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腹黑狂妃太兇猛 > 第2177章 防賊一樣防著他!
    蘇陌涼看到君顥蒼疾步走來,渾身散發著凌冽的殺氣,急忙撇清道,“傅公子誤會了,我一個下人,能有什么主意,今日的拍賣會全是主子交代的,我不過照吩咐辦事兒而已。”

    “哦?是嗎,那我可要重新認識認識你家主子才行。”傅閔修挑眉,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迎面而來的君顥蒼,隨即沖他抱拳行禮,似乎真有結交之意,“君老板——”

    然而,他話還沒說完,就見君顥蒼一把將蘇陌涼拉到身后,毫不留情的揮袖打斷,“送客!”

    送客兩個字被咬得極重,兇得傅閔修一愣,“......”

    他又沒把蘇璃音怎么樣,有必要像防賊一樣防著他嗎!

    “君老板,你這就不厚道了啊,我才幫你們這么大個忙,你轉眼就下逐客令,也太絕情了吧。”傅閔修故作受傷的抗議。

    君顥蒼則是冷冷瞥了他一眼,“不過是筆交易,大家各取所需罷了,別太把自己當回事兒!再者,我還沒大度到對一個覬覦我女人的人笑臉相迎!”

    傅閔修知道他還介意之前請蘇璃音吃飯的事情,訕訕的笑了笑,“君老板,我說了,之前是個誤會,請她吃飯只是想跟她交個朋友而已,今日看在我給你帶來了不少客人的份上,就一筆勾銷吧。”

    這君清絕的背后很可能有一位了不起的煉丹師撐腰,他還是盡量修復這段關系的好。

    “什么?你還想和她交朋友!”君顥蒼聞言,卻是瞇起眼睛,不自覺的拔高了聲音,語氣格外瘆人!

    “怎么?交朋友也有錯啊?”傅閔修無語。

    姬芮清知道君顥蒼醋壇子的屬性,忍不住笑著解釋道,“傅公子有所不知,我家主子鐘情蘇姑娘,用情至深,別說跟蘇姑娘交朋友,就連看一眼蘇姑娘,主子都是舍不得的,還望公子見諒。”

    傅閔修聽到這話,尷尬的抽了抽嘴角,還真是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啊。

    他以為他能放下身段,跟個丑八怪交朋友已經是位勇士了。

    沒想到這君老板還要牛逼,連吃醋都演得這么逼真,真是讓人五體投地。

    “好吧,既然藥鋪不歡迎我,那我就不在這兒礙眼了。”傅閔修無奈的嘆了口氣,拍拍衣服,準備打道回府。

    而姬芮清卻跟個人精似的,急忙追上去打圓場,“傅公子別生氣,我家主子的話只代表他一個人的意思,不代表整個藥鋪。他不歡迎你,我們可是敞開大門歡迎你的,畢竟咱們做生意的,怎么可能跟錢過不去呢,希望以后還有一起合作的機會啊!”

    “果然,還是姬掌柜最會做生意,有你這句話,我今天也算沒有白走這一趟。”傅閔修展顏一笑,欣賞的點了點頭。

    對他來說,也是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姬芮清這樣的商人,顯然很對他的胃口。

    姬芮清則是狗腿的伸手,“公子若是不嫌棄,我送公子一程吧。”

    蘇陌涼可是交代了她的,一定要跟傅閔修搞好關系,這是他們目前唯一能攀上的大樹。

    可惜,有君顥蒼這缸醋壇子在這兒杵著,蘇陌涼沒辦法親自出面,只得由她來代勞了。

    “不用送了,后天就是總決賽,你們還是好好準備比賽吧,我可是很看好你們呢,但愿別讓我失望啊!”傅閔修灑脫的揮揮手,似乎真對他們的實力有所期待。

    畢竟他在郡主面前都夸了口,他們要是沒點真本事兒,可是讓他很沒面子呢。

    看到最后一位客人都走了,蘇陌涼擔心君顥蒼秋后算賬,急忙岔開話題,“忙活了大半天,終于可以清算下戰利品了。”

    說著,她便腳底抹油的朝方益彬等人溜過去。

    然,君顥蒼根本不給她機會,一把抓住她的衣領,將她拽了回來,“我覺得還是先清算下你和傅閔修之間的關系比較好。”

    “我和傅閔修沒什么關系啊!”蘇陌涼裝傻。

    “剛才不是還說愛慕傅公子,想嫁給他當正妻嗎,這會兒就突然沒關系了?”君顥蒼斂眉,聲音明顯夾雜著怒意。

    蘇陌涼扯著嘴角,僵硬的笑了笑,“我這么說,不是故意氣那個甄家小姐嗎!”

    “氣她?難道你還吃上傅閔修的醋了不成?”君顥蒼瞪大雙目,怒火仿佛要從眼眶里噴出來。

    蘇陌涼扶額,“我不是這個意思!現在一時半會也給你說不清楚,咱們還是先把武器分一分吧。”

    君顥蒼不為所動,“不解釋清楚,你休想碰武器一下。”

    “這么多人在這兒看著呢,給我點面子行不行?”蘇陌涼小聲哀求。

    “好,給你面子,咱們回屋解釋!”君顥蒼正中下懷,直接將她打橫扛起,朝后院走去。

    蘇陌涼發現給自己挖了個大坑,頓時欲哭無淚,知道今天難逃此劫,只有朝姬芮清等人大喊,“記得把那把拓印了三重神紋的大刀給我留著啊。”

    姬芮清則是捂嘴偷笑,揶揄道,“放心,給你留著呢,但愿你明天還能提得動刀!”

    話落,方益彬,蒙裕森等人都是笑成了一團——

    ————————

    時間一晃,眨眼又去了兩日,自拍賣會結束后,煙青城很快迎來了爭奪戰的總決賽。

    這日天剛蒙蒙亮,煙青城就已經熱鬧了起來。

    蘇陌涼也早早起床,與大部隊在前廳集合。

    這一次,清涼藥鋪的人都是精神抖擻,底氣十足。

    因為,現在他們人手一把極品圣器,戰斗力不可同日而語,光是這陣容拉出去就不得了,更何況他們平時還吃了不少改善實力和天賦的神紋丹藥。

    再加上,他們隊伍里還有好幾位仙宮門的弟子,雖然都是出自不起眼的追魂殿,但能跨進仙宮門的大門,就已經說明了他們的天賦。

    以前他們是缺乏資源,提升實力稍顯困難,如今有仙晶石和丹藥雙雙護駕,實力自然突飛猛進,在天才中也算得上出類拔萃的那一類。

    所以,就算是面對整個天圣皇朝的天才,他們也絲毫不虛。

    不過,今日的姬芮清卻是情緒低落,蘇陌涼瞧出端倪,忍不住詢問,“怎么?是在擔心比賽嗎?”

    “比賽我倒是不怎么擔心,就是可惜!我聽說擎天殿的魏長老,今天要到飛仙谷親自授課,這么好的機會,居然錯過了。”

    “魏長老?很厲害嗎?”蘇陌涼不明所以。

    方益彬和汪洋等人都是無語的翻了個白眼,“何止厲害啊,被譽為鬼仙的人,你覺得呢!”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