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龍門 > 第220章 初見蕭王
    太學,國學課結束后,學子們相繼離開,各自忙自己的事情。

    齊文清匆匆離去,心事重重,仿佛有著什么事情。

    “蘇先生。”

    蘇白欲要時,卻被凡珊舞喊住。

    “有事嗎?”

    蘇白停下腳步,詢問道。

    凡珊舞看著眼前先生,張了張嘴,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還沒有說服你父親?”蘇白問道。

    “沒有。”

    凡珊舞神情落寞地回答道。

    “此事,按道理說我也幫不上什么忙,畢竟,你的婚事,終究還是要蕭王和蕭王妃決定。”蘇白輕嘆道。

    “先生,能幫我勸勸父王嗎?”凡珊舞低聲說道。

    蘇白聞言,眉頭輕皺。

    “蘇先生,我知道我的要求有些強人所難,但是,我真的沒有辦法了。”凡珊舞低著頭,眼中淚水都快要滴下來,抽噎道。

    “別哭。”

    蘇白頓時有些頭大,看著周圍人望來的目光,趕忙拉著身邊丫頭朝太學外走去。

    這讓人看到,還以為他這個太學先生欺負自己學生呢。

    這萬惡的禮教,把好好的一個姑娘都折磨成什么樣了,這丫頭在太學從前和明珠郡主齊名的女魔頭,如今卻天天以淚洗面,著實讓人不忍。

    但是,此事他能做的真的不多。

    太學前,蘇白和凡珊舞一同上了馬車,趕向了蕭王府。

    不遠處,正準備離開的云河郡主看到兩人一起離開,面露異色,蘇先生和蕭王的女兒什么時候扯上關系了?

    那丫頭喜歡的人不是文清嗎?

    難道這是蕭王的意思?

    太學前,云河郡主眸中思緒不斷閃過,片刻后,坐上馬車朝府中趕去。

    這事要和老爺商量一下了。

    如今,文清科舉在即,倒是不能讓這些事情影響他。

    蕭王府,馬車停下,蘇白和凡珊舞一同下了馬車,走向王府。

    “郡主。”

    王府內外,侍衛和下人紛紛恭敬行禮,目光好奇地看著郡主身邊的年輕人,面露疑惑。

    這個年輕人是什么人?郡主這還是第一次帶男子回府。

    “父王呢?”

    凡珊舞看著行禮的下人,開口問道。

    “回稟郡主,蕭王較武場。”下人恭敬道。

    凡珊舞聞言,輕輕點頭,看向身邊男子,輕聲道,“蘇先生,我們要等等了,父王在較武場時,不允許任何人過去打擾。”

    “等一等倒是無妨,不過,不知先生我是否有幸去看看蕭王帶兵時的風采,對于蕭王軍神之威,我已憧憬許久,一直希望能親眼一見。”蘇白微笑道。

    “先生想看,當然可以,先生請跟我來。”

    凡珊舞應了一聲,旋即朝著較武場方向走去。

    蕭王府較武場,背臨一座不算大的荒山,整個較武場十分寬闊,足以容納數千兵馬。

    蕭王府的府兵,是所有朝臣中最多的,府中將士達到了三千之數,而且全都由朝廷記錄在冊,歷朝歷代都不曾有這樣的恩典。

    蕭王府所蒙受的皇恩,可謂前所未有,朝野甚至百姓間,對于此事,有著許多猜測,最受認同的理由便是蕭王戰功赫赫卻又不戀權勢,所以備受陳帝信任。

    當然,所謂的帝王信任,蘇白從來都不相信,尤其陳帝的薄涼,已然讓他深有體會。

    陳帝之所以能夠容忍蕭王府有如此多的府兵,原因只有一個,蕭王膝下無子。

    較武場外,蘇白在凡珊舞的領路下走來,兩人停下腳步,遠遠地看著蕭王和眾將士操練。

    蕭王府的府兵,縱然比起洛陽城外的黑水軍也絲毫不逞多讓,三千鐵甲,威風赫赫,可擋千軍萬馬。

    較武場中間,蕭王一人面對六位將軍的聯手攻擊,拳腳之間,依舊占盡上風。

    拳腳比試,招招到肉,汗水飛灑,不斷落入泥土中,顯示著大戰的激烈。

    “轟!”

    百招交鋒,因為疲憊,六位將軍聯手之勢出現一瞬的破綻,蕭王窺得機會,一聲沉喝,重拳轟落,直接將相距最近的一位將軍震飛出去。

    六人聯手之局被破,戰局頓時急轉而下,十招之間,六人相繼落敗。

    “我們輸了。”

    六位將軍相視一眼,面露無奈之色,齊齊抱拳道。

    “有進步,繼續訓練吧。”

    凡蕭寒淡淡應了一句,目光看向遠方安靜等待的兩人,旋即邁步走了過去。

    “是!”

    六位將軍恭敬應了一聲,這個時候也注意到遠方的兩人,面露異色。

    郡主怎么來了,郡主身邊的那個年輕人是誰,看上去有些面生,以前應該從未見過?

    “父王。”

    較武場外,凡珊舞看到父親走來,盈盈一禮,喚道。

    “見過蕭王。”

    一旁,蘇白也跟著行了一禮,恭敬道。

    “蘇先生?”

    看著眼前的年輕人,凡蕭寒眸子微凝,道。

    “正是微臣。”

    蘇白直起身子,點頭應道。

    “有事去前堂說吧。”

    凡蕭寒說了一句,邁步朝著前堂走去。

    蘇白、凡珊舞跟在后面,一同走向前堂。

    “珊舞!”

    前堂,凡蕭寒走入之后,轉身看了一眼身后跟著走來的女兒,道,“你先下去吧,我和蘇先生說幾句話。”

    凡珊舞神色一怔,旋即看向身邊的先生,心有憂慮地退了下去。

    “蘇先生是被小女硬拽過來的吧?”

    凡蕭寒走到主座前坐了下來,道,“先生也坐吧。”

    “多謝。”

    蘇白在一旁的客座前坐下,道,“倒也不算硬拽,微臣身為太學的助教先生,也算得上珊舞姑娘的半個老師,學生有求,自然要盡力相助。”

    “可惜,蘇先生應該也知道,小女所求之事先生幫不上什么。”凡蕭寒平靜道。

    “的確幫不上什么。”

    蘇白點頭道,“微臣此來,其實只是想說幾句話,也算盡了一分心力。”

    “愿聞其詳。”蕭王應道。

    “蕭王,您從一介布衣到今日官至王侯,真正感到快樂的時候又是何時?真的是封王封侯的今日嗎,珊舞和您不同,她的路才剛開始,權勢如何,對她而言并無太多意義,甚至連蕭王府的榮耀她也用不著去承擔,既然如此,蕭王何不遂了她的心意呢?”蘇白正色道。

    主座上,蕭王沉默,許久后,開口道,“蘇先生的確是一個很好的說客,只是珊舞的婚事,先生認為,即便本王應允,她便能夠得償所愿嗎?”

    “不能。”

    蘇白平靜道,蕭王之女的婚事,終究作決定的還是那位陳帝。

    齊文清的父親是七王的人,陳帝絕對不會允許蕭王之女嫁給七王陣營的人。

    “但,至少會有一絲希望。”

    蘇白注視著眼前蕭王,正色道。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