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都市之至尊軍主 > 第600章 薩爾的預言?
    棋盤前,薩爾仿佛看到了人族的未來,與人所知的不同,薩爾不僅是一個薩滿,更是新一代的先知,一個預言家,在距今約2000年前,薩爾預言人族和魔族會展開一場戰役,而人族會為此血流成河。

    即使獸人和矮人也不能幸免,因為掀起爭端的是人類,決定戰爭方向的卻是少部分的惡魔,而人族中,將會出現一位新的人王,他不是神族,也不是魔族,但卻是人族萬年一見的優秀人才,但顯然,上一代人王已經死于神族之手,而這一代人王還在一個初露鋒芒的時候。

    “沈先生的棋下的真好,明明才第一次下這種棋。”

    薩爾對沈天君的學習能力和優秀的智謀贊不絕口,不過也不得不承認,沈天君在下棋方面的天賦是薩爾望塵莫及的。一樣是下棋,沈天君可以一絲不茍的瘋狂思考連續3天,而薩爾只是望著自己的期盼5分鐘,就開始不住地想開小差。

    這就是差距,集中力的差距。

    在面對高手的時候,一點的差距都會演變成不斷擴大的差距。

    但在面對沈天君的時候,僅僅只是集中力,薩爾不知道比沈天君弱了多少倍,而集中力強的人無疑可以在有限的時間里思考超過十步甚至幾十步后的未來,而薩爾則是靠著預言家的力量在努力的抗爭著,然而卻也沒什么效果,薩爾努力的看著自己幾十種未來,卻沒有一次能贏現在的沈天君。

    “沈先生,真的是太厲害了。奧格瑞姆大人,您也來一盤嗎?”

    奧格瑞姆顯然很清楚薩爾的實力,與薩爾對弈,奧格瑞姆從未能贏得一場勝利,而且薩爾是個單純的孩子,從來不懂的讓棋,既然薩爾也贏不了,那這個沈天君就真的是歷代獸人也無法抵敵的人物,他的前途將是無比的恐懼。

    “沈先生既然連你也都能贏,我上又能有什么希望呢?”奧格瑞姆微微的笑著,將從人界帶來的煎餅果子送給沈天君,“沈先生,怎么樣了,身體好些了嗎?”

    “得啦,奧格瑞姆,我們認識都這么久了,你還這么叫我,哈哈。”沈天君當然不知道預言家是什么東西,人類社會中有占卜者,有陰陽師,但是預言家這種職業只有在西方才有,而這種預知力量,沈天君是沒有的,但是沈天君也不在乎,人的命運必須掌握在自己手中。

    “沈天君,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戰爭快要打響了,而我們獸人族和矮人族決定一起參戰,以后我們就是盟軍了。”

    “你的意思是你們也要來參戰,理由呢?”沈天君略微皺了皺眉,獸人族是一個好戰的種族,但是矮人族不是,既然矮人族也參戰了,那這就不是小事,真正意義上的世界級大戰。

    “很簡單,因為我們的對手是魔族的右翼勢力,我們都無法相信對方的野心有上限對嗎?既然現在他會攻擊你們的世界,那過不了多久也會來我們這里,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就不如趁早打消他們的念頭。”

    奧格瑞姆的話里顯然把薩爾是預言家的身份隱藏掉了。但是奧格瑞姆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呢?

    原來,在人族中,已經有數千年沒有出現可以預言幾千年后的預言家了,而能預言幾百年后的預言家也一樣沒有,近代最強的預言家劉秀和王莽也在幾千年前在相互廝殺的過程中,一起消亡了。

    而如今的人類文化史上,已經看不到大預言家的身影了,與其為了透露友方的信息打破對方的是世界觀,不如就先暫且放下,真的涉及預言家的對戰的時候再提也不遲。

    “看來,你們也早就在懷疑魔族的趨勢了,難怪會把你派到極炎深淵,這么說你們很早以前就知道會與我們人族開戰的是極炎深淵,你們是怎么知道的?你們莫非是未卜先知?”

    “你的洞察力果然可怕,不錯,我們族中有預言家,薩爾在2000年前就預言了今日的戰爭。”面對沈天君的可怕的洞察力,奧格瑞姆有點不寒而栗,難怪對方是人王,卻沒有預知能力,這份強大的直追事物本質的力量,即使放在歷史的長河里也不多見呢。

    “哈哈,如果是涉及你們機密的話,我道歉,不過如果方便的話,能不能說說這場戰爭的走勢。薩爾,方便嗎?”沈天君也知道,任何一個勢力涉及到對未來的觀測的力量的時候,這都是最重要也是價值最高的情報,如果對方因為種種原因不方便透露的話,沈天君也是絕對不會勉強的。所謂友軍,更多的時候是需要互相體諒的,當然是在不侵害自己利益的情況下。

    “沒什么不可以的,沈天君先生太客氣了,首先是魔族,魔族幾千年前一直想入侵人族,但是由于神墓的封印,使得人族的異界通道遲遲未能打開,但是魔族這幾千年來,從未失去過侵略的想法。我們獸人族和他們矮人族都在這近萬年的時間里不斷地和魔族征戰著,這其中甚至卷入了泰坦族,但是魔族真正的好戰派其實只是少數,但是我們依然無法讓魔族真正的停下侵略的想法。”

    薩爾雖然只是經歷了最近數千年的戰斗,但是他很清楚過去近萬年都發生了什么,人族(其他平行世界)的歷任守護者將燃燒軍團的所有事項全部公開給了薩爾,所以薩爾也清楚,真正的想平息戰爭需要的不只是武力,還有傳承。

    “看來,是這樣,或許我們會成為友好的聯盟,但是我們的同族也會相信對方嗎?真的不會出現內部矛盾嗎?”兩個人成為朋友只要相互理解就夠了,但是兩個種族結為聯盟需要的可就不只是相互理解,更多的是需要有人從中不斷的調節,因為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必然伴隨著數之不盡的大小沖突,而任何小小的細節,稍有處置不慎,就會爆發種族矛盾。

    “看來,貴族曾經發生過這些問題啊。”薩爾不禁感慨,任何種族,似乎脾氣都不怎么好。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