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逆天女修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正文

    只見本該緩慢進入何云晴身體的靈氣,突然瘋狂地沖入她體內,速度之快,連帶著周圍地氣流也跟著扭曲起來。

    而處于靈氣中心的何云晴則愣了愣,感受到丹田中不停膨脹的靈氣,臉上露出了訝異。

    她這是要準備突破了?!

    這到底是個什么鬼體質?亦或者又是神血精魄作祟?

    明明突破也相當于心境的提升,她現在可是在煩惱怎么贏比試,怎么就毫無征兆就開始自動攢靈氣突破呢?

    所以說,別人突破一次需要幾十上百年,到她這兒就跟吃飯一樣簡單,讓她每次修煉完都毫無成就感。

    但不管如何,既然要突破,她總不能就這么傻傻地站著。

    于是,在眾人異樣的目光中,何云晴就地盤腿坐下,準備突破。

    季瀾瑾看著這一幕,握著長刀的手猛然收緊。

    該死!怎么突然就要突破了?

    這一瞬間,季瀾瑾突然有種被人敲了一悶桿的錯覺。

    他死死地盯著何云晴,眼底漸漸彌漫出無盡的殺意。

    絕不能讓她突破!

    季瀾瑾腦中回響起這句話的時候,手中的刀已揮了出去。

    轟——

    刺眼的光芒令眾人下意識地抬手擋住雙眼。

    隱約間,似有人在喊“不要”,但接下來發生的事讓他們再無暇他顧了。

    整個比試場被落雷籠罩,此起彼伏地慘叫聲接連不斷。

    觀戰臺上的長老們陣陣心驚,可又不得不努力讓自己鎮靜下來,安排營救措施。

    這一天,凡經歷過這場挑戰的人,都在腦海中烙下深刻的記憶!

    即便是多年以后回想起來,他們仍覺得心有余悸!

    溪云初起日沉閣,山雨欲來風滿樓。

    烏云雷電隨著那個嬌小身影離開而離開,獨留下欲殺人反被天雷劈暈死過去的季瀾瑾。

    一虛影在他身邊落下,冰冷地視線只掃了一眼,便冷哼著追著落雷而去了。

    自己做的決定自己去承擔后果,這是他們季家的生存法則。

    所以,很遺憾,季瀾瑾的修煉生涯也就止步于此了,即便今后還有其他機遇,那也是以后的事了。

    云仙學院外某處,陣陣落雷砸向何云晴,有些被她躲過了,有些被砸個正著。

    但看她一身漆黑,頭發倒豎,也不怎么輕松就是了。

    突然,一股殺意從側面襲來,何云晴反射性地側身閃過,回頭橫眉冷眼地看過去,冷聲道:“呵,許久不見,季仙尊風格依舊,倒也令小女子生著實佩服。”

    特意加重‘風格依舊’幾個字,嘲諷之意不言而喻。

    可惜,季茗對何云晴的嘲諷視而不見,反而有些不滿自己的殺招被躲過。

    有時候他常想,明明在他面前不過弱如螻蟻的黃毛丫頭,怎么就這么頑固的活了下來了呢?

    想來想去,他歸咎于:“妖孽,本尊倒要看看你今天還有那么好運活下來嗎!”

    “fg立太早,可是會適得其反的。”何云晴唇角上揚,襯著陣陣落雷,莫名的散發出一陣壓迫感來。

    季茗眉頭一皺。

    付那個?聽不懂,但大概意思他還是明白了,“那便拭目以待。”他如此簡單的回了一句。

    抬手,掌中靈氣聚集。

    然后……

    “啊啊啊”一聲拉長的驚呼聲從半空中傳來,跟著便是一陣咋咋呼呼的喊叫聲,“讓開讓開,快讓開啊”

    嘭!濺起一層塵霧。

    季茗表情一僵,手中聚集的力量差點就扔向半路插進來的某老頭。

    何云晴嘴角一抽,忽感頭頂烏鴉群飛而過。

    “皇甫云上,你來做什么?”季茗收回手背在身后,出口的話帶著幾分咬牙切齒味道,仿佛砸進坑里的人說不出個子丑寅卯來,他會做出什么無法想象的事來般。

    “咳咳……”皇甫云上,即云上尊者從坑里爬出來,訕笑道,“那什么,老道只是……”突然,像是才發現何云晴一般,沖過去一把抓住何云晴,面露狠意,“好啊!惹了事就想跑,天下哪兒有這么好的事,趕緊跟老道回去!”

    “額……”何云晴看著對她猛眨眼的云上尊者,一時有些無語。

    轟隆隆

    頭頂的雷聲提醒他們,現在并不適合閑聊。

    想了想,何云晴扒開云上尊者的手道,“先院長,你的心意云晴心領了,只是”

    話未完,又一陌生的聲音插進來,道:“云上,有什么話等小丫頭度完雷劫再說吧。”

    何云晴聞聲望去,正好見一虛影落在她身旁,對她點了點頭,便轉而看向季茗,“至于季老頭,想不到幾十年不見,真是越發的為老不尊了,連欺負弱小這種事都干得出來。”

    季茗看著來人,知道今天怕是無法得手了,只得冷哼了一聲,轉身即走。

    云上尊者拍拍胸脯,一副終于萬事大吉的模樣。

    “嘿,司馬老兒,你們家發什么大事了嗎?連你都驚動出來了?”云上尊者笑瞇瞇問著來人。

    司馬玉瞥了一眼云上尊者,道:“別明知故問,本尊不是那什么都不懂的小輩,裝傻這種事做多了別真成了傻子。”

    “哎呀呀,嘴還是那么毒,不過也不知你們家上輩子修了什么福,竟招來這么個寶回家。”云上尊者似有所指,頓了頓轉頭看向何云晴,“嘿,小丫頭,若是司馬家的人對你不好,盡管來找老道,老道絕對把你當親孫女一樣對待!”

    何云晴扛著雷電,忽聽云上尊者的話,心中劃過一絲暖流。

    可惜,她很快便沒有多余的精力去關注他們的談話了。

    天空中,雷電一波接一波的變得越發的密集,她能咬牙站著不倒已是很辛苦,更別提與他們談笑風生。除非像皇甫云上和司馬玉這種大能,只需在周身撐起一層結界,那些雷電就順著如流水般滑落在地,然后鉆入地底后消失不見。

    時間在一點一滴地流逝,何云晴的意識也在慢慢變得薄弱,而當最后一道雷電落下時,她耳邊只余嗡嗡般的轟鳴聲,隨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靜聽云上尊者胡言亂語的司馬玉似有所覺,轉身打出一道透明氣流托住何云晴倒下的身體,再一揮手,一中小型的飛行器出現在何云晴身下,并托起她懸浮在半空中。

    他拱手對云上尊者道,“改天再約,告辭。”

    “誒?”云上尊者正說在興頭上,突然被打斷,有些意猶未盡道,“司馬老兒,改天是什么時候啊?……不會又是幾十年后吧?”

    (三七中文 www.pwqnbl.tw)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