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妖孽小神農 > 第2506章踏破鐵鞋無覓處
    正西方向,一桿紫金長槍虛浮。

    此槍長兩米,通體紫金,宛若晶體,耀眼無比,一條金龍纏繞其上,栩栩如生,鬼斧神工。

    一股沖天煞氣從這桿長槍中散發而出,頂天立地,直刺云霄!

    僅僅只是這股煞氣,便會讓人肝膽欲裂,不敢直視。

    而更恐怖的,是在這桿長槍之上,一頭黑色猛虎怒目圓睜,張開血盆大口,仰天長嘯,令這通天煞氣更加恐怖數十倍!

    此槍所在之處,方圓數十米,空間扭曲,煞氣彌漫,駭人無比!

    若是元嬰以下的修士,根本無法在這區域中存活哪怕剎那!

    就算是元嬰初期修士,也頂不住這恐怖的煞氣。

    南方,同樣有一極品道器。

    此道器乃是一件碧玉寶瓶,通體蒼翠,上面還有著天然形成的一道道紋路,宛若蘊含天道,給人一種晦澀、滄桑之感。

    這寶瓶不大,只有巴掌大小。

    但,在寶瓶上方,足有一只遮天蔽日的金翅大鵬。

    這鵬鳥雙翼散發出刺目金光,一根根羽毛宛若利劍,散發出凜冽寒光,它雙眸如電,所及之處,仿佛能夠看穿一切,它身形虛幻,被一片祥云籠罩,仿佛仙獸。

    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竟然出現了兩件上品道器,兩件極品道器,這是何等夸張,何等恐怖。

    而此刻,這四件道器的器靈,雙眸全都緊緊地盯著碎石陣法,目光復雜。

    西方黑虎,率先開口。

    它雙眸復雜,似乎有著一絲感激、一絲遺憾:

    “吾等于兵冢中降生,全靠這位溫陽,才能凝聚靈智,提升品級,千萬年來,恩惠無以為報,如今這位消散,兵冢大變,我等也終于能夠出去,不知是福是禍。”

    南方金翅大鵬,眼中閃過一絲不屑:

    “吾等出現,乃是吾等自身,雖然汲取靈氣數萬年,但這也不是吾等的意愿,如今兵冢大變,吾等終于能夠出去,這才是吾等的宿命!”

    老者搖搖頭,輕輕一嘆:“此言差矣,若沒有這位,吾等怎能存活?又怎能擁有如此高的品級。”

    金翅大鵬眼中兇光一閃:“你是在質疑我?”

    老者面色一滯,道:“不敢。”

    老者終歸是上品道器的器靈,和金翅大鵬比起來,差了一個品級。

    也就是這一個品級,讓雙方的差距,宛若鴻溝,自然不敢忤逆。

    “夠了。”黑虎雙眸赤紅,盯著金翅大鵬,不滿道:“金翅,你不要太過分,莫要忘記,若沒有這位,吾等怎能有今天?”

    “若沒有這位,吾等也許比現在還要厲害。”金翅大鵬不屑冷哼。

    黑虎搖搖頭,不再和金翅大鵬理論,倏然轉身:“今日一別,日后再相見時,物是人非,各位,保重。”

    說罷,它毫不猶豫,轉身離去。

    那老者,以及渾身籠罩在迷霧中的器靈見狀,也均是默默轉身離去。

    金翅大鵬看了看三人離去的方向,冷哼一聲,最終,不屑的看了陣法一眼,這才振翅高飛,與碧玉寶瓶一起,迅速離去。

    瞬息間,四件道器盡數離去。

    而它們的離去,代表天漠廢墟,將會迎來一陣腥風血雨!

    可它們沒有發現。

    就在這四件道器身影消失的三秒鐘后。

    亂世陣法中,一道身穿白衣的挺拔身影,倏然出現。

    他雙眸淡然,仿佛帶著漠視蒼生的冰冷。

    他身形挺拔,一襲白衣在狂風中獵獵作響。

    “碧玉寶瓶、玲瓏寶塔、紫金長槍、白玉折扇。”

    男子輕聲開口,仿佛看到了剛才此處發生的一幕。

    他搖搖頭,輕輕一笑:

    “沒想到,金色長劍給了我這么大的驚喜,看來出了這兵冢,要有的忙咯。”

    說罷,白衣男子身形一閃,消失在空氣中。

    ……

    此人不是外人,正是楊一凡。

    他離開陣法深處之后,強大的感知力,剛好看到了四件道器器靈交談的那一幕。

    坦白說,看到四件道器,而且其中兩件還是極品道器,楊一凡說不心動,說不震驚,那是不可能的。

    但,直覺讓他沒有輕舉妄動,他很清楚,雖然他現在的實力已經很強了,但若是對上四件道器,而且還是擁有器靈控制的道器,勝算依舊不大。

    不過,雖然當時沒有出手,但楊一凡已經做好了準備。

    看到那四件道器的時候,紫府中的御魂神劍給他傳遞了一道消息。

    那四件道器,以前沒有這么高的品階,更沒有器靈。

    完全是受到金色長劍的溫陽,這四件道器才獲得造化,提升品級。

    故此,冥冥之中,它們與御魂神劍,都有著極為深刻的聯系,甚至可以說,御魂神劍,就是它們的父母。

    有這層關系在,楊一凡定然是要把這四件道器拿到手中的。

    離開兵冢。

    一路上,楊一凡看到了不少發瘋的法寶,不過,他并沒有理會,直接離開。

    ……

    兩天后。

    天漠廢墟,金源城。

    金源城乃是天漠廢墟比較靠里的城市。

    此處,比楊一凡之前去過的城市繁華不少,修士更多。

    楊一凡來此處,是為了完成師尊交代的任務,尋找師姐,葉靈舞。

    很無奈的是,盡管來到了這金源城,傳音玉簡卻還是沒有半點動靜。

    “我那便宜師姐究竟在哪?天漠廢墟如此之大,堪比整個中州,這樣尋找,豈不是大海撈針?”

    楊一凡坐在酒樓中,一個人喝著悶酒,滿臉無奈。

    按理說,葉靈舞既然能夠把獲得寶物,被人覬覦的消息傳遞回宗門,一定也能夠將自己的位置傳遞回去。

    可現實就是這么無奈,可能葉靈舞當時傳訊的時候,情況太過緊急,只說了天漠廢墟,并沒說具體位置。

    “不過,以天璇界的情況來看,就算葉靈舞把當時的位置傳遞回去,怕也是抵不上什么大用。”

    “算算時間,她應該已經講那靈藥取到手了,現在要么就找了安全的位置藏匿了起來,要么,就正在被人追殺!”

    楊一凡放下手中酒杯,起身,走出了酒樓。

    情況危急,尋找葉靈舞,刻不容緩。

    (三七中文 www.pwqnbl.tw)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