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龍抬頭 > 1376 知恩圖報
    我確實是太吃驚了。

    因為這人不是別人,竟是周晴!

    雖然周晴穿了一身破舊的迷彩服,頭上還戴著頂鴨舌帽,遮住了她大半個臉,但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她。能認不出來嗎,這可是我暗戀多年的女神啊,而且她靠近的時候,身上那股子熟悉的幽香,也讓我覺得精神一震。

    之前她將我和祁六虎放了出來,接著就和葉良離開了濟城,他們在齊魯肯定待不下去了,向大力不會放過他們的。

    所以我就非常納悶,周晴又回來干什么了,還打扮成這個樣子?

    我又往左右看看,沒發現葉良的存在,是周晴一個人來的。

    因為我和少林四老都藏得比較好,周晴并沒發現我們的存在,她伏在旁邊的草叢中,注意力都在那棟別墅上。周晴的表情十分凝重,甚至帶著一絲仇恨,就見她慢慢弓起身子,看樣子準備往別墅那邊去了。

    這是要干什么?

    我完全搞不明白,但不妨礙我阻止她這么做,因為別墅之中殺氣重重,直接上去肯定死路一條。

    所以,在周晴準備竄出去的一瞬間,我猛地將她給拉住了。

    周晴顯然沒想到旁邊的草叢里還有人,差點“啊”的一聲驚呼出來,我趕緊捂住了她的嘴,她又摸出一柄刀來,就要往我的身上扎,我又抓住她的手腕,接著沖她“噓”了一聲。

    周晴目瞪口呆地看著我:“你是?”

    周晴當然不認識我,我是易了容的,白眉毛、白胡子,并且一臉老相。

    我壓低聲音說道:“是我!”

    周晴立刻聽出了我的聲音,怎么可能聽不出來,我倆雖然沒在一起,但是她熟悉我,就像我熟悉她。

    “張龍?!”周晴吃驚地說。

    “對!”我說:“我易了容。”

    周晴還是非常吃驚,瞠目結舌地看著我,好半天才接受了這個事實,接著問我:“你怎么打扮成這個樣子了?”

    我說:“我請來了少林寺的幾個幫手對付向大力,易容成了和他們一樣的禿驢。”

    說著,我又指了指旁邊的少林四老。

    直到這時,周晴才發現旁邊竟然還有人在,都是和我一樣白眉毛、白胡子的老頭。

    “能對付得了向大力么?”周晴疑惑地問。

    一般人都會有這個疑問,畢竟向大力是國家s級的通緝犯,身手絕對算得上是華夏頂尖的戰斗力了。

    我說:“我專程從少林寺請過來的幫手,還能對付不了?他們都是向大力的前輩,其中一個還是向大力的授業恩師。”我一一地給周晴介紹伏龍、伏虎、伏豹和伏獅。

    自從發生過之前的事后,我對周晴還是比較信任的,起碼沒有之前那么提防了,而且她跟程依依都和好了,我還糾結以前那點恩怨也沒意思。

    普通人對少林寺的敬仰可以說是猶如滔滔江水一般連綿不絕,聽說這幾位都是少林寺的高手以后,周晴別提多激動了,立刻握著我的手說:“太好了張龍,麻煩你一定要干掉向大力,葉良被他給抓走了,我就是來救葉良的!”

    葉良被向大力抓走了?!

    我立刻問周晴:“到底怎么回事?”

    周晴便給我講了她和葉良這一個月來的經歷。

    原來,葉良放出那枚彩色的信號彈,肅清齊魯大地上的剪刀會成員,放走我們之后,自知向大力不會放過他和周晴,便早早地離開濟城,希望遠離齊魯,逃避向大力的追殺。

    事實也的確如此,向大力知道二人所干的事情后,果然憤怒不已,親自動身去抓他們倆了。

    這些天來,他們走南闖北,幾乎踏遍華夏的每一個角落,但是無論走到哪里,始終無法擺脫向大力的追蹤。這世界上,最了解徒弟的好像就是師父了,像是趙虎、程依依等人,剛拜酒中仙和老乞丐為師時,也是想方設法地逃,但每一次都被抓回來……

    葉良和周晴也是這樣的,無論他們到了哪里,向大力都好像附骨之蛆一般如影隨形,他們兩人始終籠罩在向大力的陰影之中。葉良倒是足夠聰明,多次和向大力斗智斗勇,每一次都險之又險地恰好逃走。

    但向大力又很快地追上來。

    兩人真心快要撐不住了,每天生活在擔驚受怕中,感覺這樣下去也不是個頭。終于在某個晚上,葉良留下一封信后不辭而別,原來,他選擇投降,主動去向大力那邊擔下所有罪責,就希望向大力能放過周晴一馬……

    向大力倒是給了這位昔日徒弟一個面子,果然放過周晴,只把葉良給抓走了。

    講到這里,周晴已經泣不成聲,抓著我的手說:“我哪能放下葉良啊,我必須要回來救他,哪怕是死,我也要和他死在一起!張龍,看到你我太高興了,麻煩你一定要救救葉良……”

    我立刻說:“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救出他的!”

