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界獨尊 > 第1905章 神通(五)
    比起剛才的夏木,這個叫遠的家伙明顯強了許多。

    不過再強,也要試試看才知道。

    抬手之間,又是一道青色的風刃自指尖射出。

    風刃一出,夏選面色大變。

    因為這一道風刃,比剛才對付夏木的那一道更快,更狠,青色的光華已然凝聚的宛如實質一般。

    看的他心中驚悚無比。

    即使是他,在面對這一道風刃的時候,也沒有把握全身而退。

    下意識間,他的身形化為一道火光,閃過了這一擊。

    噗!!

    風刃打空,擊在他腳下的地面之上,留下一個深不見底的小洞。

    嗖嗖嗖嗖嗖嗖——

    就在夏選化為一道火光的瞬間,王通舉起的右手猛的一下子下壓下

    旋即,漫天的風刃飛舞,撲天蓋地的朝著夏選涌了過去。

    這一次的風刃又與面對夏木之時的不同。

    面對夏木之時,這些風刃的軌跡都是固定的,就那么或是直直的一條線,或是彎彎的一條線。

    但是這一次,漫天的風刃的飛行軌跡竟然沒有任何規律,無數的風刃或跳躍、或飄舞,就仿佛是滿天的蝴蝶飛行一般。

    正是因為沒有任何的規律,所以夏選根本就是避無可避。

    “呵!!”

    面對這漫天飛舞的風刃,夏選終于低吼了一聲,腳下的地面瞬間變成了金黃色,隨后,一層金紅色的光華從地面之上沿著他的雙腿向全身延伸。

    過程看起來很慢,但事實上卻是在這漫天風刃射中他之前,全身便已經被這金紅色的光華包裹了起來。

    噗噗噗噗噗——

    一連竄的悶響之聲響起。

    漫天的風刃打在他的身上,卻都被金紅色的光華生生的擋在了身體之外。

    再細看時,卻發現,那些根本就不不是什么光華,而是一層厚厚的巖漿。

    不僅僅是他的身上,以他的腳下為中心,一層金紅色的光華蔓延了開來,地面就仿佛是燒焦的樹皮一般的翹裂開來。

    從那些裂縫之中,一股股巖漿流了出來,很快便要布滿全場。

    “選的母親是周部落的,天生便有遁土神通,兩種血脈同時覺醒,便讓他擁有了這般的神通。”

    這哪里時神通啊,明明就是吃了巖漿果實好不好。

    眼前這家伙的想法,王通差不多也能夠摸個一清二楚。

    論起身法的速度,這廝遠遠的比不了自己。

    所以他不可能和自己比拼速度。

    他需要限制自己的速度,如何限制?

    這遍地的巖漿便是他限制自己速度的手段。

    只要將這場中全都布滿了巖漿,那么,自己沒有落腳點之后,十成的速度也就去了七八成,接下來,他要對付自己可就容易多了。

    想到這里,他輕笑一聲,腳下青光閃動,很快便覆蓋了全身,然后,他飛了起來。

    “這不可能!”

    “不會吧?!”

    “御風術?!”

    “這小子才多大?!”

    “昊,昊領悟了御風術,能飛了!!”

    ……………………

    ………………

    不要說是別人,便是一直與他在一起跟隨著祭老修行的金等人也都驚的呆了,祭老也嚇了一大跳,一臉古怪的看著這個平常不吭聲不吭氣的小子。

    沒想到平時看來不聲不響的,這一下子就給自己放了個衛星啊!

    嚴格說起來,他平常的時候,還真的沒有看出來這個小子有什么特殊之處呢!

    “祭老,這樣的好事兒,你可沒有和我說過啊!”

    趙弋一臉驚喜的看著半空之中的王通,眼睛都笑的瞇了起來。

    “嘿嘿,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這小子平時可沒有這么厲害啊!”

    “祭老,你過謙了,昊才十四歲吧,這么年輕,便領悟了御風術,未來前途不可限量啊!”

