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生肖神紀 > 第35章 良心
    “這酒肯定很烈。”

    白求安面目猙獰,臉色發白。

    看著幾人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白求安才反應過來“有什么收獲?”

    “普通的二層筒子樓,而且簡潔的可憐。”盧睿群嘆了口氣。

    “我上房頂看了一眼,類似華容道的長條分布,狹窄的街道。遠處霧蒙蒙的……”孫延喜推了推眼鏡。

    “天上的數字變成了三百零二,六十二……”

    “我……就守在門口。”李慕斯撓撓頭,看著白求安。

    “這才過了過久,半個小時有沒有?就死這么多人!”盧睿群一臉難以置信。

    “這幾個月天天打得各種各樣的架也不是白打的,更何況你看咱們哪次打架不是血成片成片的流?”阿德說著。

    “那也太狠了……”

    “你剛剛砍121宿舍的人的時候,也沒見你下手慢啊?”

    “那還不是怕出刀慢了,耽誤了你們?”

    “嘿,我這個出刀最快的,也不見得好。”白求安講了個冷笑話。

    “放輕松點,我現在更相信這是一場考核了。”白求安繼續說著。

    “我也這么想,不提腳下這片莫名其妙的地方。就光天上這些數字就太玄乎了。我更傾向于是十二殿的神奇……就像求安之前說的,這很可能某種精神類的神咒。”

    “等等……問題的關鍵不該是延喜你哪來的自信一個人跑上樓頂的?”李慕斯見鬼似的看著老實巴交的孫延喜。

    “就……走上去的。”孫延喜推推眼鏡“如果沒有事件掌握大輪廓,就沒法制定合適和正確的方案。這樣會導致容錯率的直線下滑。”

    “哎……下次好歹再帶個人。”白求安站起來,覺得已經適應了現在的這種感覺。

    “知道了。”

    砰!咔!

    說話間,外面再度傳來一陣嘈雜聲。

    “宋樹!你瘋了吧,這可是考核……你要敢強女干我們的話,宋教官肯定砍了你的腦袋!還有你們!如果還是個人的話就趕緊摁住這瘋子!”

    “雨晴,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啊……那群家伙明眼一看就知道本身就是一幫劊子手。你看看那天他們殺人死人……還有叫我們撿尸體碎塊,正常部隊哪個會這么做的!”

    男聲越來越激動,最后轉為陰冷的語氣。

    “而且……咱們從來這兒的第一天就好了,到現在都幾個月了你連手都沒讓老子摸過。今天正好兩個宿舍一男一女簡直就是天作之合……”

    白求安幾個人在里屋聽著,然后互相對視了一眼。

    宋樹和章雨晴這對情侶他們是知道的,而且情況也大致符合。宋樹在當下這種情況惱羞成怒似乎也不是不可以理解。

    “不能不幫吧?”盧睿群出聲,看著白求安。

    “嗯!”白求安點點頭。

    沒碰見也就算了,真碰上了不幫……

    良心過不去。

    五個人再次確認眼神,然后踹開里屋的門從敞開的大門沖了出去。

    十個人,五男五女,圍在屋子外面不到五米的地方。

    第一時間轉過頭,拿著骸刀對著他們。

    “瑪德!”盧睿群罵了一聲。

    “對不起……”孫延喜滿臉愧疚,他回來時似乎忘記關大門了。

    “我本以為騙不到人呢。”章雨晴朝著宋樹吐吐舌頭,儼然一副情郎妾意的……狗男女。

    “你們這可是欺騙我們的感情啊!”李慕斯嚎哭似的喊了句,滿臉委屈。

    “考核嘛,又不是真的……”宋樹摸摸鼻子“對不起啊各位。”

    “現在想想,你們剛剛那段狗血的劇情是真的假……”盧睿群一臉悲憤他本來還想著有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戲呢。

    “小腳?!”李慕斯突然揮揮手“你看看,你家情哥哥在這兒呢。”

    對面章雨晴的宿舍,赫然有那晚問白求安喜歡什么女孩兒的疑似愛慕者的曹筱嬌在。

    “求安,快說兩句!”李慕斯連忙攛攆著白求安。

    白求安看了看對面的人數,然后想了想。

    “對象沒有誠信重要!”

    這是曹筱嬌的聲音,好像還有點一語雙關的意思。

    “寶寶真乖!”原本嚇了一跳的章雨晴猛地在曹筱嬌臉上嘬了一口。然后惡狠狠地看向李慕斯“你少在這兒挑撥我們寢室的友誼。”

    白求安朝著李慕斯攤攤手,氣氛好像有了那么一瞬間的輕松。但隨即更加嚴肅起來。

    “怎么打?”

    刀鋒相對,雙方劍拔弩張。

    “當然是一窩蜂上咯,你可是白求安。”

    不等宋樹和章雨晴兩人再說什么,白求安一馬當先沖向女生。身后盧睿群幾乎和白求安同步。

    李慕斯三人再慢一步。

    可本就距離極近的兩撥人馬,這一步已經讓宋樹他們反應過來。眨眼的功夫,就有三把骸刀劈開了110宿舍的小團體。

    白求安和盧睿群在前,李慕斯三人被橫步跨進來的宋樹直接攔下。

    白求安沒工夫回頭,即使面對女生他的骸刀也沒有遲鈍絲毫。

    拖在手中的刀瞬間停步上挑,帶著火花從女生兩腿之間一路高起。

    那女生雙手握刀從上往下力劈,一個下意識的防守動作。但面前的白求安像是早已經意料到一樣。

    骸刀上挑的瞬間就已經轉身。

    三百六十度,

    橫劈。

    腰斬一半,大跨步前沖。

    行云流水的出刀方式,看不出一絲停頓。就好像這本就是千錘百煉的連招一樣。

    可身邊已經有兩把骸刀呼嘯而至。

    白求安身體后仰,順勢雙膝跪地,雙手攥著骸刀下壓幾分一路滑行。

    地上有兩排足有一米多長的,清晰可見的長條血跡。而兩把骸刀堪堪帶走白求安頭頂的一撮頭發,咣當砸在地上。

    而白求安眼前一片漆黑,整個人幾乎貼在一片溫熱處,那把被白求安攥的最緊的骸刀緊貼在白求安頭頂,被送入女生的身體。

    鮮血順著白求安的頭頂向著四周擴散。

    耳朵、眼睛、心里……

    咔!

    刺啦!

    嚓!

    拔刀,再捅進去,再拔刀。

    白求安有一瞬間的愕然。

    隨即迅速側身翻滾,手腳并用爬到了女生身后。用齊文超教的,在戰場上,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東西。

    而眼前的女生,就是當下最好的掩體。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