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超級武神 > 第三千五百八十章 牡丹玉
    “師妹你好,歡迎你來參加這次玄道交流會。”

    一個少年起身道。

    這少年身形挺拔,雙目狹長,頭發往后垂落,梳得一絲不茍,給人一種優雅的貴公子印象。

    蘇朦朧秀眉微微一蹙,但還是很有禮貌的打招呼:“周師兄。”

    少年正是周獻,天恒古派錦繡峰真傳,同時還是恒城周家嫡長子,身份尊貴。

    周獻視線掃過林牧,眼神幽深,這個垃圾居然真的沒死,還活蹦亂跳?

    難道是他的手段還沒起效?

    這念頭,在他腦海里只是一閃而逝。

    對他來說,林牧就是個小人物,不值得他太過關注。

    上次出手對付林牧,也只是隨手而為,既然沒殺死,下次再找機會就是。

    啪!周獻微笑,打了個響指。

    一名侍從應聲出現,手托一個玻璃盒,里面盛放著一枚白色玉佩。

    玉佩上,雕刻著一朵白色牡丹花。

    “師妹,這是師兄的一點小心意,希望你能喜歡。”

    周獻彬彬有禮道。

    “這是亙古冰種白玉髓?”

    “亙古冰種白玉髓,可調養玄力,價格難以估量,這枚玉佩有嬰兒手掌大,價值恐怕連城。”

    四周傳出一片驚呼。

    那些少女更是嫉妒萬分,看向蘇朦朧的眼神似乎要噴火。

    蘇朦朧怔了征,顯然沒預料到這一幕。

    寧曉曉見狀,連忙輕推蘇朦朧后背,滿臉羨慕的催促道:“朦朧,你在這發什么呆,還不快把周公子送的玉佩收下。

    嘖嘖,你可真有福氣,能讓周公子當眾送玉。”

    在她旁邊,被忽視的林牧,瞳仁不由變得幽沉。

    當著他的面,給他預定的弟子送玉?

    雖然他內心已將蘇朦朧當做弟子,但名義上對方還是他的未婚妻。

    他談不上吃醋,只是通過這事能看出,這周獻對他真是惡意。

    還有,蘇朦朧這個兒時朋友寧曉曉,真是有一套啊!見蘇朦朧愣在那,周獻眼里掠過一抹得意之色。

    為了今天,他可是精心準備了很多手段,就不信拿不下蘇朦朧。

    “朦朧,宗派人人皆稱你為牡丹花,今天我便送你牡丹玉。”

    周獻溫柔的說道:“但我的目的,不是送玉,而是讓人知道,你比牡丹花還要美,牡丹花與你相比,只能黯淡失色。”

    如此深情的話語,令在場很多少女都心醉,恨不得取蘇朦朧代之。

    面對周獻幾乎相當于告白的深情話語,蘇朦朧臉色卻一下子就冷了下來:“很抱歉,周師兄,你的話恕我不能接受。”

    周獻神色一僵。

    “朦朧,你在說什么,這是周公子的一番心意,你怎么能拒絕。”

    寧曉曉情緒激動,急道:“周公子,朦朧她只是不好意思,你不要放在心上,我會好好勸她……”  “我沒有不好意思,這枚玉我是不會接受的。”

    蘇朦朧冷冷的打斷寧曉曉。

    她絕非愚笨之人。

    寧曉曉的異常反應,已讓蘇朦朧對這位昔日好友,生出戒備之心,所以她說話時,沒有半點容緩。

    “朦朧你……”寧曉曉呆了呆。

    “曉曉,難道我沒和你說過,我已經有未婚夫?”

    蘇朦朧深深的看著寧曉曉。

    “未婚夫?”

    寧曉曉勉強一笑,“朦朧你別和我開玩笑了,林牧他就是個廢柴,根本沒有任何前途,這樣的婚約豈能當真。”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無論我未婚夫是什么樣的人,他都是我未婚夫。”

    蘇朦朧異常堅決道:“還有曉曉,林牧是我未婚夫,侮辱他就是侮辱我,往后你若再說這樣的話,那我們就連朋友都沒得做了。”

    寧曉曉呆在那,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是好。

    周獻眼里,閃過一抹陰冷之色。

    今天邀請蘇朦朧,他可是準備兩重計劃。

    第一重計劃,就是以送玉名義試探蘇朦朧,若蘇朦朧接受,他就可以采取柔和點的手段,讓蘇朦朧心甘情愿成為他的女人。

    但如果蘇朦朧不識抬舉,他就只能啟用第二重計劃。

    身為周家嫡長子,他自幼便習慣別人來迎合他。

    他可沒那么多心思,去花在追求蘇朦朧身上。

    既然軟的行不通,那他干脆來硬的。

    至于林牧,他從頭到尾都沒當回事,這樣的廢物點心,不值得他浪費精力關注。

    心中盤算著齷齪念頭時,周獻臉上反而更是風度翩翩。

    “師妹何必這樣嚴肅。”

    他輕聲笑道:“我原意只是想讓你心情愉悅點,如果你不喜歡,那不要這玉就是。”

    說話間,他揮揮手,那侍從立即帶著牡丹玉退去。

    不動聲色之間,他便從容的化解尷尬,這讓一些少女覺得他更是成熟有魅力。

    對其他女子,周獻沒放在心上。

    他從來不缺女人,缺的只是蘇朦朧這種極品。

    “這樣吧,牡丹玉師妹你不要,就與師兄我喝杯酒,當是師兄向你賠不是。”

    周獻打開手邊一瓶酒,將兩個酒杯倒滿。

    酒一倒出,林牧目中便寒光爆射。

    在這酒水散發的酒香里,他嗅到了百脈根的氣息。

    他先前的猜測,此刻得到印證,正是周獻要對蘇朦朧圖謀不軌。

    這時,周獻倒完酒,朝寧曉曉看了一眼。

    寧曉曉會意,上前拿起其中一杯酒,走回蘇朦朧身邊道:“朦朧你別擔憂,周公子很貼心,這是果酒,一點都不烈。”

    蘇朦朧神情有些松動。

    她雖不懼周獻,但也不愿招惹沒必要的麻煩。

    若一杯果酒就能化解兩人恩怨,倒不是不能考慮。

    見她動搖,寧曉曉趁機將酒杯遞給她。

    蘇朦朧下意識接過酒杯。

    頓時,寧曉曉和周獻眼里,都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

    也罷!既然已接過酒杯,蘇朦朧不是那種猶豫不決之人,決定干脆喝了這杯酒。

    正要舉杯,一只手從旁邊伸出,按住了蘇朦朧的手。

    這一幕,讓周獻和寧曉曉笑意猛地一僵。

    酒杯已到蘇朦朧嘴邊,他們本以為事情大功告成,哪料到會有人在這種時候從中作梗。

    “林牧?”

    蘇朦朧有些詫異,不解的看向林牧。

    林牧面露微笑:“朦朦,你酒量不是不好嗎,這酒我來替你喝吧?”

    (三七中文 www.pwqnbl.tw)
三分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