    御風術,便是御風飛行。

    在趙部落的概念當中,只有感悟了至少三枚神通符文方才能夠做到這一點。

    一個十四歲的少年,感悟了三個神通符文,即使是完整的御風神通,才是九個神通符文組成的符陣而已。

    說他未來不可限量是肯定的。

    因為即使是趙弋,在他像王通這么大的時候,自問也做不到這一點。

    他這邊高興了,夏浩那邊的面色卻是陰沉了下來。

    他實在是沒有想到,竟然會有這般的意外發生。

    趙部落竟然也出了一個人才!

    而且是一個天才。

    王通擊敗夏木的時候,便已經引起了他的注意,如今再表現出來這般恐怖的潛質,已然讓他心中的警惕達到了極點,殺機涌現。

    當然,殺機這個東西,隱藏在心底便行了,沒有必要在這個時候公開出來。

    “呵呵,好啊,想不到趙部落也能出這么一個天才啊!!”

    越是殺機鼎盛,越是不能夠表現出來。

    夏浩拍著手,笑道,“看來這一次,選是遇上對手了。”

    “這算什么對手,選一定會贏的。”紅衣的小姑娘一臉不服氣,嘟著嘴道,“這家伙只是有一點小聰明而已。”

    “是啊是啊,只是有一點小聰明。”夏浩對這個紅衣少女很是寵溺,微笑點頭道。

    而此時場中亦發生了變化。

    漫天的青刃仿佛不要錢一般的落在夏選的身上,但是這種風刃卻無法破開夏選身體外層的熔巖保護。

    不過,光挨打不反擊也不是他的作風。

    只聽他低喝了一聲,猛的一拳捶到了地面之上。

    轟轟轟

    在夏選一拳捶到地面上之后,地面猛烈的震動了起來,在王通腳下,一道臉盆粗細的巖漿從地面噴射而出,直沖天空,足有十來丈高。

    “好手段!”

    看到這個情形,王通也忍不住的贊了一聲。

    想不到這家伙還有這么一手!

    身形輕動,閃過了巖獎柱,但是下一刻,又一道巖漿從他的腳下噴涌了出來。

    他雖然會御風術,但是這種以神通力為支撐的飛行神通飛的并不高。

    特別是他這個年紀,最多只能夠離地十丈而已,而且速度也是有限。

    他不能表現的太過了,所以看起來,被夏選這一手弄的有些手忙腳亂。

    “我們認輸!”

    就在王通左沖右絀,暗中準備給這夏選來一個狠的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了趙弋的聲音,一句話,差點沒讓他閃了腰。

    夏選仿佛沒有聽到一般,再次一拳捶到了地面之上。

    呼!!

    大量的巖漿柱從地面噴涌而上,變的更加密集,而王通的閃避空間看起來也變的更少了。

    “我們認輸!”

    趙弋又高呼一遍,身形更是閃動了一下,站到了場面,并且升了起來,同時一壓手掌,一道強烈的勁風射出,將周圍的巖漿柱卷起,劈開了一個巨大的空當,讓王通好從空中降下來。

    “弋,你這是什么意思?!”

    看到趙弋出手,夏浩面色一下子變的難看了起來。

    沖到了趙弋身旁,仿佛隨時都要動手一般。

    “我說了,這一場我們輸了。”趙弋微笑道,“下面幾場也不用比了,我們也認輸,今日能見到夏族的年輕精英,當真是大開眼界啊,佩服,佩服!”

    “你……!”

    夏浩仿佛吞了一個蒼蠅一般的難受起來。

    他是來耀武揚威的。

    同時也是來立威的。

    而趙弋認輸,按理說,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但是現在他卻有一種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覺。

    威是立了,但是卻讓趙族發現了一個天才人物。

    看趙弋的反應,顯然是要對這個叫昊的年輕小子大力栽培了。

    這可不是什么好事。

    在萬莽山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一個天才的崛起,引領一個部族走向輝煌的事情雖然不多,但也不是沒有。

    他的目光望向王通,更多了幾分的冷冽。

    (三七中文 www.pwqnbl.tw)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