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絕世武魂 > 第3555章 末日
    司徒金咬著牙,倒在地上,捂著大腿處的傷口,十分痛苦。但他還是死死地盯著災厄和失心,仿佛就要起身,將他們碎尸萬段。“可惡啊……”司徒金還在憤怒地低語著。

    而眼下雛菊也不好辦,她已經是被逼入了死角。眼下只有她一個人了,但是她面對的確實兩個滅魂萬劫軍團的將軍,以及數量眾多的尸兵。不過她還是沒有絲毫畏懼,依舊是緊緊握住手中的太刀。

    “受死吧。”失心說著,就要上前,雖然她的魅惑術對雛菊沒有效果,但是她還是有異能功力的,所以她打算用異能殺死雛菊。

    “慢著。”災厄一把攔住了就要上前的失心,說道,“不可莽撞。”

    “咦?”失心十分不解,“什么意思啊?我要去干掉她啊!”

    “留一個當俘虜。”災厄緩緩說道。

    “為什么?”失心很不服氣,這個糟老頭子,怎么總是和自己對著干?于是失心生氣地說道,“大王可沒說讓我們留俘虜啊?沒必要啊?”

    “我說留就留。做事,不要趕盡殺絕。”災厄冷冷說道,語氣里有一種不容篡改的堅定。

    說著,災厄就化出異能,頓時一陣異能光鞭就向雛菊襲來,雛菊雖然盡力躲閃,但還是躲避不及,被這幾道異能光鞭死死捆住。

    “那。”災厄見到已經控制了雛菊,就轉過頭來,看著司徒金說道,“不好意思了,只給女人留情面,不給男人留情面。這是規矩。”說著,災厄舉起了手槍,指著司徒金的腦門,就要扣下扳機。

    “慢著!”一個聲音從城內方向傳來。

    “什么人?!”失心吃了一驚,連忙進入了戰斗狀態,嚴陣以待。

    “不要驚慌。”災厄冷冷說道,目光也望向了聲音的來源方向。

    來者正是南天國三軍丞相宇英,以及副官聰圭,身后還有眾多南天國禁軍。

    “你們的對手,是我。”宇英緩緩說道。隨即拔出了太刀。聰圭見狀,也拔出了自己的太刀,嚴陣以待。

    “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又是兩個來送死的。”失心說著,就要上前,會會眼前這個兩個在她眼里微不足道的敵人,卻又被災厄一把攔住了。

    “我說過,不可莽撞。”災厄還是冷冷說道,隨即災厄問失心道,“你可知道,眼前這兩個人是什么人?”

    “管他是什么人,殺就是了。”失心覺得是什么人與我何干,只要做掉他們便是。

    “這兩個人,應該就是南天國的高級將領。”隨即災厄指了指宇英,又對失心說道,“我沒記錯的話,他就是南天國三軍丞相宇英。”

    “太好了!”失心突然面露喜色,對災厄說道,“我們把他抓住或者干掉,不就可以回去向大王邀功了?”

    “哪有你想的那么簡單!”災厄給失心潑了一頭冷水,隨即說道,“這從此他們敢前來,一定是有備而來,并且這幫人可是禁軍,領頭的還是三軍丞相,實力不同小覷,一定要謹慎。”

    隨即,災厄緩緩上前幾步,對宇英說道,“想必您就是南天國三軍丞相宇英吧。幸會。”

    見到災厄這么有禮貌,宇英自然也不能失禮,哪怕眼前這個人是自己的敵人,于是也說道,“正是在下。你我無需多言,今日,必將決出個你死我活。”

    “樂意奉陪。”災厄冷笑一聲,說道。

    這個時候失心可就著急了,眼見前面這么多人都是些男輩,那自己的魅惑術,可就要大顯神威了,于是失心不聽災厄的勸阻,騰空而起,開始施法。只見一道道魅惑光線就此散發出來。眼見宇英,聰圭以及身后的眾多禁軍將士就要中招……

    只見這時,一支穿云箭射出,帶著神功氣息的曳光,射向了失心,這一箭,就正好擊中了失心的肩膀位置。失心猛地從天空跌落,那些魅惑光線,自然也就因為施法時間不足,失去了效果。

    “失心!”災厄見到失心不聽自己的勸阻,貿然發起進攻,還被打了下來,不由得又急又氣,連忙上前去查看失心的傷勢。

    “可惡。竟然放冷箭。”失心捂著傷口,十分不甘地說道,隨即失心的眼神逐漸變得迷離,對災厄說道,“不好……這箭……有問題……災厄,你要多加小心……”隨即就昏了過去。

    “這箭,里面有什么。”災厄讓人先把失心抬到一旁去休息,冷冷問道宇英。

    這時候宇英并沒有回答,復哉反而從旁邊的一顆高高的樹上跳了下來,得意地說道,“沒什么的,麻醉藥而已,讓她睡一覺,省的到處鬧事。”

    “哼哼。不錯。”災厄說著,掏出了災厄流火手炮,瞄準了宇英,聰圭,復哉,以及身后的所有禁軍將士。根據災厄流火手炮平日里的表現,這一炮下去,宇英等眾人就要全軍覆沒了。

    “不過,現在結束了。”災厄扣動了手炮的扳機,一記流火一般的炮彈,就向宇英等人射去。

    “你這么一說,我想起來了。”邪降恍然大悟一般說道,“這個人,不僅親自要去給祭品開膛破肚,還要把心臟取出來,畢恭畢敬地端到那個土著人酋長面前,這么看來,那個土著人酋長才是領袖?”

    “沒錯。這才是我最想不通的。”黑風見到邪降終于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就隨之又說道,“你想想,那些土著人,又矮又笨,拿的武器也十分落后,就跟野獸一樣,根本就不是我們的對手,但是那個有起死回生的能力的人,竟然要聽命于一個土著人長老?”黑風說出了自己內心的疑惑。

    因此,做人實在是不能太過善良。現在這個處境的封云修,相比更能體會到這句話的意味。對于現在的封云修而言,這句話,對他自己,其實是一句警醒。自從自己的父母離自己而去之后,這個封云修,可就是真正體會到了什么叫世態炎涼。但是封云修也沒有什么辦法,要知道,現如今的封云修,可以說是勢單力薄,根本不會有人來搭理他,這么一來,這封云修想要做的很多事情,就會都受到影響,這么來看的話,對封云修來說,無異于是非常不利的。

    (三七中文 www.pwqnbl.tw)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