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生肖神紀 > 第148章 都是緣分
    “坦白說你身上并沒有那種大旗云展,天下風云自我起的領袖氣質,事實上包括我在內的1110小隊里的所有人都很怕你。”

    “那是一種潛意識的感覺。可你的某些行為又似乎在一直暗示我們。只要做你的隊友,我們就可以很踏實……”

    孫延喜長篇大論的說了很多很多。

    白求安對于所謂的氣質并沒有多少感覺,唯獨對于孫延喜一開口便對自己一針見血的那種剖析,讓白求安默然……

    像是迎頭而下的一盆冷水,雖然兩件事看似毫無關系。

    但白求安已經冷靜了很多。

    孫延喜嘴里什么狗屁的領袖氣質,什么“我們都怕你”,其實都是在為最后那一句“只要做你的隊友,我們就可以很踏實”做鋪墊。

    孫延喜很了解白求安是個什么樣的人。

    “晚安?”

    白求安抬頭看著仍舊一臉平靜的孫延喜。

    “我知道一個鍵盤俠,是跆拳道社團的社長。因為和祝楠的某些私人恩怨也在帖子下面陰陽怪氣的說了些惡毒的話,更巧的是他和那個何辰關系密切。”

    孫延喜笑瞇瞇的,像是大棒加棗的套路。

    “能打?”

    “不能明著打,而且還要過兩天。畢竟咱們十二殿是要將就證據確鑿才能問心無愧的。”

    孫延喜說著話,白求安總覺得還是有點夾槍帶棒諷刺自己的意思。

    “等你消息?”

    “現在該是我等你消息了,咱們現在的職務可是調換了。”孫延喜推了推眼鏡,

    繼續說“我把那個本子放在了書房,里面有這個跆拳道社長的生活習慣。守著便是。”

    “多謝。”

    “公事公辦嘛。”

    白求安最終沒有做出任何行動,今晚的孫延喜無形中給白求安好好上了一課。

    人生從來不是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就可以占據大義的做一些破壞規則的事情。世界上從沒有功過相抵這一說。

    功是功,過是過。

    就像兩條軌道上朝著相反方向開的火車,不會因為它們某次的擦肩而過而發生不可思議的事情。

    如果有,只可能是車毀人亡。

    白求安晚上睡到早上五點,就起床研究孫延喜給的那個筆記本。

    不得不說學霸的成功其實都是必然的,一個簡單的人物筆記硬是讓孫延喜寫出了一種間諜日記的感覺。

    瘋狂的在地下訓練室加練,白求安對于身體的鍛煉強度從來都是沒有最強只有更強的狀態。

    而昨晚的刺激,雖然白求安心里想的明白。但能憋住什么也不敢就是另一回事了。

    早起的還有盧睿群,這個家伙嚴格來說是1110小隊里除了白求安之外最刻苦的家伙了。

    或許是從小跟著自家拳館練拳的原因,從剛開始盧睿群就展示出了卓爾不群的格斗天賦。

    也就因為同宿舍出了個白求安才掩蓋住了原本盧睿群應有的光芒。

    “早啊。”

    “早。”

    兩人打完招呼,各自鍛煉。

    其實心里都憋著一股氣。盧睿群之于白求安以及網上論壇里的那些人。

    白求安之于罵陳曉嬋的那些人,反倒是對惡意調侃自己的其實心里沒多少想法。

    “書房留的有延喜給的關于何辰他們的筆記。你等會兒練完去看一下。”

    “好。”

    白求安接了個語音電話,頭也不回的三兩步跑回樓上。不顧餐桌上李慕斯直勾勾的眼神,白求安自顧自的慌忙穿戴整齊跑去開門。

    門外站著陳曉嬋。

    一身運動服,拎著早餐。

    估摸是趁著時間早趕來看看白求安,運動服什么的,白求安連汗都沒有見著。

    “怎么樣,心里還受的住不?”

    “不太行。”

    陳曉嬋愣了下,沒想到白求安會這么回答。

    隨即微笑著,把早餐遞給白求安“包子豆漿,我想著你們幾個大男人總不能自己包包子吧。”

    “可以學的。”

    “學個屁嘞,書還沒讀明白呢,你學什么包子。”

    陳曉嬋在白求安面前可沒那個文靜范兒。

    但白求安現在一看見陳曉嬋,腦子里就總有那個畫面。

    “今天我送你上課?”

    白求安話一出口就后悔了,自己這張嘴現在是自立門戶了還是怎么著。感覺總是不受大腦控制的時不時蹦出那么兩句不著調的話。

    這事兒緩兩天風頭一過自然就會風平浪靜。自己要真是去送陳曉嬋上課,說不定還得卷起新一輪的風暴。

    自己裸奔的事倒是無所謂,關鍵自己要真這么干不就真把陳曉嬋拉到輿論中心去了?

    可一想……

    陳曉嬋這兩天還要孤立無援的受這個惡氣,白求安心里就不舒服。

    難道又要走長痛不如短痛的路子?

    白求安自己糾結,也是自己跟自己的那點大男子主義較勁。

    “好啊。”

    陳曉嬋答應了……

    白求安愕然的看著陳曉嬋平靜的笑臉。

    “你……”

    “你說的要送我的,難道你要反悔?”陳曉嬋反問。

    “你早上什么課?”

    “選修跆拳道。”

    白求安突然一皺眉,筆記本上好像寫的有什么自己遺漏的東西。

    “教練是誰?”

    “王老師。”

    陳曉嬋盯著白求安,看得白求安有點不好意思。

    “你看什么?”

    “看你唄。”

    陳曉嬋賞了個白眼。

    “我有什么好看的。”

    白求安刷的臉就紅了,破天荒的心里還有點小激動。這是終于get到我的帥氣了?

    “不好看才看唄,要是比我好看,我豈不是一肚子氣了。”

    白求安無言以對。

    “跆拳道……”

    白求安一拍手,嚇了陳曉蟬一跳。

    滿臉興奮說“他奶奶,那個助教是不是跆拳道社團的那個批!”

    “你好好說話!”

    陳曉嬋皺著眉頭看著白求安。

    “咳咳,我是說,你們這個選修跆拳道的助教是不是跆拳道社團的同學。”

    “嗯。”

    陳曉嬋有點猶豫“其實主要是我閨蜜,就是那天跟我一塊兒的祝楠。她和那個社長有矛盾,而且前兩天還吵了一架。”

    “我怕那家伙今天借機找事。”

    “嘿嘿,那為什么找我啊?”白求安傻笑。

    “我那天看……照片,發現你肌肉不錯。”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