    接著,我又安慰周晴,讓她不要激動,我和少林寺的幾位高僧都在這里,一定能夠拿下向大力的。

    周晴終于慢慢平復了情緒,不再哭了。

    我便回頭沖少林四老說道:“咱們又得多救一個人了!”

    少林四老紛紛點頭,說好。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句話,本身就是從佛門傳出來的,佛教能夠延綿這么多年而不衰落,還愈發得到普通人的敬仰,必然有其道理。舍身忘死、普渡眾生,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佛門弟子看到有人受難,絕無袖手旁觀之理!

    我很感激少林四老,同時我自己也十分感慨。

    實話實說,從認識葉良的那一天起,我就沒有想到有一天還會救他。當然,人家上次主動放了我們,這次就當做報恩吧。我也不指望和葉良化干戈為玉帛,因為我們就不是一路人,注定是在對立面的。

    而且他也說過,等我們干掉戰斧后,會再和我們決一死戰的。

    救出他來,無疑是給我們樹個死敵,但我并不后悔,知恩圖報本來就是一個人的基本素養,他幫我一次,我幫他一次,算扯平了!

    以后再怎么打,就是以后的事了。

    看到我們答應救葉良了,周晴頓時開心不已,說道:“那就提前謝謝你們了……你們打算怎么動手?”

    我搖搖頭,說:“現在還不知道,那棟別墅里面殺機重重,不知埋伏著多少人……”

    話還沒有說完,就見別墅那邊門又開了,我們幾個趕緊低下了頭,通過草叢的縫隙往那邊看去。

    其實這一晚上下來,別墅的門開了好幾次,每次都有人東張西望,顯然是在望風。但是這次不一樣了,出來的竟然是向大力和馬丁!向大力還是那副打扮,光頭、僧服、佛珠,手上還持著一根粗大的禪杖,說起話來也是粗聲粗氣,隔得老遠都能聽見。

    “他媽的,明天就要殺童耀了,飛龍特種大隊的人到底還來不來?”

    說完,還“咣”的一聲,向大力用禪杖用力杵了一下地面,一點都不夸張,仿佛地動山搖,我們躲在草叢中都感受到了地面的晃動。

    這人的神力真是太可怕了。

    少林四老看到他后,更是個個咬牙切齒、目露兇光!

    向大力并不知道這些,還在和馬丁談著話。

    馬丁沉沉地道:“用童耀做了一個月的誘餌,也沒看到半個飛龍特種大隊的人,我甚至懷疑古老頭到底有沒有把他當做自己人?算了,咱們再守一夜,如果飛龍特種大隊的人還不過來,咱們就把童耀殺了。”

    “可以!”向大力粗聲粗氣地說。

    “還有你那個徒弟,也一并殺了吧,不知道留著他干什么?一想起來他放走那兩個人,我就來氣!你這什么徒弟,死一萬次都是活該!”

    “嘿嘿……”向大力笑著說道:“留著他,當然是有用啦!”

    “有什么用?”

    “我那徒弟雖然一無是處,但他女朋友可是長得不錯,上次我去抓他們倆,本來快得手了,你非叫我回來!沒有辦法,只能先把葉良帶回來了。不過我想,白雪肯定放不下他,遲早要回來找他的,到時候我就……等這娘們得手以后,再殺了葉良也來得及。”

    向大力一邊說,一邊狠狠地吞了下口水。

    原來向大力不是放過周晴。

    原來向大力打的是這個主意。

    “你一個念佛的,一天天哪來那么大癮,為了個妞兒這么煞費苦心?”馬丁都嫌棄地說了一聲。

    “嘿嘿,以前我也沒覺得白雪有多好看,再加上她是我徒弟的女朋友,我也沒動過心。但是那天晚上,看她跳了一支舞后,當時就把我勾得不行了,世界上怎么會有這么性感的妞兒,我要不把她給拿下,這輩子簡直算白活了……還有,誰說我念佛了?我早被姓釋的那個老禿驢給趕下山啦,當初我師父伏龍給我求情都沒有用……算啦,下山就下山吧,山下的生活更美好啊,每天都有喝不完的美酒、睡不完的美人!”

    “這算什么,等戰斧徹底拿下華夏,咱們的好日子才算來了!”

    “好,那我就等著這一天啦!”

    兩人哈哈笑著,返回別墅之中。

    在我身邊的周晴,渾身上下都在發抖,有后怕,也有憤怒。

    剛才如果不是我拉住她,那么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三七中文 www.pwqnbl.tw)
三分彩最准计划