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鳳云歸 > 第289章 我能信你嗎?
    看著云戰焦急又疑惑的眼神,琉璃才緩緩開口道:“其實我不能肯定,但是,我曾經聽蘇兒說過,有一種病叫選擇性失憶癥!”

    “選擇性?失憶癥?”

    琉璃的話讓云戰不敢相信,如果他理解無誤的話,琉璃的意思是不是想說,凌蘇選擇了跟他有關的事情全都忘記了?

    “嗯!我剛剛說了,其實我也不能確定,只是蘇兒曾經說過一次,我當時也覺得很奇怪,但現在蘇兒的癥狀與之前她說過的選擇性失憶的癥狀是一樣的。”

    琉璃也是皺起了眉頭,他不知道現在凌蘇的情況到底是怎么樣的,如果真是那樣的話,為什么她會不愿意記得有關云戰的一切。

    這么想著,琉璃看云戰的眼神變了變。

    “你······有沒有做什么對不起蘇兒的事情?”

    琉璃的一句話讓云戰瞬間愣住,對不起蘇蘇的事情?如果說對不起,他一直以來做的事情都不能得到蘇蘇的諒解,甚至可以說,蘇蘇是恨他的。

    “呵呵!你是說蘇蘇她是不愿意記起我是嗎?”

    “嗯,可以這么說!”

    云戰聽到這話面上露出一抹苦澀的笑,他知道自己做的不好,也讓蘇蘇失望了,可他在改,在努力的想要彌補蘇蘇。

    但似乎,他的彌補對于蘇蘇來說都不算什么,也根本都是無所謂的。

    現在,蘇蘇選擇忘記他,算是解脫了,可他呢,此時就像是有一根繩索勒住了他的脖子,讓他無法喘息。

    “也許,忘了你,對蘇兒也是一件好事,畢竟,你帶給她的痛苦要多一些,順其自然吧!”

    “是啊,她一直想要離開我,就連她之前懷了身孕都沒有告訴我,我還害得她失去了孩子,那個時候她便已經恨我入骨了,這次,她是怪我的,怪我沒有及時找到她,讓她受了那么多的罪,差點連命都沒了,她怪我了!”

    云戰說著說著,身子竟晃了晃,他似乎想明白了什么,所以,口中一直念叨著凌蘇是怪他的,所以,才會不愿意想起他。

    見云戰神傷的樣子,琉璃便想起之前在金陵國時他的心情與當時的狀態,他無聲的嘆息著,蘇兒那個小女人,就這么牽動著他們兩個大男人的心。

    云戰和琉璃再回到房間的時候,看到凌蘇正安靜地坐在床頭,就連他們進來,凌蘇都似沒有聽到一般的一動不動,連眼神都沒有一點波動。

    云戰和琉璃兩人相視一眼,他們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疑惑,兩人同時上前,云戰走到床邊,很自然的坐下。

    而當云戰坐下后,凌蘇有了反應,她用平靜又冰冷的眼神瞪著云戰,讓云戰怔愣一下。

    “蘇蘇,怎么了?”云戰問道。

    “我認識你!”凌蘇肯定的說道。

    而也就是凌蘇的這一句話,讓云戰如過山車般的情緒一下子從低處爬到了高處,云戰有些激動,比起任何事情,凌蘇能記得他才是他最重要的事情。

    但是,下一秒,凌蘇的話卻又讓他跌入谷底。

    “可是我應該是恨你的,不然不會不記得你,我的記憶是混亂的,我不知道我發生了什么事情,我是受傷了吧,到底是多重的傷我現在還不能確定,但是我很虛弱,我是自己就能感覺得到的!”

    理智的分析,冷靜的語氣,無一不是扎在云戰心口之上的一把尖刀,讓他痛不欲生。

    “蘇蘇,聽我說好嗎?”

    “不必了,你先走吧,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我會問琉璃的,想必如果我沒有忘記一些事情,此時可能也不會想見到你的吧!”

    說完,凌蘇還一副想必一定如此的表情,這更刺痛著云戰的心,卻又令云戰無法反駁。

    因為凌蘇說的是事實,凌蘇就算不失憶,怕是會更加不想見他,這一點他在剛剛就想到了,只不過,他的蘇蘇還是如此的冷靜,分析事情還是一樣的理智!

    看著凌蘇如此堅決,云戰一時之間完全沒了反駁或是無賴的心情,他知道,現在多說什么都是錯的,蘇蘇對他的恨,不是一天兩天的,而是長時間積累而成。

    “賀勤被琉璃一刀斃命,賀知義被我抓了回來,這一次,你想怎么處置都隨你,我不會再阻礙你做任何事情!”

    臨走之前,云戰最后說了這么一句,而凌蘇聽到賀知義和賀勤的名字之時,眼中瞬間顯示出了本能的恨意。

    可是,恨意一閃而逝,凌蘇心底好像有一個聲音,在告訴她過去的事情便讓它過去吧,既然決定無情無愛,便要做到無恨!

    “無情無愛,便要······無恨!”

    心中閃過的這句話,凌蘇下意識的吐出了聲,云戰已經離開,當然是聽不到了,而琉璃此時可是還在房間內。

    云戰走后,屋子里安靜的很,所以,凌蘇冷不丁的冒出這么一句,琉璃是聽了個正著。

    “你說什么?”

    琉璃走到床邊站定,凌蘇就那么仰著頭望著琉璃,良久,她才吐出一句:“琉璃,我還能信你嗎?”

    這一句話讓琉璃“噗呲”一聲笑了起來,他覺得凌蘇是被什么東西給嚇到了,所以,此刻才會如此的沒有安全感。

    “你笑什么?”

    “我在笑你是不是被刺激的過度了,居然會問我這樣的話,如果不信我的話,那叫我來干什么?看你嗎?嘖嘖,來告訴我你記得我多少?”

    琉璃也不客氣了,直接坐到了床邊,笑對著凌蘇,可是即便是琉璃這么開著玩笑,凌蘇還是依舊無法如琉璃那般放松。

    “當當~~”

    而就當琉璃與凌蘇對視的時候,外面響起了敲門聲,琉璃眸光輕斜,隨口道:“進來!”

    琉璃的話落后,門被“吱呀”一聲打開,進來的是一名婢女,凌蘇順著聲音望過去,其實也不是聲音吸引了她,主要是那婢女手中端著的飯菜的香氣吸引了她。

    講真,她現在是真心的餓,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回事,不過,也不容她想太多,肚子似也看到了飯菜,應景的響了幾聲。

    婢女將飯菜直接端到了凌蘇的床邊,放到床幾之上,琉璃才讓那婢女退出去。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