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真的只是個醫療兵 > 第88章-你見過我的李巍哥哥嗎【求推薦票】
    “這次他運氣好,撿回來一條命。”陳老先生低嘆一口氣道:“他的求生欲比尋常人強上太多,但下一次就沒這么好的運氣了。”

    姜太初點了點頭,陳老先生倒也沒有繼續埋怨,跟姜太初打拼了半個世紀豈會是不懂他的性格,說了意外就代表著真的是意外,只是他并不贊成姜太初這種激進做法,這半個世紀以來他見過的天才如同過江之鯽當然見過天才的尸體也不少。

    他一直覺得軍部有時候過于苛刻根本沒有給予這些優秀的年輕人足夠的成長空間,但姜太初卻堅持如此,用他的話來說就是向死而生,他需要的不是天才而是真正能夠肩負得起整個赤龍共和國未來的人。

    “這段時間勞煩你照顧他了。”姜太初站起來,既然李巍度過了危險期那他留在這也沒有意義了,作為共和國的最強存在愿意耗費超過一個小時在這里等待已經足夠證明李巍在他心中的分量。

    “剛回盛京不打算回家看一下?”陳老先生睜開眼問道:“你家那孫女前幾天找我說大半年沒見過她爺爺了。”

    “何處不是家,無非是大家和小家而已。”

    姜太初輕笑一聲,目光深邃輕聲道:“我去一趟昆侖洲,給這個小家伙討一個公道。”

    ......

    無盡的黑暗當中,李巍意識渾渾噩噩,他整個人的靈魂好像都在沉睡,時不時偶爾意識到自己現在似乎不太妥,但下一刻無盡的黑暗用來再度讓他意識陷入渾噩當中,不過唯一的好消息就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李巍的意識開始逐漸保持更頻繁的清醒。

    他知道自己還活著,也知道自己似乎陷入了某種昏迷的狀態,他想蘇醒過來但卻怎么都掙扎不起來,只能默默地等待著...

    而在這個過程當中,李巍發現自己的身體似乎處于一個很玄妙的狀態,明明是一種不負重荷的殘軀但此時此刻卻是在迸發著生機,這讓他有種預感似乎自己在進行著一種蛻變,就這樣外界一個多月時間過去了李巍仍舊沒有蘇醒,但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內卻是發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赤龍共和國至高戰力姜太初降臨昆侖洲直接砍了六位不同國家的駐軍負責人,整個過程一個字都沒有說,事后以黑鷹聯邦為首的六大國家紛紛提出了抗議要赤龍共和國給出一個說法,卻不曾料到當日赤龍共和國的四十八位鎮國之柱齊齊現身在不同區域的邊境,如此強勢的姿態頓時讓所有抗議的聲音瞬間消失。

    同時昆侖洲的諸多國家竟然開始主動接納赤龍共和國達成了高度合作協議,這讓其他國家的利益遭受到了莫大的損失,昆侖洲是一個極為重要的戰略資源區域,誰能夠在這片區域與更多的國家達成合作就可以獲得數之不盡的資源。

    對于這一點其他幾個國家想破腦袋也沒有想明白,為什么昆侖洲這些土著會選擇與赤龍共和國達成合作。

    而對于很多今年入伍的軍人而言三個月的新兵訓練期也是結束了,全國各地軍區的新兵都返回原地開始了他們真正的軍旅生涯,而作為全國出了名的死亡軍區,秦木正在目送著今年順利畢業的新兵們一個一個露出劫后余生的神色登上歸家的列車,他內心是毫無波動的。

    “今年還湊合吧...除了有幾個不成器的要留下來,其他的都能勉強及格畢業。”秦木歪著頭對著旁邊的默不作聲的葉無雙道:“李巍那臭小子也不知道怎么樣了,都去了一個多月了,怎么還沒半點消息?”

    葉無雙靜靜地沒有說話,關于李巍的消息她也沒有權限知道更沒有辦法打聽到,就連自己那個身為鎮國之柱的父親也只字不言。

    但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能夠確定李巍還活著,因為李巍陣亡的話軍部那邊早就有所通知。

    ......

    光陽市一列火車徐徐進站,停穩后一個拄著拐杖的女兵從車上走下來,深呼吸地一口新鮮的空氣道:“老娘終于又回來了...”

    秦紅魚在呼吸到故鄉的空氣那一瞬間整個人有種恍若隔世的錯覺,昆侖洲這一趟任務讓她實打實地在鬼門關走了一圈。

    “秦隊長,這邊。”

    這時候,三五個軍人走過來笑著道:“秦隊長,你這出一趟任務怎么把自己弄成這樣了?”

    “別說了,能活著就不錯了。”

    秦紅玉努了努嘴道:“對了,老科,能不能幫我查一下金石軍區有個叫李巍的人?”

    “嗯?金石軍區?怎么了?”

