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家爹娘超兇的 > 第二百三十八章 給我砸
    李掌柜差點憋不住笑出聲,就英國公的兒子還有懂得詩詞書畫的?

    別搞笑了!

    誰不知道英國公父子都是粗曠的漢子?

    英國公跟著太祖時連字都認不全。

    據傳當時有個笑話,太祖皇帝不信邪,讓擅長教書的人教英國公識字。

    沒過三日,教書的人瘋了!

    英國公就是能逼瘋老師的存在。

    雖然英國公的兒子比英國公強一些,起碼耗費不少資源認全了字也磕磕巴巴讀了幾本書。

    算是青出于藍了。

    可英國公在這上面花費的銀子可以讓尋常人家衣食無憂過上十幾年了。

    顧湖算是在兄弟中間讀書最好的一個,不過比起其余讀書人也是個渣渣。

    他能考中童生據說也是當時的考官被英國公救過……可即便如此,顧湖也是吊車尾勉強過關,隨后在秀才試上立刻就被淘汰了。

    也就是英國公的家人還相信顧湖能考上秀才。

    燕文帝對偏重文官,對科舉尤其重視,絕不會準許任何勛貴在科舉上走人情。

    為此燕文帝曾經殺了幾個勛貴祭旗。

    “敢問顧四爺所說的人是您親哥?”

    李掌柜剛從外面進貨回來,尚未聽到轟動京城抱錯孩子的事。

    在尋常人家,即便抱錯了,養了三十多年,兒子都成家立業了,也就將錯就錯。

    可偏偏英國公不是,大張旗鼓認回親子,寧遠侯是一身落寞走的。

    有人同情寧遠侯,畢竟寧遠侯不僅是英國公最出息的兒子,而且是公認的孝子。

    而顧熙徒有名聲,為人高傲,目下無塵,當年就曾經在京城闖下大禍,不是因為他容貌太好,兩宮太后格外開恩,顧熙未必還能活著。

    顧熙當時就很狂妄,同上官吵架是常態。

    頗有狂生的架勢。

    這要是認回來了,顧熙一定會給英國公招惹禍端。

    然而英國公一意孤行,甚至說出了,我生的兒子,不能把他養大已經很難受了,以后即便顧熙把天捅破了,我也會給他收拾亂攤子。

    “多新鮮啊,自然是親哥,而且我親哥能嚇死你!”

    顧湖極是得意。

    顧熙風度翩翩,瀟灑怡然,“你就是賣假貨的李掌柜?”

    噗嗤,英國公咧嘴大笑,賣假貨?

    說得真好!

    他就喜歡看顧熙目下無塵的樣子,本來就是天上的神仙,何須在意爾等凡人?

    能生出神仙,他家不不知埋在哪的祖墳一定炸了。

    顧嘉瑤著實不知道笑點在哪?

    一句話能讓英國公等人笑得前仰后合。

    李掌柜羞惱道:“哪里來得窮酸?竟然欺辱我?你知不知道冒充官宦子弟會被砍頭的。”

    顧熙還沒來得急說話,英國公已經一拳頭砸在李掌柜的臉上,直接把李掌柜砸了個跟頭。

    李掌柜梳理的很好的發髻散亂,眼角開裂,“你…你怎么能打人?”

    “本國公是打人?明明打得就是一只滿嘴胡話的野狗!”

    英國公冷聲說道:“睜開你的狗眼看清楚,他是本國公的親生兒子,親生的,親生的!”

    好不容易天降驚喜,英國公生怕一覺醒來,顧熙又不是自己的兒子了。

    顧熙心頭一暖,抬手拍了拍英國公的后背,“您別生氣,同他不值得計較。”

    “你長的這么像我岳父,他們眼睛都瞎了,都瞎了。”

    “……”

    小伙計攙扶起李掌柜時,輕聲在他耳邊說道:“他就是顧熙,英國公的親生兒子,據說同寧遠侯當時在出生時就抱錯了……”

    李掌柜聽到顧熙的名稍稍一愣,常年走南闖北,大半時間都在南方收古董字畫。

    自然比北方以及京城的人更清楚顧熙在江南的名聲。

    在勛貴朝臣眼中,顧熙掛冠而去的辭官行為是傻瓜。

    可是南邊讀書人極為推崇顧熙。

    把顧熙看作不為權利同官位折腰的真正名士。

    顧熙容貌又太好,才學極高,詩詞歌賦隨手拈來。

    他已是那些懷念南朝文治百姓的精神支柱。

    南朝雖然被大燕所滅,但是南朝百姓仍人記得當時文華鼎盛的南朝。

    可文華再鼎盛,依然打不過拿刀槍的戰士。

    本以為能堅守的長江天險,層層布局被睿王慕容澤輕易破解。

    最終南朝滅亡。

    南朝不是亡在暴政同昏君之下,而是太相信長江天險了,輕視了慕容澤!

    “你……你真是顧熙?一副字值千金難求的顧先生?”

    顧熙的字畫特別值錢,不弱于前朝的名家們。

    尤其是狂草更是受人追捧。

    每次顧熙揮毫潑墨,總會引起一群人圍觀。

    當然大部分人很難看出顧熙狂草的意境,甚至連字都認不得。

    但是顧熙寫狂草的姿態,狂放不羈的風姿,據說看過的人回家后再看美人,都有種食之無味的感覺。

    顧熙從不賣字,偶爾喝醉了,高興了,他會寫一張書法,隨意當作酒錢,或是直接扔給圍觀的人。

    又一次他竟然把寫好的書法直接扔進水里去,不少人在一瞬間紛紛跳入河水,在河水潤濕書法前,把書卷高高舉起。

    顧熙卻是依靠著畫舫,提著酒瓶子,哈哈大笑。

    可是岸邊的人都很羨慕那個跳進冰冷水面的人。

    在李掌柜看來,顧熙扔自己的書畫同扔銀子一樣,敗家啊,敗家!

    當然廣州江浙一帶還有許多關于顧熙的傳說。

    畢竟縱情山水的顧熙喜歡到處走,以文會友。

    顧嘉瑤卻覺得當時顧熙是喜歡裝逼。

    顧熙微微點頭,眼眸明亮,“你賣假貨給……給我弟弟,是看不起我嗎?”

    英國公笑容燦爛,投給顧湖一個贊許的眼神,很好,干得好,回去加個雞腿。

    顧湖恨不得在自己胸口拍幾下表達興奮之情。

    “聽見沒,大哥承認我是他弟弟啦。”

    顧江顧河眼底滿是羨慕嫉妒。

    不過轉念一想,他們同小寶是兄弟,顧熙認了小寶做弟弟,轉換一下,顧熙也就是他們大哥。

    雖然他們不是很會讀書,但是這么簡單的推理還是可以推算出來的。

    “這個……”李掌柜額頭冒汗,英國公是走了狗屎運嗎?

    顧熙走進店鋪,大體看了一眼,挑出幾個字畫古董,緩緩說道:“剩下的,給我砸!”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