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尊 > 第283章 展露實力
    竹林中和竹林外,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隨著趙一鳴進入竹林中,周圍的景色全都變了,那些原本秀麗的綠色竹子,此刻都變成了一柄柄鋒利的劍刃,朝著他激射而來。

    劍氣破空,凌厲至極。

    萬劍齊出,在天際呼嘯,使得整個竹林都化為劍氣風暴。

    “竹中養氣,以氣馭劍,好一個竹林劍陣!”

    趙一鳴雙目金光璀璨,不禁贊嘆道。

    這陣法的確很厲害,可惜依舊無法逃過他的火眼金睛探視。

    而且,這陣法的力量,跟趙一鳴的自身力量比起來,也是遜色太多了。

    “火眼金睛!”

    竹林中,易茂才一直在盯著趙一鳴,當看到趙一鳴施展火眼金睛后,他頓時大吃一驚,不敢置信道:“你居然已經將火眼金睛修煉到了圓滿境界。”

    “若非如此,我又豈能五行圓滿,踏入三陽境。”趙一鳴淡淡笑道。

    易茂才苦笑,他這才想起,聽說趙一鳴是用了極品五行元石構建五行領域的。

    而今,趙一鳴既然踏入了三陽境,那就說明他已經把五種神通給修煉到了圓滿境界。

    這火眼金睛,恐怕就是其中的一種神通了。

    易茂才嘆息一聲,隨即苦笑道:“趙帥不必出手了,易某認輸了。”

    他知道,在圓滿境界的火眼金睛面前,他的陣法,就是一個笑話。

    陣法的玄妙之處,便是在于多變。

    而已經被人看透的陣法,那跟一個擺設沒什么區別。

    易茂才說罷,就要走出竹林。

    然而,處于竹林之中的趙一鳴,卻是擺了擺手,說道:“慢著!”

    “嗯?趙帥?”易茂才見狀,有些疑惑地看向趙一鳴。

    趙一鳴收起眼中的金芒,大手一揮,一臉豪氣干云地說道:“既然是考驗我的實力,那我就不能用火眼金睛來欺負你,否則即便你輸了,你恐怕也不會認為我有資格對抗神箭侯和東海侯。”

    易茂才眼神一凝,遲疑道:“趙帥的意思是?”

    趙一鳴大笑一聲,周身光芒大盛,五行領域席卷出來。

    他長發飛舞,如同一尊魔神,氣勢沖天的笑道:“我就讓你看看我真正的實力,這樣才能讓你心服口服。”

    說罷,趙一鳴撐著五行領域,一步一步地踏入竹林深處。

    易茂才看的非常清楚,趙一鳴明明已經看透了竹林劍陣,但他卻并沒有躲避那些劍氣的攻擊,而是全都硬接下來。

    “怎么可能!”

    易茂才瞪大眼睛,滿臉震驚。

    這是他布置的陣法,他自然清楚其威力有多么強。

    就算是三陽境巔峰的強者來犯,他都有信心用這竹林大陣擋住,甚至是殺退。

    然而現在,易茂才卻看到了令他不敢置信的一幕。

    只見竹林之中,無數劍氣肆虐,趙一鳴卻一點都不懼,他背負著雙手,如同閑庭散步一般,朝著易茂才一步步走來。

    那些犀利的劍氣,根本無法穿透趙一鳴體表的五行領域,盡皆被震得粉碎。

    “他的五行領域怎么會這么強?連三陽境巔峰的攻擊都無法破防!”

    易茂才瞳孔驟縮,一臉的難以置信。

    修為到了三陽境,五行領域幾乎是一個雞肋,沒有多少用處。

    但是趙一鳴的五行領域,卻是給他好好的上了一課。

    世間竟有如此強大的五行領域,連三陽境巔峰的攻擊都無法穿透。

    如果是在戰斗之時放出這種五行領域,那豈不是立于不敗之地?

    易茂才倒吸一口涼氣,他知道,僅憑這個五行領域,趙一鳴的實力就在三陽境巔峰之上。

    更別說,他還聽說趙一鳴煉化了一滴圣獸精血,而且還是中位圣獸的精血。

    由此可見,趙一鳴的真正實力,最起碼也是三陽境圓滿。

    “才剛踏足三陽境,就有媲美三陽境圓滿的實力,如此天賦,真是恐怖至極,難怪世人都說他的天賦是當代第一,能夠和二王子比肩。”

    易茂才眼眸異彩紛爭地盯著竹林中的趙一鳴,此刻他是真的心服口服了。

    “轟!”

    趙一鳴的五行領域一震,攜帶著一股滔天的能量,將周圍襲來的劍刃全部震得粉碎。

    隨即,趙一鳴一步踏出,便來到了易茂才的面前。

    看著面前的易茂才,趙一鳴嘴角微微上揚,微笑著問道:“如何?我的實力可有讓你失望?”

