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刑警使命 > 第352章 舅舅,你有沒有收過徒弟?
    刑警和普通人最明顯的區別之一,就是刑警沒有時間觀念。

    具體來說,刑警不知道什么時候應該休息!

    在蘇長信這里聽了老半天“掌故”,夜色早已深沉,萬家勝卻提出來:“是這樣的,蘇院長,你看能不能請你帶我們去找一下王鐵錘和高天云這兩位,找他們了解一下情況?”

    蘇長信頓時滿臉黑線,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說道:“萬大隊長,這都已經十二點了……”

    說話功夫,一個多小時很容易就過去了。

    萬家勝如夢初醒,有點不好意思地笑起來。

    他是刑警,遇到大案子早習慣了連軸轉,沒有白天黑夜之分。別人可沒這個義務陪他熬通宵。

    郎正說道:“蘇院長,實在是打擾了,不好意思啊。要不,你看明天有沒有時間?”

    蘇長信點點頭,說道:“可以,明天我就聯系他們。鐵錘哥就在安城鐵礦,找他比較容易。高師兄就不好說了,他現在是名人,經常帶隊去參加各種比賽,還有省里武術協會的各種會議都要參加,跑來跑去的,也不知道他在不在家。而且,他如今是住在市里面。”

    安城縣與平安市接壤,離靜北市區還有一段不短的路程。

    “那就太辛苦蘇院長了,打擾你工作,慚愧慚愧。”

    別看郎局是業務干部出身,在場面上摸爬打滾那么多年,客氣話那是一套一套的,倍兒溜。

    蘇長信笑道:“沒事沒事,郎局太客氣了,協助公安機關破案,是每個公民應盡的義務。”

    好吧,蘇大夫當上副院長之后,客套話也是張嘴就來,顯得覺悟特別高。

    “這樣吧,郎局,我先安排你們幾位住下來……”

    “不了不了,這怎么好意思?蘇院長,住宿問題我們自己解決。已經耽誤你不少時間了……”

    蘇長信這話也就是客氣一下,堂堂市公安局副局長出差,住宿問題還是可以解決的。

    當下大家起身告辭。

    蘇荔欣和葉九也沒有提出來要住到蘇長信家里去,實在是太晚了,這當兒回去,怕是家里人早就睡了,再去打擾明顯不太好。

    再說,盡管是兄妹至親,住在家里也還是有諸多不便,遠不如住賓館那么自在。

    臨出門的時候,葉九忽然問道:“舅舅,這些年,你有沒有收過徒弟?”

    所有人就情不自禁地停住了腳步,目光齊刷刷地落在了蘇長信臉上。

    其實這句話,是萬家勝這幫子刑警老早就想問的,只不過一直不好開口而已。這擺明就是在懷疑蘇長信嘛。

    現在由葉九來問,那就在合適不過了。

    他們是親舅甥,縱算說錯了什么,想來蘇長信也是絕不會怪責的。

    蘇長信看他一眼,笑著說道:“我就知道你這家伙心里在想些什么……錄像中那個匪徒,如果真和我有關系,就算他蒙著面,我也肯定能認得出來。認人嘛,也不一定要全看外貌的。”

    是這個理。

    但凡是老刑警,在認人這個方面,都有超出常人的能力。哪怕從來都沒有正面見過某個人,只要對他身體的其他特征熟悉無比,也能一眼就認出來。

    葉九脖子一縮,嘻嘻一笑,趕緊出門而去。

    當晚入住安城賓館。

    以縣名命名的賓館,通常來說,都是當地最高檔的賓館了。至少在世紀之初是這樣,高檔酒店要遍地開花,還需要再等好些年。

    大家都比較累了,時間也很晚,進了房間,洗漱睡覺,一夜無話。

    次日一早,居然是蘇長信先趕到賓館。

    盡管當了副院長,蘇長信也一直堅持著小時候養成的作息時間,早睡早起,按時鍛煉,要不然這好身材怎能保持到五十歲?

    連郎正都有點感動了。

    這辦事認真的人,就是靠譜。

    當警察這么多年,各種人渣見得太多了,郎正這幫老警察,看人的眼光,對人的判斷,早已和普通人大相徑庭。

    熱情邀請蘇長信一起在賓館用過早餐,大家就等著蘇長信表態。

    蘇長信說道:“我們先去安城鐵礦吧,我給鐵錘哥打過電話,他在家。高師兄前幾天帶隊去省里參加一個比賽,可能要明天才能回市里。算一下,時間上剛剛好。”

    “安城鐵礦離縣城不遠吧?”

    萬家勝問道。

    “不遠,兩個小時左右就到了。”

    當下一行人登上小車,蘇長信親自在葉九車上領路,直奔安城鐵礦而去。

    和大華機械廠一樣,安城鐵礦是在山溝溝里,并且比大華機械廠的位置還要偏遠。

    鐵礦嘛,很明顯不可能開在城區。

    路況不是一般的糟糕。

    幸好他們是自己開車去的,要是坐縣際班車,那么至少要三個小時以上才能從縣城趕到鐵礦。

    安城鐵礦規模一般,礦部所在地,類似于一個小集鎮,從山腳下開始,就有各種老式的筒子樓依山而建,次第向上,在蜿蜒的山路兩旁,點綴出許多的生機。

    如果不是鐵礦建在這里,這荒山野嶺的,平日里絕對是人跡罕至。

    三臺小車搖搖晃晃的開到了半山腰,在一片較為開闊的平地將車子停好,大家跟在蘇長信身后,向前走去。

    葉九一下車就東張西望,滿臉好奇之色。

    其實這種礦山,葉九哥在甘塘那邊見得太多了。本質上,鐵礦和煤礦沒什么大的區別,極目所致,都是灰蒙蒙的一片,令人心中平白無故的生出許多的郁悶之意。

    每個礦山的植被都被破壞得很嚴重,而且五十年代草創的時候,也沒有什么合理的規劃,整個礦區顯得亂糟糟的,毫無美感可言。

    但對這里,葉九心中的感覺頗為不同。

    安城鐵礦,畢竟是他外公,舅舅,老媽的“故居”,自然而然的有些親切感。

    “媽,你小時候在這里生活過嗎?”

    葉九小聲問道。

    蘇荔欣微笑著說道:“嗯,整個童年階段都在這里渡過……那時候啊,這里很好玩的……”

    語氣中頗多感慨之意。

    雖然后來的經歷不是很愉快,但畢竟過去那么多年了,留下的,自然都是童年的美好回憶。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