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狂少歸來 > 第四百九十四章 解決之法
    “什么辦法?”葉修直接開口問道。

    “婷婷只要將神道修煉到‘神之境’,‘神之烙印’自會消散!”林初雪緩緩開口道。

    “神道?神之境?”葉修滿臉的錯愕,轉頭看向了陳婷婷,陳婷婷的臉色卻是“刷”得一下蒼白一片。

    習武,需要天賦,沒有天賦的人,再怎么勤奮,成就也終究有限。

    修習神道,更是如此,甚至比習武更加的苛刻。

    再沒有天賦的人,只要勤奮練武,總能取得一定的成績,可要修習神道,若是沒有天賦,再勤奮也沒有,根本連門都入不了。

    甚至修習神道的條件比習武苛刻百倍千倍,一萬個人里面,總有幾個人適合習武,可一百萬人里面,卻也未必有一個人能夠修習神道。

    這也是為何林家人在發現陳婷婷竟然是能夠修煉神道的璞玉之后,不惜強行抹除她的記憶,也要將她拉入林家的原因。

    不過就算如此,陳婷婷也只是有天賦修行神道,實際上至今為止,她連門檻都沒有邁進去,就更別說達到那傳說中的神之境了。

    根據她自己掌握的信息來看,如今整個曙光會,還沒有一個“神之境”的存在,甚至近百年來,也沒有一人。

    難不成,自己一輩子都沒辦法擺脫曙光會的束縛?

    葉修根本不知道陳婷婷竟不了解神道的境界,也不明白這所為的“神之境”到底是個怎樣的境界,可是看到陳婷婷那劇變的臉色,也意識到想要達到“神之境”極為困難。

    “葉修,你可能還不清楚,婷婷根骨極佳,乃是這么多年來我遇到過最適合修煉神道的人,而修煉神道的第一步,就是要種下‘神之烙印’,這即是一種束縛,也是修習神道的門檻,以婷婷的天賦,不出三年,足以修煉到‘半神之境’,至于能否修煉到‘神之境’那就要看她的造化了!”看到葉修茫然不知所措的模樣,林初雪又細心的解釋了一遍。

    可是這不解釋還好,一解釋,葉修更加的擔憂了。

    他不了解神道,也不知道“半神之境”代表著什么,更不知道“神之境”是個怎樣的境界,可是林初雪的一句就要看陳婷婷的造化了,卻讓他意識到這所謂的“神之境”怕是比自己想象的還要艱難,難不成,若是沒有那等造化,陳婷婷一輩子都要被這“神之烙印”所束縛?

    “葉修,其實我們可以做筆交易!”

    “交易?”葉修冷笑著看向了林初雪。

    你們給陳婷婷種下了這破“神之烙印”,現在還好意思跟自己談交易?

    若不是擔憂陳婷婷真會如林初雪所說,有生命危險,就算拼了命也要將林初雪擊殺。

    “只要你能夠幫我坐上會長的位置,我就幫助婷婷獲得自由!”林初雪也不在意葉修的譏嘲,繼續開口道。

    葉修眉頭一挑。

    獲得自由?這當然不是幫助陳婷婷踏入那所謂的“神之境”,只不過是將可以控制陳婷婷生命的三個小鼓交給自己。

    若是真能夠得到這三個小鼓,那就算幫助她成為會長也不是不可以,可問題是,他如何相信林初雪?

    誰知道等她成為了會長,得到了掌控陳婷婷幾面鼓之后,會不會繼續要挾陳婷婷?

    “我答應你!”結果葉修還在思量,一旁的陳婷婷卻忽然開口道。

    葉修一愣,看向了陳婷婷。

    “相信我!”看到葉修投來的目光,陳婷婷微微一笑,朝著葉修小聲道。

    就這么一瞬的時間,她已經想清楚了事情的關鍵。

    林初雪不可信,哪怕這些日子以來,她對自己極好,可陳婷婷不傻,她自然明白林初雪對自己的好完全是因為自己修習神道的天賦,自己的修為越高,進展越快,對她在曙光會的提升越有利。

    而她在曙光會的地位越高,能夠給予自己爭取的資源也更多,更助于自己修行。

    可以說,兩人的利益是綁定在一起,是一種互惠互利的相處模式。

    至于真等到她坐上會長之位之后,會不會翻臉,陳婷婷已經不去在意,她堅信,不管“神之境”多么的艱難,自己都要在林初雪成為會長之前達到那等境界。

    她不怕死,若是真被逼到了絕境,和葉修一同赴死,她眉頭都不會皺一下。

    可現在,她不會死,葉修也不會死,自己所要付出的就是和葉修短暫的離別而已。

    為了日后能夠和葉修廝守終生,這短暫的分別又算什么?

    她可不想自己真的不顧一切和葉修返回國內,最終兩人天各一方,她相信,那樣葉修只會更加的難受,她不想葉修難受。

    看著陳婷婷那堅毅的眸子,葉修也立即明白了她的想法。

    說實話,他當然不想讓婷婷孤身一人呆在異國他鄉,可是他更不想承擔失去婷婷的風險。

    仔細想想,這似乎是目前最好的一種選擇。

    只是……

    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了陳婷婷,依舊沒辦法帶著她返回國內,葉修的心里依舊充滿了憋屈。

    “葉修,不用難過,我們會很快見面的,相信我!”看到葉修眼中的沮喪,陳婷婷笑著安慰道。

    “嗯!”葉修看著陳婷婷,看著她那雙清澈的眸子,用力地點了點頭。

    陳婷婷沒有再多說什么,而是踮起腳尖,在葉修的嘴唇上親了一口,又用力抱了抱葉修,這才轉身走向了林初雪。

    “今日的事情鬧得這么大,你確定你能跟會長解釋?我可不想再被人抹除記憶!”陳婷婷徑直走到了林初雪的跟前,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樣偽裝自己,直接冷冷說道。

    “你放心,會長在乎的只是曙光會的利益,只要達成了最終的目標,過程如何,他不會在意的!”林初雪笑了笑道,絲毫不在意陳婷婷的無禮。

    “好算計!”陳婷婷冷哼了一聲。

    她之前一直想不通,自己可是林初雪晉升的最大底牌,一旦自己嫁給勞德倫斯家族,曙光會肯定會得利,可對于她林初雪來說,卻絕對沒有太多的好處,按理說她怎么都要阻止才對,結果卻一直配合會長的命令。

    現在她完全明白了,林初雪早就知曉了葉修的存在,也早就猜到了葉修會出現在這里,阻止這門婚事……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