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三千浮屠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忘川(2)
    正文

    “你是——”

    這個滿頭銀發的少年居然認得自己,洛守君又仔細上下打量了眼前少年一番。

    “木三千!”

    那眉眼面貌,那說話不經意間的語氣,不是替東皇太一去了劍宗后山的木三千又是誰?可他為何會成了現在這般模樣?

    “師兄沒事沒事,快把劍放下。”

    木三千笑著讓打鐵師兄把青衣浮屠放下。

    “你們認識?”

    孟青也被弄的一頭霧水。

    “他就是當初在西蜀那時候的啟元傳令使木三千,你也應該見過的。”

    洛守君跟孟青解釋說道。

    “那個傳令使?”

    孟青怎么看都沒能認出來,印象中的那個傳令使跟眼前這個人的模樣差別實在太大。

    “你怎么成這個樣子了?”

    洛守君指了指木三千滿頭的銀發極為不可思議的問道。

    “這個嘛,說來可就話長了。”

    木三千撓了撓已經滿是銀發的腦袋,頗為不好意思的說道。

    “你們怎么會在這兒?難不成也是來偷藥材的?”

    郭打鐵背著木三千一路南下,察覺到昏迷當中的木三千體內有什么東西正不斷流逝,郭打鐵更是心急如焚,等一路到了南疆邊境上木三千的呼吸反而平穩下來,然而著急趕路的郭打鐵回過頭一看,卻發現木三千不知何時已然白了頭發,好似落滿了雪又好似灑遍了月光。

    但不管如何好歹是沒了性命之憂,為確保安全郭打鐵仍然停下來找了一位大夫,診斷過后說木三千只不過身子有些虛弱之外并無大礙,郭打鐵這才徹底放下心來。

    按著大夫開的方子去給木三千抓藥,找遍了當地的藥鋪卻還有幾味草藥沒有齊全,多方打聽之下知道南疆洛族一直是在做藥材生意,無論多么罕見的藥材都不難找到,兩人這才一路打聽著找上門來,卻沒想到能在洛族的藥庫中遇上洛守君。

    “這里是我洛族的藥庫——”

    孟青板著臉一字一句的說道。

    “對啊,我怎么都給忘了,洛姑娘可是洛族人,那你應該知道這些草藥都是什么吧。”

    木三千舉著大夫寫的藥方給洛守君看,絲毫沒有自己行竊被人抓住而感到羞愧。

    “不是,你們怎么進來的到底?這石門沒有族長的信物根本就打不開啊。”

    “我師兄恰好對機關什么的比較在行,石門什么的根本就擋不住我師兄。”

    木三千一臉驕傲,郭打鐵卻很有自覺,極為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這些都是很尋常的藥材,在外面就能找到。”

    洛守君看了一眼藥方,心想這兩人跟沒頭蒼蠅一樣在藥庫里面亂翻,沒給人發現抓住真是福大命大。

    “姚簡師伯一代丹藥大家,師兄你怎么一點都沒學到呢,居然連藥草都不認得。”

    木三千裝作很是嫌棄的看了打鐵師兄一眼。

    “我一直都是個鐵匠,師傅也說我不是煉丹的材料,便沒讓我跟著學。”

    郭打鐵回答的很認真。

    “啊,對了對了!”

    洛守君忽然想起來陳常名跟木三千是師兄弟,應該把陳常名的事情告訴木三千,怎么會把這件事給忘了。

    “怎么了?”

    木三千郭打鐵跟孟青三人皆是被洛守君的一驚一乍給嚇了一跳。

    “陳常名是你師兄對吧?”

    “是啊。”

    木三千跟郭打鐵點點頭。

    “你們陳師兄受了傷,正在未名山修養,我回來族里正是來拿藥去給他送去的。”

    “大師兄受了傷?”

    木三千跟郭打鐵聽聞不禁大吃一驚,掌教師叔的確是讓大師兄來了南疆,郭打鐵卻沒想到兩人能這么快就有了大師兄的消息。

    “未名山又是什么地方?”

    木三千接著問道。

    “是我南疆風族的領地。”

    洛守君趕緊去找了藥材交到木三千手上,然后大概將如何遇上陳常名,后來又如何從大長老手里救出了被當做傀儡的錦素,再后來如何被困在祭臺之下的深淵里,將這些事情的大概始末告訴了木三千跟郭打鐵。

    “大師兄現在怎么樣了?”

    聽完之后兩人擔心陳常名的安危,也不知大師兄一個人被丟在未名山現在如何。

    “經脈受了損傷,其余還好。”

    翻找出需要的幾味藥材之后洛守君又順手在外面把木三千需要的幾味藥材也給拿了出來。

    雖然洛守君現在已經不需要向風族納貢,但孟青還是將以往納貢的藥材清點出來記在賬簿上。

    陳常名那邊不敢耽誤,洛守君便讓木三千帶著藥材先行趕往未名山,出去藥庫之后郭打鐵將木三千背在背上,兩人一眨眼便消失不見,還真是來無影去無蹤。

    “守君你也太胡來了。”

    木三千兩人走后洛守君跟孟青出去藥庫,剛出去門卻見族長帶了一隊守衛正堵在門口。

    “族長?”

    洛守君看看孟青,孟青同樣大為不解,他分明騙過了族長的。

    “以往胡來也就由著你的性子去了,沒想到這次居然打起了藥庫的主意,來人啊,把洛守君帶走關起來閉門思過!”

    族長看了一眼孟青,頗為有些怒其不爭的意思。

    “族長,守君不是有意的,她是為了救人,而且風族大長老已經死了,現在風族內部混亂,根本就顧不上咱們!”

    孟青一聽族長要關洛守君禁閉,慌忙上去求情。

    “風族大長老死了?”

    族長疑惑的看了洛守君一眼。

    事已至此也只能全盤托出了,洛守君便將自己為了追查被劫藥草后來去了未名山一事全都說給了族長,唯獨將陳常名的事情給忽略了過去。

    “即便如此,你也太過頑劣,你這性子也時候收一收,不然在我之后如何能接任族長之位統領洛族?”

    族長并未因此放過洛守君,依舊要關其禁閉。

    “念在你也是為了洛族,不辭辛苦的出去追查,禁閉可免。”

    “真的?”

    兩人喜出望外正要感謝族長的寬宏,族長卻又說道。

    “但依然要受懲罰,就罰你跟孟青一起將需要納貢的藥材清點出來,就算風族如今落難,畢竟是咱們南疆的皇族,納貢依然要去。”

    “是,族長——”

    兩人悻悻然點頭說道。

    (三七中文 www.pwqnbl.tw)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