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三千浮屠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歸家
    正文

    棠慶在族中既沒有掌管什么實權,也不曾像棠祿那般有個族長的名頭,但棠家人幾乎都要敬其幾分,這便是靠了實打實的境界實力。棠家鍛劍確乎獨步天下,可自身能有明理上境修為的,還真就棠慶這獨一份,況且棠慶在修行一途上順風順水,眼見的將來便能夠躋身知命,成為炙手可熱的大人物,如此棠家有了一位知命強者庇護,便能減少對其他勢力的依賴。

    由此,在棠家不僅僅是二老爺他們,就連幾乎不怎么露面的棠祿對這位小弟都極為寵愛的很。

    盡管在族中地位特殊,棠慶卻是個低調的性子,不說外人,即便棠家族內能夠見上棠慶幾面也格外艱難。有人打聽四爺的消息,得到的回話也總是四爺又外出游歷去了,不曉得哪年才能回來。

    走的靜悄無聲,回府的時候棠慶也盡量避開耳目。

    幸運的見到棠慶回府的下人也俱是不敢聲張,在棠家做事都知曉這位四爺的性子,但四老爺悄然回了襄陽這事兒就像是初春的一場細雨,很快便傳開了去。

    外出游歷看似瀟灑快活,實則是辛苦自知,尤其是趕路最讓人歡喜不起來。時間多半都會消耗在趕路上不說,還難得能有機會換洗。

    棠慶回府第一件事便讓人燒了一桶熱水好好的泡了個澡,洗去渾身的疲乏換上了一身干凈得體的衣服之后才獨自一人去了棠祿的爐房。

    棠慶從小在棠祿身邊長大,棠祿自然清楚自己這個弟弟的脾性,知道棠慶回來之后心里雖然高興但也沒有立刻讓人去把他叫來,而是拿出自己珍藏的茶葉,又讓人取來那套自己過壽之時朝廷賞賜的茶具,沖洗干凈之后一邊慢慢的燒水潤壺一邊等著棠慶過來。

    “大哥,我回來了。”

    長兄如父,這是自古傳下來的規矩跟道義,棠慶小時候對棠祿極為依賴,即便是現今已然成為棠家的核心,對自己的這位大哥依舊是敬愛無比。

    “你啊,每次出門悄無聲息也就算了,怎么連回家都這般的偷偷摸摸,等你二哥他們知道該不高興了。”

    棠祿嘴上責怪卻親切的將棠慶拉過來在身邊坐下,接著便開始用熱水沖那壺早就準備好的茶。

    棠慶被大哥這么一說倒是有些局促,哪兒還有半步知命的風范?

    “嘿嘿,二哥平日太忙,他要是知道我回來又得把全家老小召在一起,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這人臉皮薄,莫說對著族里的小輩,就連跟你們幾位哥哥很多話說了我都要臉紅。”

    “哈哈,都年近四十的人了,說話做事可不能再跟小孩子一樣。”

    棠祿把沖了幾遍的茶盞遞給棠慶。都說兄弟手足,棠慶每次離家短則幾月,長則上年,怎么能讓他心里不記掛。

    “不過之前收到你的書信,說是要有些時日才能回來,怎么,這次提前回家總不是想念你的幾位哥哥了吧?”

    “離家多日自然是想念的,不過我這次提前回襄陽確乎是因為一些事情。”

    棠祿大概猜得到,說起來棠慶一年間有多半的時間都在外游蕩,也跟那件事有關。

    “嗯,既然如此便在家多呆些時日也好,我們棠家雖然是以鑄劍為天下知,不過能有你這樣一個能夠預見的知命修行強者,對棠家總歸不是壞事。”

    “這是自然,我身為棠家人該背的責任不會逃避。”

    爐房自建成之日起便終日爐火不熄,棠祿棠慶兄弟兩人自幼與之為伴早就習慣了高溫的炙烤,倒是守在門外的書童沒能堅持太久,看老爺遲遲沒有出來便悄悄的開小差找人玩去了。

    棠慶給棠祿說了一會兒此次在外的見聞跟趣事,說到可樂處直逗得棠祿笑的前仰后合,灰白的胡須也跟著上下微顫。

    “還有件事說來大哥興許會感興趣。”

    棠祿珍藏的好茶已經泡完了三壺,兩人仍是意猶未盡。

    “我剛進了襄陽城之后遇上了幾位年輕人。”

    “年輕人?”

    棠祿吹開了飄在水面上的茶葉,眼睛瞇著問道。

    “單就修為實力來說,在襄陽城內幾乎可以說是毫無疑問的頭名了。”

    “不是襄陽那幾家的后生?”

    棠祿聽說的確有了幾分興致,棠慶的修行天賦是有目共睹的,能被他親口提起并且還滿是贊意,想必不會是無能草包。

    “那幾家雖說跟咱們不常走動,但能夠讓族里花力氣培養的也都見過幾次,今兒碰上的那幾位,看著眼生,應當不是襄陽本地人。”

    棠慶稍作停頓之后接著說。

    “早些時候有件事在江湖上鬧得沸沸揚揚,當今圣上在武當山親下令旨于東海辦武道會,并由武當山上一位輩分極高的門人傳令江湖,西蜀劍宗是那位傳令使大人的第一站,之后就聽說他順江而下,所以我猜會不會是——”

    “你覺得可能是傳令使他們到襄陽來了?”

    棠祿略微沉吟之后放下手里的茶盞。

    “今兒江邊有艘商船靠岸,鬧出的動靜可不小,聽你這么一說我倒覺得真有可能。”

    “那艘船我親眼看見了,只是不知道為何船體破爛不堪,能撐到襄陽沒有散架幾乎就是個奇跡。”

    “襄陽并沒有什么有名望的江湖宗門,假若傳令使真的來了襄陽,只怕是沖著我們棠家來的。”

    “傳令使來我棠家所為何事——”

    棠祿輕輕揮了揮瘦骨嶙峋的手掌,寬慰道。

    “無須煩惱,如果傳令使真的是來我棠家,好生招待便是。你二哥會把一切安排妥當。”

    “曉得了。”

    棠慶點點頭。

    “在此之前,朝廷的人已經來了一次,是從太安城里傳來的意思。”

    棠祿從剛開始便盤算著該不該由自己把太安城有意讓棠家人入仕告訴棠慶。

    啟元盛世率土之內無不尊服,棠家有人前往太安做官對棠家自然是好事一件,老二他們都有意讓棠慶去太安出任官職,棠祿心里很明白老二他們的考量。

    棠慶極高的修為天賦無論放在何處都是一份極重的籌碼,但入仕之后修行之心難免會受到影響,看似仕途武道兼顧,實則極有可能皆淪為平庸。

    “太安城那邊有意讓我族中人入仕為官,你二哥他們都覺得你最合適。”

    棠祿終究還是沒能堅持他的主見,自他決定開口的那一刻,他便知道棠慶終歸是要去那座繁華無比也陰暗無比的太安城了。

    生來姓棠此生姓棠,他心底,其實最看重的也是棠家能夠興盛,能夠萬世興盛吧。

    (三七中文 www.pwqnbl.tw)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