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三千浮屠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縣丞家的少爺
    正文

    “昨天可有誰很晚還在外面活動的?”

    果不其然,這馬公子隨后就開始向眾人詢問。

    圍在甲板上看熱鬧的眾人可是都想不到這把火最后會燒到自己的身上,面面相覷之后都紛紛搖頭。這眼看著入冬的天兒,到了晚上江面上寒氣逼人,誰會閑的無聊一直待在外面。

    “有個老道士,從商船還沒離開勛陽的時候就整日晚上在甲板釣魚,問問他可能會知道點什么。”

    “對啊,我也見過幾次。”

    “是的是的,老真人好像叫破玄什么的。”

    一些商客跟水手都見過在外夜釣的破玄,一說起大晚上還留在外面活動的,第一個就想起他來。

    “貧道的確在外待到很晚,卻并未見過有什么異樣,也沒見過那位消失不見的丁勝施主。”

    破玄不知道什么時候從自己房間里出了來,馬公子要找可能目擊現場的證人,或者直接縮小有嫌疑人的范圍,挨個的排除過來也就昨天晚上的時間段最值得推敲。

    “不過昨天晚上跟著貧道一塊在外面的,還有這位木施主,貧道忙完就回了房間,木施主是全都知道的。”

    破玄還是那副四平八穩的樣子,不過兩句話說完就將在場之人的注意力都給引到了木三千的身上。

    “再回答這位馬公子的問題前,我可否先請教,馬公子您是以什么身份在詢問我們這些人的呢?”

    真有他的,破玄輕飄飄的一句話可謂是兵不血刃,好在木三千并不計較。倒是那位從頭到尾都在主持局面的馬公子,未免也表現的太過熱心了點。

    常年跑商的人誰不知道危險,別說是在外行山澗涉水道,稍有不慎還會給心懷不軌之人盯上,說不準什么時候就一命嗚呼去見閻王了。

    “在下馬杜芳,乃是當徐縣丞馬觀語之子,家父也在船上,是趕往當徐赴任的。不知這位木公子,在下可有權利就丁勝一案調查一番?”

    馬杜芳在他自己的那個圈子足以算的上是年輕有為,有個縣丞老爹不說,他自己也是及早的就考上了秀才,又在省試一舉中的成了舉人。加之生性聰敏,屢屢幫著縣丞老爹破獲奇案。但周圍人吹捧的多了馬杜芳未免也就養成了恃才傲物的性子,看誰都入不得眼去。就連給他說媒的人都不知道轟出府了多少波。

    “原來是縣丞大人的公子,失敬失敬。”

    木三千料想沒錯,一般人家誰會養出這么一個愛出風頭的兒子。

    穆歸云看小木大人臉上堆笑,指不定心里又憋了什么壞招,一時沒忍住就哈哈笑了出來,結果讓木三千在腰上使勁捅了兩下才強行止住。

    馬杜芳瞧見木三千態度大變,看著就差撲上來幫著擦鞋了,自然不禁有些得意。這世道可不就是這樣,窮人怕有錢人,有錢人怕有權人,有權人怕更有權的人。

    “我可以配合你的查案子,不過有句話得先說明白。”

    木三千忽然又收起了笑容,盯著馬杜芳一字一頓的說道。

    “破玄道長回房之后我也回去休息了,我可是啥都沒見著。”

    木三千忽然變得生冷的神色加上那句“有話得先說明白”險些讓馬杜芳就以為自己碰上了啥厲害人物,結果話全說完不過是為自己開脫。

    “這點你放心,我向來不會冤枉好人。”

    馬杜芳陰惻惻一笑,這姓木的小子敢跟自己耍心眼,就算跟你沒關系也不會讓你好受。

    特別是知道紅衣是木三千的女婢之后,馬杜芳對木三千便不免多關注了幾分,一個吊兒郎當的小痞子,怎么能跟他這種出身高貴的青年才俊相提并論?

    “既然破玄道長說是他先回的房間,而你也承認了這點,那么,可還有別人能證明你的清白?”

    “再我之后,似乎的確沒有人還在甲板上。”

    木三千想了想照實回答。

    “那就是說,沒有人能幫你證明咯?”

    “可不是。”

    馬杜芳步步緊逼,木三千則很無所謂的聳聳肩。

    “木公子,如此情形下你犯案的嫌疑可就是最大的了。”

    “馬少爺,捉賊都是要拿臟的,更何況還是謀害人命這等大事。”

    “那是自然。”

    馬杜芳點頭表示同意木三千的說法。

    “丁勝活不見人死不見尸,沒有確鑿的證據之前本公子不會冤枉任何一個,你們都是丁勝的老鄉,還要在船上繼續查找,絲毫的線索都不能放過,而木公子你,恐怕就要委屈一下了。”

    “你想做什么?”

    穆歸云早就看不慣那個姓馬的小白臉耀武揚威的樣子,現在居然又想打木三千的主意,這可怎么能忍?

    “你知不知道——”

    “哎,馬公子說說看,怎么個委屈法兒?要是我能接受一定配合。”

    木三千抬手攔下穆歸云,他并不想暴漏自己的身份,或者說并不想現在就暴漏。

    “木公子果然通情達理,也沒什么,只要在還未破案之前,讓我的手下看住木公子便可。”

    “好說好說,我吃喝拉撒肯定不會背著,你只管放心查案。”

    馬杜芳的隨從里也有自家的護衛,有了護衛拴著,便可以讓那個冰山美人好好看看自己主子的德性。如此更好突出自己的優秀,想不拿下那名美婢都難。

    丁勝的案子暫時沒了進展,木三千身邊卻意外的多了兩個保鏢隨從。

    寧老頭一直到了晚上才睡醒,聽說了木三千的事情給樂的都直不起腰來。

    “木小子你是不是踩狗屎踩多了,怎么到哪兒都消停不下來?”

    破玄晚上倒真讓曹霜露給送了兩條魚過來,木三千留曹霜露一塊吃飯,曹霜露卻說困的厲害要去睡覺了。這小子一整天沒見人影,玩什么去了累成這樣?木三千便沒多留讓他回去,只不過等紅衣將魚湯煮好一行人吃晚飯的時候寧老頭又拿木三千開涮。

    “你們兩位跟了一天了連口水都沒喝,要不要一塊嘗嘗魚湯?我家紅衣的手藝可是沒得說。”

    木三千不搭理寧老頭,可站后面那倆也沒搭理他,愣是像跟木頭一樣。

    “唉唉,這倆不會是你家親戚吧?”

    木三千又去逗弄養山哲。

    (三七中文 www.pwqnbl.tw)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