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生肖神紀 > 第16章 荒唐的理由
    盧睿群說著說著有些不好意思,滿臉的尷尬。

    “繼續說啊!”

    白求安幾個人倒是聽的津津有味。

    “然后我就在人家館子里坐著等,我爸水平也不錯剛開始跟那人打的有來有回的……再然后我爸就被一通背摔飛踹。”

    “再然后……他們武館的墻就開了。”

    “開了?”

    “就是有機關的那種……里面有刀劍槍手雷什么的……然后就過來了。”

    “那你爸呢?”

    “我爸早就被打暈了……”

    “真不知道該說你是幸運啊還是不幸。”

    幾個人一臉惋惜的同時,還有藏不住的幸災樂禍。

    “好了下來該你們了!李慕斯就你,你笑得最開心。”

    “我啊……”

    “我正在家里彈鋼琴,然后突然一個男人踩在我家鋼琴上開始干嘔。這我哪能忍啊是不是,彈得爛也不能這么不尊重人是不是?”

    李慕斯現在想起來還是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

    “重點難道不應該是這家伙突然出現在你的鋼琴上嗎?”

    盧睿群吐槽道。

    “然后那家伙一腳就把我鋼琴踩碎了。”

    “再然后一群人沖進了我家,噼里啪啦的打起來了。”

    李慕斯一臉抑郁。

    “結果呢?”

    “我被氣暈了。好家伙你見著一腳把你鋼琴踩稀巴爛的家伙你不氣啊。”

    宿舍里一陣意味難明的低笑。

    “我是……在一家研究所實習研究。”孫延喜也帶了一副圓框眼鏡。

    “我的天,你不是今年應屆嗎?”李慕斯長大了嘴巴。

    “對,提前學點,而且我是保送清大。”

    眾人:“……”

    “然后實驗室的儀器出現了一點問題,我以為是有什么新發現,一邊跟師傅匯報,一邊跑過去。”

    “然后呢?”

    “人都死了,一個眼睛冒白光的家伙殺了研究所里所有的人。但祂也被幾個拎著刀的人殺了。”

    白求安靜靜的聽著,寢室幾個人運氣都還不錯……不過也是,運氣差的估計都來不了了。

    白求安下意識的摸摸心口,有些心有余悸。

    咚咚咚!

    一陣極有規律的敲門聲響起,幾個人迅速把頭埋進被子里,死尸一般寂靜……

    唯獨孫延喜除外。

    “請問哪位?”

    孫延喜很有禮貌的問了句。

    “你是個傻子嗎?”

    白求安拿被子蒙著頭,一臉無語。

    砰!

    宿舍門被一腳踹開,準確的說是一腳把門從門框,踹到了正對面的墻上。

    “背上被子,出來跑步。”

    幾個人看了眼幾乎鑲在墻上的鐵門,默默吞了口唾沫,老老實實的照著宋綾羅的話站在操場上。

    從宋綾羅身邊走過的時候白求安才發現,或許這個總教官連一米五都沒有。

    白求安等人第一次,估計也是第一批見識到了紅磚樓后邊到底有多么廣闊的土地。就單是這個操場……

    至少是一千米一圈的那種。

    十圈。

    因為都是應屆,又有體育加分項的促進。大家的身體素質還都可以,跑完了。

    宋綾羅沒有說多長時間。

    “再來十圈。”

    李慕斯一屁股坐在地上,氣喘吁吁。這差不多是他的極限了,更多的可能是徹底絕望了,再跑他肯定要死的。

    “不跑?”

    宋綾羅一挑眉,幾個人覺得周圍的溫度好像都降低了不少。

    “也成,跪地上給我磕個頭就可以回去了。”

    “你這是侮辱人!”

    盧睿群本就跑的臉紅,這下被氣得像個熟透的蘋果。

    “那又怎樣?”

    宋綾羅居高臨下的看著盧睿群,毫無感情。

    “我替他們跑。”

    白求安突然站起來,好像沒了剛剛累癱的模樣。

    “呦呵,見義勇為?不對,是義薄云天?”

    白求安沒說話,就盯著宋綾羅。

    “四十圈啊。”

    “我知道。”

    “求安,別聽她的。我就不信她能把咱們怎么樣!”李慕斯大聲嚷嚷著。

    “看來他還有力氣啊。”

    宋綾羅一臉冷色。

    “你可以罰,我都接著。”

    “這兒是可以死人的。”

    宋綾羅看著白求安,不知道眼前的新人哪里來的勇氣說出這句話。沒有食用過神源也沒有覺醒的普通學生,根本沒可能跑完四萬米。

    “我會跑完的。”

    “好啊,你跑吧,跑完我就讓你們回宿舍。”

    “白求安!犯不著……”

    “沒事,我就試試……真不行就一起挨罰唄。”白求安扭頭,給眾人一個安慰的笑臉。

    遠處,有紅磚樓上的老兵正看著這邊的熱鬧。

    “那個新人是在搞笑嗎?四十圈?”

    “他以為他是馬拉松運動員?”

    “喂,綾羅也是瘋了。竟然真給這機會,萬一跑死了多可惜,最起碼也得讓新人死在前線啊。”

    四十圈。

    宋綾羅沒有加圈,但前后加起來已經是五萬米了。

    二十圈。

    白求安一如既往的平穩,好像只跑了兩圈一樣。盡管大汗淋漓,但氣息依舊浮動有序。

    三十圈。

    白求安一臉猙獰,他感受到了自己現在的極限。但他沒有停……

    三十四圈。

    白求安爬在地上,汗水一瞬間浸濕了地面,大口的吸著火辣的空氣。

    遠處,那些老兵已經紛紛閉嘴。看著操場中間跪倒仰面朝天的白求安,不知道心中如何做想。

    “你……圖什么?”

    宋綾羅站在白求安旁邊,看著一臉狼狽的少年。

    “我……這是一個新世界對嗎?”

    沒人知道今天那一躍,或者更遠的那逼仄巷子里發生的事情,對白求安的內心究竟有著多么巨大的沖擊。

    “是。”

    白求安擠出一個微笑,很難看,但讓人莫名的心疼。

    “我……我想試著交幾個好朋友。”

    “朋友是這么交的嗎?”

    宋綾羅面無表情,她有想過白求安會“坦誠的說”,我想裝一波;也可能是“我就是不服氣,氣不過”;甚至是“男人從來不能說不行”這種玩笑話。

    但她從沒想過白求安這么做的理由,會是“想試著交幾個好朋友”。

    “我媽說我真心待人,人真誠待我……我信的。”不過這話白求安沒說出來,兩眼一翻,倒了。

    整個宿舍的人都是被老兵給抬回去的,一萬米雖然時間充裕,但真跑下來該累倒的還是要倒,幾個人也就清醒了一會兒,看著白求安開跑沒幾圈就陸續倒在了操場上。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