,陳七已經出現在了京城之外。

    陳七離開了十日,這十日的時間,京中的氣氛十分的復雜。

    沒辦法,身為一名和碩郡王,不是那么容易就離開的。

    特別是陳七不但是郡王,還擁有著極高的身份,占據著禁宮之內的安全,這樣的人物,突然之間失蹤了十天,沒有人知道他到了哪里去,人位在不可思議之余,也會質疑京城之中的治安。

    特別是康麻子這樣一個多疑的人,你讓他不疑神疑鬼,怎么可能呢?

    當然不可能了!

    所以,京城里頭,表面上沒有什么,暗地里早就翻了天。

    但是無論他們怎么折騰,陳七都沒有半點的消息。

    畢竟陳七離開的時候是單獨一人,即使是至誠也沒有說明,再聯想到之前他招惹到了喜福會,康麻子本能的覺得這件事情與喜福會有關系。

    動員了手中的力量與喜福會接觸,但是沒有想到卻得到了一個讓他意外的消息,陳七并沒有啞,他是假裝的。

    他不知道這件事情的真假,但是這件事情卻仿佛一根刺一般埋在了他的心里。

    這廝做皇帝做的久了,便以為天下所有人都是他的奴才,都得聽他的,都不能夠對他有所隱瞞,有所質疑,兒子也不例外。

    陳七是他極重視的一個兒子不錯,但如果在這種事情上頭對他有所隱瞞,這同樣是欺君大罪了。

    即使是自己的兒子,救過自己的命,也不能夠輕饒。

    當然,前提是要找到自己的兒子。

    找不到,怎么辦?

    他把目光放到了至誠的身上。

    至誠原本是他的人,但是放到陳七身邊十年之后,很明顯已然是唯陳七馬首是瞻了,這同樣讓他不舒服,之前他還顧忌到陳七,給他一點面子,不追究陳七。

    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他自然不會再放縱至誠。

    因此陳七回到京城得到的第一個消息便是少林至誠勾結妖人,謀害皇六子康郡王胤祚,即將斬首示眾!

    (三七中文 www.pwqnbl.tw)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