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生肖神紀 > 第175章 戰斗中的白求安(一)
    絕對的力量從半空中驟然落下,平房內的木質地板在四翼神侍落下的那一瞬間就完全崩塌。

    破碎的木屑還有凌亂的蒙上灰塵的神明保佑符四散的扎堆在地下的各種家具里。激蕩的塵埃也隨即侵占了這里所有的空間。

    高大的四翼神侍頭頂著原本木地板的地方,白色耀眼的神眸俯瞰著廢墟尋找那兩只膽敢阻擊祂的跳梁小丑。

    轟!

    一塊兒巨大的碎木板被人推開,下一秒四翼神侍就出現在了聲響處。高舉的骸刀毫不猶豫地一刀劈了下去。

    白求安只來得及倉促將獄鳳擋在四翼神侍骸刀的軌跡上。

    獄鳳與四翼神侍的骸刀接觸,

    頓時如炮彈一般朝著四翼神侍劈砍的方向側飛出去。

    無與倫比的力量相較于二翼神侍來說完全沒有可比性。甚至說,兩者之間完全沒有上下臨近級的那種可以讓人接受理解的“包容度”。

    站定的四翼神侍沒有乘勝追擊,反而是回身劈出一刀。

    白求安和李慕斯兩個人依舊遵循著白求安先頂李慕斯后上的基本原則。

    但當李慕斯以為就要成功的時候,骸刀距離四翼神侍的肌膚只有那么一點點,哪怕祂現在轉身也只會加速自己的死亡時。

    四翼神侍轉身了,不但很成功的轉過身。而且骸刀卻要比李慕斯的刀還要快。

    后發先至。

    朝著李慕斯雙手手腕砍了下去……

    當!

    申猴·完美復制

    對象是眼前的四翼神侍。

    李慕斯擋住了四翼神侍的這一刀,甚至兩者之間不相上下。

    刀身開始發出金屬摩擦的刺耳聲音,遠處被一刀砍飛出去的白求安已然生生止住倒飛的趨勢。

    雙腳直接扎根于腳下的廢墟,任由殘渣和尖銳物劃傷小腿和腳掌。

    站定,反沖。

    白求安深知四翼神侍的力量和速度,眼下他和李慕斯沒有一個人能夠單獨面對這么強大的怪物。

    哪怕兩者之前只是差了不到一個等級,但現實已經完全擊碎了白求安腦海中對于戰力的計算方法。

    一個戰力等級的差距永遠都是一個等級,并不會因為你晉級之后吃下多少塊神源而改變,這是質的變化。

    四翼神侍明顯愣了一下,祂沒有想到眼前卑微的螻蟻竟然能夠當下自己的這一刀。但沒關系,人類能擋住祂幾刀呢?

    揚起的手臂短暫的蓄力,白求安幾乎沒有看見揮擊的這么一個過程,四翼神侍的骸刀就已經出現在了李慕斯的眼前。

    但是……

    李慕斯的動作和四翼神侍如出一轍。

    動作上的完美復制。

    茲……

    李慕斯死死攥住骸刀,但腳下還是往后滑了好幾步。

    完全一樣的動作,四翼神侍的速度固然很快,但總會在某一個角度上被李慕斯擋住。后果無非就是李慕斯多退幾步,又或者震斷自己的手臂。

    當然,李慕斯也可以像剛開始那樣進行另一種復制。只不過那樣的力量他可能撐不了幾秒鐘。

    白求安已然逼近。

    手中的獄鳳在空氣中尖嘯著沖向四翼神侍,可四翼神侍的骸刀已經挑入空中。反手后墜,鋒利的骸刀直插四翼神侍身后的地面。

    同時左手握拳擊向了李慕斯。

    獄鳳·哀鳴。

    當獄鳳與從天而降的神侍骸刀接觸的前一秒,白求安突然向前一頂,斜砍出去的獄鳳猛然間炸開。

    已無刀刃的獄鳳稍稍偏離了角度,仍是向前刺去。回旋在激射出的獄鳳碎片毫無停息的再度沖向獄鳳。

    獄鳳·歸巢

    驚心動魄的一幕,就好像穿過水面一般。獄鳳恰好穿過了橫檔在自己行進路線上的神侍骸刀,在它的另一側出現。

    措不及防的戰斗方式,讓四翼神侍也沒能反應過來。

    獄鳳入肉,但可惜因為眼前這個四翼神侍體型的問題,白求安沒能刺中神源的位置。

    感受到痛楚的四翼神侍怒吼著,原本打向李慕斯腦袋的拳頭突然橫拍出去。

    卻恰好用手擋住了李慕斯刁鉆的一刀,這個神侍哪怕在受到生命威脅的情況下仍舊冷靜的可怕。

    所謂的怒吼或許只是一種情緒的宣泄,更可能的,更恐怖的……或許是為了迷惑白求安和李慕斯。

    四翼神侍驚人的反應速度卻讓白求安更加冷靜,眼睜睜看著右手邊的骸刀被四翼神侍用一種不符合人型結構的方式撩砍過來。

    白求安退而求其次,的順著記憶中神侍的骨骼結構從四翼神侍的身體中橫切過去。

    獄鳳暢通無阻的沖出四翼神侍的身體,同時帶給了四翼神侍身體一個巨大的創傷。

    可四翼神侍的骸刀緊跟著就順著白求安右小臂飛了過去。

    帶走了白求安的鮮血還有小臂上的骨頭碎片。

    可卻是恰到好處的角度。

    白求安的眼神冷的可怕,哪怕如此撕裂般的痛楚也沒能讓他的手有一絲顫抖。眼睛直勾勾看著那從眼前飄過的骨頭碎片還有血肉。

    四翼神侍快速的轉頭,轉身,眼睛看了過來……

    白求安的左手和獄鳳同時動了。

    屈膝再度將自己的身體放到更低處,左手做出了一個拋擲的動作,握著骸刀的右手則是重新沖著剛剛骸刀從四翼神侍身體里沖出來的傷口看了過去。

    隨即整個人前沖。

    碎骨片和連帶著的血肉巧合的落入到了白求安的手中,也就是在這一瞬間。早已經在蓄力狀態的左手猛地加速發力。

    血肉和碎骨片瞬間飛了出去,好巧不巧的遮住了白求安和四翼神侍之間的視線。

    四翼神侍轉動的身體,骸刀從后面掃過同時的目的則是為了在對付眼前這個給自己造成傷害的螻蟻之前,掃開另一只螻蟻。

    完美的以一敵二的計劃,絕對的力量速度以及反應力。讓四翼神侍做到了以力壓人的極致。

    造成一個短暫的一對一的戰場,然后逐個擊殺。

    但很不巧,白求安想到了四翼神侍的想法。

    先前造成的傷口在四翼神侍轉動身軀的時候開始大量飆血,那里正是四翼神侍的腰部。

    而更好的,是這處傷口此刻完全暴露在了白求安的正前方。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