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的系統超無敵 > 第七十四章 沖擊地榜
    楚凡回到了自己的住的地方,開始苦修。

    這段時間他的收獲很多,要靜下心來夯實自己的力量。

    連續一周的時間,楚凡都呆在住處靜靜凝實自己的實力,并沒有外出。

    第八天,清晨第一縷陽光照射下來的時候,楚凡慢慢睜開眼睛,臉上帶著平靜的神色。

    他站起身來,遙遙遠眺那座高大的石碑,輕輕吐了一口氣,就從這里開始吧!

    這幾天的時間,他也抽空了解了一下圣池戰。

    據傳在十幾萬年以前,一位驚采絕艷的大帝在隕落的時候,把自己的帝境本源分離出來,分成數十份散落在宇宙的各個角落。

    這便是圣池的由來!

    經過時間流逝,當人們發現圣池的時候,帝經本源的力量已經消散了九成。

    但就算是剩下一成,其內蘊含的力量也是不可想象的。

    至少,就算是天陽境的超級強者,也不可能撼動圣池分毫。

    五脈發現了圣池之后,每三年都會派弟子前去,浸泡圣池,增長自己的力量。

    圣池中的力量極其雄渾,即便已經是幾百年過去了,其內蘊含的力量也依舊是如同大海一般令人震撼。

    圣池浸泡的名額只有八個,天靈宗最為霸道,霸占了三個名額,玄宗兩個名額,其余每個宗派只有一個名額。

    根據以往的經驗,一名天靈境巔峰修者浸泡圣池之后,會在一個月之內晉升地元境!

    更重要的是,圣池水能夠淬煉身體,浸泡過圣池水的人,肉身力量會比普通修者強大至少五倍!

    這對修者來說也是一個極大的誘惑,如此強盛的作用,沒有人能夠拒絕。

    所以每一次爭奪圣池戰的名額,在玄宗內部也是極其引人注目,強者云集。

    而每一次圣池浸泡都會引發五個宗派之間的戰斗,因為圣池每一次釋放出的力量是有限的,蛋糕就那么大,自然是強者會占據更多了。

    就算是楚凡想要奪得最終的勝利,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不管怎么樣,他都要爭到這個名額。

    只有實力強大起來,他才能去往坐標標示的地方,才有機會回家。

    相隔數十萬里的距離,如果實力單薄,恐怕在路上就會被人干掉,身上財寶也會被劫掠一空。

    他剛剛出門,就看見不少人都是急匆匆向演武場趕去。

    “快走快走,這場熱鬧必須看。”

    “是啊是啊,排名第七十一的廖生和第五十的李孟勇之間的戰斗,絕對精彩啊。”

    “據說前兩天廖生剛剛晉級地靈境八星,恐怕這一次李孟勇真的選了。”

    “是啊,不過廖生那種張揚的性格,怕是用不了多久就會被人揍了。”

    很多人都是一邊聊著一邊向前趕去,楚凡吐了一口氣,臉上帶著笑容。

    還真是想什么來什么,正愁不知道該用什么渠道找這些人,沒想到他們自己就送上門來了。

    楚凡沒有

    猶豫,跟在這些人身后,很快來到演武場。

    此時很多人圍成一個圈,喧鬧的聲音不斷響起,在高臺之上,兩道身影對立而站,臉上都是帶著冰冷的神色。

    一黑一白兩道身影,像極了陰陽。

    “李孟勇,你已經廢了,這個位置是時候讓一下了。我勸你還是自動認輸,否則的話待會你臉上可是掛不住。”

    身著黑山的廖生冷冷地說道,臉上帶著譏諷和不屑。

    反觀對面的李孟勇,則是淡淡看了他一眼,此刻轟的一聲催動自己的力量,一句話也不說,卷動靈力徑直向廖生打了過去。

    “不知死活的東西,還以為自己是以前的那個親傳弟子嗎?哼,不過是一個被人家一掌廢掉的垃圾罷了。在我面前耀武揚威,不覺得可笑嗎!”

    廖生嗤笑一聲,此刻也沒有留手,手掌一握,一只閃爍著漆黑光芒的鐵爪出現在手中。

    兩人交戰在了一起,不斷傳來悶哼聲,狂猛的靈力瘋狂的釋放開來,周圍的人都是不斷向后退去,臉上帶著驚訝的神色。

    “廖生的實力的確是很強啊。”

    “是啊,看來這一次,李孟勇是真的要被打敗了。”

    “唉,想當年他可是洪部的親傳弟子,可惜啊,被天靈宗那些王八蛋陰了,落下了后遺癥。”

    “這輩子他的實力也就止步于此了,真是可惜了一代天才。”

    轟!

    就在眾人說話間,臺上兩人已經分出了勝負,李孟勇整個人向后飛去,嘴角掛著鮮血,面色慘白。

    廖生嘿笑一聲,緊緊追在他面前,手中的鐵爪距離李孟勇的咽喉不足一寸,只要他輕輕一動手,李孟勇必死無疑!

    鐺!

    就在廖生的鐵爪,即將刺穿李孟勇喉管的一瞬間,一股沛然的力量瞬間轟在這鐵爪之上,激蕩出金鐵交鳴的聲音。

    廖生只感覺自己的鐵爪像是打在一塊石頭上,真的手骨發疼。

    李孟勇踉蹌的落在地上,顧不上脖頸處淡淡的血線,此時有些驚訝的看著面前這道身影。

    “他已經輸了,沒必要這樣往死里打吧?”

    嘩!

    下面的弟子也是嘩然一聲,臉上帶著震驚的神色。

    “這家伙是誰啊,竟然能接下廖生的攻擊。”

    “不知道啊,面孔生的很。”

    “這不是楚凡嗎?新生典禮那天,他選擇了荒部,你們忘了嗎?”

    聽到這句話之后,眾人才如夢方醒,原來是那個家伙啊!

    “就他那樣的實力,想要對抗廖生,這不是找死嗎?”

    “是啊,五脈大比給了他太多信心了吧,竟然連廖生都不放在眼里了。”

    眾人都是搖著頭,臉上帶著鄙夷和不屑。

    這小子,不過是一個被虛榮沖昏了頭腦的家伙,廖生會讓他認清現實的。

    此刻廖生停下身來,狹長的眼睛微微瞇起。

    “小子,你找死啊?”

    楚凡靜靜站在他的對面,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

    按照規則,他已經輸了,這樣不依不饒的,是不是有些太過分了?”

    廖生冷笑一聲,“你算個什么東西,在我面前指手畫腳的。”

    楚凡笑了笑,“我算個什么你很快就會知道了。”

    廖生挑挑眉,抱著膀子站在那里,臉上帶著戲謔的笑容。

    (本章完)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