    易茂才朝著趙一鳴躬身行了一禮,滿臉恭敬道:“卑職見過大帥,大帥實力之強,天賦之高,實乃易某平生未見,易某愿在大帥麾下,以效犬馬之勞。”

    趙一鳴聞言哈哈笑道:“好,以后你我便同心協力,讓執法軍恢復它該有的榮光。屆時,我保證,你我都能封侯。”

    “那易某就多謝大帥提攜了!”易茂才眸光熾烈,這一天,他等待很久了。

    他既然選擇加入軍中,自然是沖著封侯來的。

    無奈他運氣不好,被調到了執法軍。

    再加上他沒什么背景,就一直在執法軍蹉跎了。

    如今,他終于見到了能夠帶領執法軍崛起的大帥,自然不甘心繼續蟄伏了。

    所以,與其說趙一鳴收服了易茂峰,不如說他們兩人是合作。

    易茂才不可能因為趙一鳴王霸之氣一震,就拜倒臣服。

    易茂才早就想要找一個合作者,帶領執法軍崛起,獲得戰功,封侯拜相。

    可惜,以前的南寧侯太弱了,達不到易茂才的要求。

    而趙一鳴就不一樣了,易茂才覺得趙一鳴有實力對抗神箭侯和東海侯,他自然愿意相助。

    幫助趙一鳴,同時也是幫助他自己。

    說到底,還是兩人利益共同一致。

    ……

    東海城,執法軍大營。

    一眾懶散的士兵,看著趙一鳴帶著易茂才進來,再次瞪大了眼睛,一個個滿臉不敢置信。

    太震驚了!

    易茂才,這個執法軍獨立特行的副統帥,竟然被趙一鳴給收服了。

    這簡直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這怎么可能?

    一眾執法軍士兵們目瞪口呆。

    繼趙一鳴獨闖東海城大牢,救走俞德壽和胡景明之后,執法軍的士兵們,再次被他給震撼了。

    別說他們了,就連聞聽消息,急忙趕來的俞德壽、胡景明、百里承三人都張大嘴巴,滿臉不可思議。

    他們雖然知道趙一鳴出去是為了收服易茂才,但是他們根本沒想到趙一鳴竟然會成功。

    畢竟,此前南寧侯曾三顧茅廬都沒有請出易茂才。

    而趙一鳴竟然一次就成功了。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王八之氣’嗎?

    “大帥!”

    “大帥!”

    三人連忙迎了上來,一臉激動地叫道。

    這一刻,他們感覺前途無比光明。

    趙一鳴掃了三人一眼,指著其中的俞德壽和胡景明,對易茂才說道:“茂才,這兩人是我兄弟,以后他們會配合你訓練士兵。”

    說完,趙一鳴再看向俞德壽和胡景明,說道:“茂才以后專門負責訓練士兵,你們一定要盡心盡力輔助他。”

    “是!”俞德壽和胡景明齊齊點頭。

    易茂才也點了點頭,他笑著對俞德壽和胡景明說道:“兩位兄弟,以后還請多多指教。”

    能夠被趙一鳴視為兄弟的,那肯定是絕對的心腹,易茂才不是白癡,自然不會因為俞德壽和胡景明的修為低就小覷他們。

    而俞德壽和胡景明也沒有恃寵而驕,兩人連稱‘不敢’。

    看他們和和氣氣的樣子,趙一鳴滿意地點了點頭。

    隨即,趙一鳴看著旁邊的百里承,問道:“怎么樣?我闖過東海城大牢之后,城衛軍有沒有人來找麻煩?”

    一旁的易茂才還是第一次聽說趙一鳴獨闖了東海城大牢,不由得眼神一凝。

    這位新任大帥,不光實力驚人,膽魄也很大啊。

    剛來就獨闖虎穴,這是何等的豪氣!

    “啟稟大帥,城衛軍并沒有來找我們的麻煩,我已經打探過了,那許高飛在去過城主府后,就重新回去鎮守大牢了,一切好像都沒有發生過。”百里承連忙說道。

    趙一鳴眼中光芒一閃,笑道:“有點意思,我本來想拿城衛軍立威,沒想到他們居然忍下了這口氣。”

    旁邊的易茂才已經大體知道了事情的經過,他沉吟道:“東海侯不是沖動之人,他估計是不愿意跟大帥您兩敗俱傷,從而被神箭侯撿了便宜。”

    趙一鳴擺手道:“先不管他了,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訓練執法軍,讓執法軍重新恢復戰力。”

    易茂才聽罷,建議道:“訓練執法軍的事情交給我,大帥,我認為您應該給二王子寫封信,讓軍部以后把軍餉直接發給我們執法軍,而不是交由東海侯轉發給我們。”

    “要知道,三軍未動,糧草先行。對于下面的士兵而言,沒有足夠的軍餉,他們就沒有足夠的修煉資源,自然也就沒辦法提升修為,你再想要讓他們替你賣命,那根本不可能。”

    “所以,我們執法軍的軍餉,絕對不能被東海侯控制。”

    易茂才一席話,說的有理有據,讓趙一鳴很是贊同。

    趙一鳴聽完之后,便點頭說道:“你所言有理,我會馬上寫信給二王子,其實軍餉本來就應該直接發給我們執法軍,以前是神武侯掌控了軍部,他為了拉攏東海侯,才這么做的。”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軍部是二王子說的算,他肯定不會再讓東海侯占有我們的軍餉。”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