    “沒,就打聽打聽。”秦紅魚笑著道:“我欠這家伙很多頓飯。”

    “隊長怎么也在找這個人?”這時候一個人驚訝地道:“昨天我來這邊送人的時候,車站就有個小女孩看見穿著軍裝的人就在問有沒有見過李巍。”

    秦紅魚眸孔緊縮,這...是巧合嗎?

    “那個小女孩在哪?”秦紅魚當下追問道,當初昆侖洲一戰過后她們活著的人都搶救了過來,但也足足在那邊養了一個月的傷才各自返程,但從頭到尾就完全沒有李巍的消息如同他這個人在世界上消失了一樣,作為出生入死過的戰友,一群人都在擔心李巍但以各自的權限肯定也沒法查詢什么。

    所以約定好了在返回各自軍區后如果有李巍的消息就第一時間互相通知,秦紅魚在聽到也有一個人叫李巍,不由得就來了興趣。

    “我帶你去找找,剛才我還見著那小女孩呢。”

    隨后秦紅魚在戰友的帶領下來到了候車站門口的大廳,一個抱著洋娃娃的小女孩無助地蹲在了角落,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斷地掃視著來往的人群似乎在尋找著什么,旁邊還有一個滿頭銀發的老太太似乎在勸說著什么,小女孩時不時地搖了搖頭滿臉的小委屈,但眼中的倔強卻是讓秦紅魚想到了那一個人...

    而在秦紅魚看著小女孩,小女孩也看到了秦紅魚這邊一群穿著軍裝的人,小眼睛明顯地一亮抱著洋娃娃一路小跑過來。

    “姐姐,請問您見過我的李巍哥哥嗎?”

    小女孩昂起頭手里舉著一張照片,大眼睛充滿了期待,一次又一次的回答不知道,似乎并沒有磨滅她眼中的堅持。

    照片上是一個大男孩抱著一個小女孩坐在自己肩膀上,兩個人都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秦紅魚張了張嘴,雖然照片中的李巍顯得青澀許多,但笑起來的模樣可是一點都沒有變過。

    李巍...居然是光陽市人!!!

    秦紅魚而且敏銳地捕捉到了照片上的日期,就在四個月前...等等,照片上的李巍好像剛成年,他...

    “其實我是一個新兵。”

    秦紅魚腦海中回想著當初李巍說這句話的時候,整個人都傻眼了,尼瑪...李巍真的是新兵!再想想這幾天好像就是新兵退伍的時間,時間上聯系猜測的話,這家伙真的是三個月前入伍的新兵...

    想到這里秦紅魚心情萬分復雜,大佬怎么就真的是新兵了...

    她低下頭看著小女孩,露出了笑容道:“見過。”

    小女孩頓時瞪大眼睛,一種喜悅涌上眼眸,一下子抓住秦紅魚的手臂道:“姐姐,我哥哥還活著嗎?”

    秦紅魚遲疑了一下,旋即點了點頭道:“肯定活著!”

    如果李巍出了什么意外作為戰友的他們也一早被通知了,事實上至今還沒有李巍的消息,要么就跟自己一樣被安排在什么地方養傷,要么就已經返回金石軍區了。

    “奶奶,姐姐說哥哥還活著!”小女孩雀躍地轉過身,撲向了迎面走來的葉奶奶興奮地道:“奶奶,你問問,這位姐姐說李巍哥哥還活著,真的,她說李巍哥哥還活著。”

    興奮的小女孩都有點語無倫次了,葉奶奶慈祥地撫摸這她的小腦袋柔聲道:“好了,好了奶奶知道了。”

    她視線落在秦紅魚的身上,遲疑了一下道:“這位小姐,您...是真的見過李巍嗎?”

    秦紅魚點了點頭,笑著道:“嗯,他還是我戰友呢。”

    “他...還真的還活著?”葉奶奶詢問道,主要是2個月前有一天一個軍區的人找上門來,送了三萬塊錢說是李巍指定給一個叫小依的女孩,這一下子可就嚇壞葉奶奶了,因為按照通俗只有在陣亡之后部隊才會發放撫恤金給親人,而李巍沒有親人除了小依...

    本來葉奶奶不打算說,可不知道誰多嘴在小依面前說了,導致小依天天起床就抱著自己的洋娃娃在福利院門口一邊抹著眼淚一邊等著李巍回來...

    就這樣等了快兩個月但都沒有李巍的消息,后來又聽說參軍的人到時間回來了,小依不死心非要跑來車站等李巍,不懂事的她只要看見穿著軍裝的人就跑過去問有沒有見過她的李巍哥哥...

    如今居然還真的讓她等到了...

    在了解情況后秦紅魚也是啞然失笑道:“你們誤會了,那筆錢應該是李巍執行任務的獎勵,并不是撫恤金。”

    說出來秦紅魚都覺得怪怪的,他么兩個月前李巍應該是剛入伍沒多久吧?他就能拿任務獎勵了?

    真他么見鬼,這個李巍這么邪門的嘛?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